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五十章 赵天明的自白6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章 赵天明的自白6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天明的故事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林启还意犹未尽,不过他最感兴趣的不是赵天明说得案情,而是他的刀术修炼经历。

    此时已是下半夜了,孩子们是早就睡了,林启对赵天明的经历兴趣浓厚,赵天明也把这么多年来的心事向外人倾诉,两人兴致勃勃的,一直聊到下半夜。

    乡下到了深冬寒气更凛冽一些,两人一丝睡意都没有,又不忍吵着孩子们,窝到厨房的灶台边,把灶眼里的柴火点上了,跟壁炉似的,暖烘烘的,旁边搭了个小桌子边喝边聊。

    只是花生当下酒菜又单调了些,后来时间一长,肚子空落落的,林启偷摸把老黄藏的方便面煮了几包,寻思着明天再给他“赔罪”吧,还打了两个鸡蛋,汁浓面香,登时熏得整个厨房都是,林启一人盛了一碗,热腾腾得,一面递给赵天明,一面问道:“你说你们那个什么天人合一,最后武原神梦到底有没有练成啊?”

    赵天明拖了一口面,又咪了一口酒,才慢悠悠说:“我也不知道,但似乎对其他人来说,这个并不重要了,他是日本第一刀,没有人怀疑这一点。”

    林启笑道:“那是因为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也许到了武原神梦那样的境界,第一的名号,已经无法满足他了,高处不胜寒,他确实感到孤独,就是不知道这份孤独,与你们追求的那个孤独,是不是同一个意思。”

    林启对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也有他的理解,他小时候喜欢下象棋,他们机关小区的大门口总是有一帮退休的老大爷聚在一起,两个人下棋,一群人围观,且约定了轮流制,每局负者让位,开始时气氛活跃其乐融融,林启放了学也喜欢去凑热闹,只是后来有一个老大爷总是能在自己带的小马扎上,一屁股坐到天黑,于是后来下棋的人越来越少,看棋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林启每天放学回家,只能看到那个老大爷在他的小马扎上,一个人坐到天黑,最后两腿发麻的离开,既然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久而久之,也没有人愿意与他一起下棋了,再往后,他们小区门又恢复了平静,再也没人来下棋,就像武侠小说里写得那样,求一对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赵天明突然说:“我想在海川翼眼中,武原神梦应该是达到天人合一了吧。”

    “怎么说?”

    “武原神梦死的时候,他冲进了山洞里,我在外面等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我想他如果没有看到希望,怎么会在后来突然变得发奋图强,短短数周就开始自行修炼天道了。”

    “也许吧,哎,你什么时候可以修炼天道?我看你的短刀也已经使得很麻利了。”

    赵天明笑道:“这不是以刀法来论的,是对道的领悟,刀法再精致、再灵巧,最多也就是个杀手,成不了大师,就像几百年前,宫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对决,很多人认为他是投机取巧耍滑头,让佐佐木小次郎六十多岁的高龄在岸边等了一下午,消耗他的体力,再用又长又沉重的木剑克制佐佐木小次郎的长剑,最后才能一击必杀,这不符合武士之间公平决斗的原则,可是在我看来,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场战斗并不重要,小次郎固然是绝顶高手,但到六十多岁最多就是个顶级剑客,而宫本武藏却开创了二天一流,这是道,他才是剑圣,日本历史上能称剑圣者,不超过两人。”

    林启又问:“那你说,如果三十岁的宫本武藏和三十岁的佐佐木小次郎比试,能是体力巅峰期,都使用长剑,他们能更厉害?”

    “我说了啊,不重要,就像小次郎的‘燕回’和宫本武藏的‘二天一流’,你能说谁更胜一筹?一个是招式,一个是道,没有可比性。”

    林启笑了笑,自嘲说:“好吧,看来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还是对比武的胜负更感兴趣一些。”

    赵天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我确实对这些东西从不感兴趣,我只知道,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不能输,因为一旦输了,这条小命就交待出去了,哈哈。”

    林启想到:赵天明一心想找回奈奈子,直到今天,已经过去二十多个年头了,如果她没死,可能也早就有自己的生活了,即使找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问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川吉社也早就不在了,甚至稻田会可能都换了几拨人了,就像刚刚归案的冈本龙二,你那时候连听都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找到奈奈子,她自己也不想报仇了?”

    “我还真不知道,可能只是想知道她还平安吧。”赵天明这样说着,但林启显然从他的眼神看到了不甘心,也许在赵天明的心里,始终放不下这一段不了情,“初恋总是最难忘的嘛,就像我和苏海星一样。”林启心想,又给赵天明斟满一杯,晃了晃空酒瓶,两人均已各自半斤下肚。

    林启见赵天明把另外一瓶打开来,连给自己灌了三杯,心道:“这家伙想到奈奈子,情难自禁,这么多年的相思苦恋没有结果,滋味确实不好受,对于赵天明来说,那个奈奈子可能已经成了一个象征,一个符号,赵天明最后见到奈奈子的样子,可能只有十二、三岁,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到今天?”

    林启见赵天明突然伤感得很,想把话题扯开,问道:“那刚说你这些年也一直在追查你养父母的真正死因,其实你心里也不能确定,也许你养父母真得只是死于一起意外,但你却这么执着,一定要查出是不是跟海川翼有关,刚开始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怎么却又想通了?”

    “希德翁说是因为我心里有执念,还是因为奈奈子吧,海川翼是奈奈子的杀父仇人,但不论如何,他是教授我刀术的授业恩师,我想帮奈奈子报仇,却不知道我的刀应不应该对准海川翼,如果我能胜得了他的话。”

    “所以你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如果你的养父母确实是海川翼设计杀害的,你就可以义无反顾的将你的刀对准海川翼了,你没想过,当你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其实你心里对海川翼根本谈不上什么师徒情谊在里面了,那又何必拘泥这个名份呢,赵天明,我觉得这似乎有点不太像你啊。”

    “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至少要比现在这样洒脱得多,快意恩仇,海川翼说得没错,你心里总想着奈奈子,你的刀,确实犹豫了。”

    赵天明叹了口气,说:“也许吧,虽然我实在做了这么多年的孤家寡人,但我的心里面,对孤独总是带着一丝恐惧,如果没有了奈奈子,我的刀可能会更进一步,但我的人生,可能也到此为止了。”

    “海川翼没有再找过你么?”

    “没有,他说等将来我人道大成的时候,他会找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呵,说明我还没达到他的要求呢。”

    “对了,我突然想到两个问题很蹊跷,第一,这个海川翼估摸着也快六十了吧,不管在稻田会,还是日本社会,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了吧,怎么还会充当冈本龙二的打手去刺杀郝正月的?第二,你说那个稻田会的前任会长渡边秀和,在你十三岁的时候就死掉了,怎么还会有两个私生子留下来的?这逻辑上讲不通啊,现在离渡边秀和死亡都已经过去二十多个年头了,小妮他们几个,最大也就是小妮和佟鑫,才十二岁,难道他还能从棺材里爬出来,找个女人生孩子?”

    赵天明道:“因为他当年和海川翼联手演了一出好戏,他是诈死的。”

    “什么?”林启惊道。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真相,其实当初真正想对付川吉社的人就是渡边秀和,只是……怎么说呢,还是出师无名吧,才想出这么个损招,还嫁祸到我身上,不过他当时确实已经病重,还苟延残喘了将近二十年才死掉,他的两个私生子生下来就被他的原配妻子和冈本龙二合谋卖到了中国。”

    “那他精力还挺旺盛的,都快死的人了,还想女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这样对你,你还这么保护他的两个孩子?”

    “如果我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我不可能让那两个孩子死在杀手的刀上,我很公平,孩子不管怎样都是无辜的。”

    “好,恩怨分明,这一杯我敬你。”林启举起手中酒杯与赵天明碰了一下,“那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当然还是接着找五和尚。”

    “有眉目了么?”

    “听说他们这段经常在安顺火车站附近一带活动。”

    “哈哈,我知道了,他们是不甘心小妮这些孩子,就这么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掉。”

    “所以,”赵天明将杯中残酒倒进嘴里,“我明天再去蹲点看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