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赵天明的自白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九章 赵天明的自白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经过这次事件,以后的日子就风调雨顺得多了,被我救了的同学直接拿我当作他们的“老大”了,不但对我“俯首称臣”,还强烈要求我教他们武功,是的,他们称之为“武功”,我就说他们是电视看多了吧。

    他们自己也是体育特长生,有的人专业本身就是击剑,竟然还让我教,不知道平时在学校里学得都是什么玩意儿。

    当然,我是没兴趣做他们的什么“老大”的,以我从小到现在的记忆和经历,老大这样的字眼,似乎最后的结局都不怎么样,例如渡边秀和,例如川吉健次郎……

    我只叮嘱他们,不要把那天的事散播出去,否则,呵呵,见他们一次打一次……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他们也做到了,然而那些被我揍的那十几个不良少年却没做到,这是我疏忽了,很快街头巷尾就流传了一个关于我的传说。

    棍侠!瞧起得这倒霉名字……

    所幸得是,棍侠只见其名,不见其人,这就是传说的好处,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就是我,因为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我那四五个同学外,就是那十几个不良少年了,后来这些不良少年又通过我那四五个同学找到了我,看那样子,似乎也想认我做“老大”。

    我的“队伍”突然壮大起来了,他们说帮派的名字都想好了,我立刻阻止了他们,瞧他们那揍性,指不定起得名字就叫“棍帮”,太难听了。

    最后我折中了一下,我可以教他们,拉帮结社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于是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收了一帮徒弟,那年我刚满十五岁。

    我对他们没有什么保留,天野雄、海川翼、武原神梦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他们,虽然也严厉,但并没有像我小时候受到得训练那样训练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太人道,他们也从最开始的尊敬,到后来的崇拜,再到好奇,我是怎么以小小的年纪,获得这样的“成熟”的?

    我对他们说,当你们任何一个人,舍弃的东西和我一样多时,你们的成就或许会更高。

    我把我的经历,挑挑捡捡的说给他们听,他们愈加敬畏。

    我想这样也好,心里有敬畏,才会听话,而我对他们只提有一个要求:保密。

    我想如果时间再长点,我的事、我们的事总有一天还是会暴露的,因为我发现,我的“徒弟”们越来越多,我清楚的记得,刚开始时人数绝不超过二十个,怎么后来大清早五点钟起来参加晨跑的人,就变成大几十个了?

    但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了这一切,我、我的事,对周围的人、对我的徒弟们而言,永远成了一个传说。

    一年之后,我的养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

    守灵那三天,我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我甚至在想,我自己是不是就是一个灾星?

    第三天晚上,海川翼找到了我,把我带走了,养父母的骨灰甚至还在灵堂里,没有来得及下葬。

    我想这不是巧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认为海川翼就是设计杀害我养父母的元凶,动机可以从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来推断,理解宇宙奥义,体会孤独,是成为一个一流刀客的必要条件,我心里有了养父母,就有了牵绊,我的刀就一定会犹豫。

    我无法想通得是,海川翼是只会用刀说话的人,怎么会用这样低级下作的方式?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想方设法的寻找一些证据,来证实我的推断,然而已经过去了太长时间,数年奔波辗转换来得也是一场空。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针对这件事情这么执着?可能养父母的死真得是一起意外,但我却执意想寻找出一些证据,来证明幕后主使者就是海川翼。

    后来在一个人的指点下,我终于想通了答案,这人就是我加入“尖刀”雇佣兵团后的教官,希德翁先生。

    海川翼把我带走以后,我们在西疆边境上了一辆小型运输机,我不知道他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想对我做什么,我只知道,我不想把我的生命再交到他手上,他杀了奈奈子的父亲,还可能杀了我的父母,而我却无法奈何他,我宁愿结束掉自己的生命,也不愿再和他为伍。

    当然,如果能有一丝机会逃掉的话,自然更好,所幸得是,我抓住了这一丝机会,我原本只是想跳机,结束我这一生的悲剧,跳机前海川翼莫名离开了他的座位,不管他是干什么去了,总之,我在最短的时间,干掉了另外两人,从他们的座位底下找到一个伞包……

    我最终降落在了阿富汗境内,遗憾得是,我并非专业的跳伞运动员,而且还是人生头一遭,于是我又受了重伤,跳伞这项高级的运动,在内战如火如荼的阿富汗显得很另类且吸引眼球,所以我又因祸得福,被当作特务分子抓了起来,得到了及时的救治。

    因为语言不通等多项因素,痊愈后我又得到清白,然而却并未获得自由,之后的两年,我跟着*打了两年内战,*跟美国翻脸以后,我又跟美国人打了两年游击巷战,我的个人战绩就不多赘述了。

    什么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可能美国人自己也没想到,当年为了对付苏联扶持的*,将来有一天会把矛头对准自己,总之,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得希德翁。

    希德翁没费功夫,就把我从*手里拉笼了过去,毕竟我自己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也不喜欢拿刀抹人质的脖子,我的刀,不是这样用的。

    希德翁为了我一个人,将自己的队伍倾巢出动,*还以为是美军特种部队来执行斩首任务,结果“特种部队”却只带走了我一个人,他们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没有过多的追究,毕竟只要领袖没事,失去一个稍微优秀点的士兵,也不算什么损失。

    之后我跟着希德翁,一直干了七年,又是一个七年,这七年已不是南征北战可以来形容了,我们在索马里干过海盗、在金三角解救过人质、在缅甸丛林打过游击,几乎世界上每个有战乱的国家,都曾有过我们的足迹,那也是“尖刀”最辉煌的七年。

    然而世上无不散的宴席,这份辉煌,也在席德翁退休后逐渐落下帷幕,因为我们这个队伍,每一个人都是无可替代的,有一个人离去,后来者要么没有相同的天赋,无法做到他前任那样优秀,或者有同样的天赋,但没有希德翁的*,无法与我们的队伍完全融合,这都直接影响到了我们的战斗力,于是我们剩下的人又勉强维持了两、三年,“尖刀”兵团便渐渐解散了。

    再后来,我就干了现在这份行当,所幸,似乎也做得有些得心应手。

    这些年,我一直有两件事萦绕于心,第一件事是奈奈子的下落,第二件事就是我养父母的死因。

    在“尖刀”的时候,我就拜托过希德翁帮我寻找奈奈子,但以他的人脉也没有丝毫线索,那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我心里已无法分辨,我对奈奈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爱人?还是妹妹?只知道一定要寻找到她为止。

    十多年来,毫无音讯,我也不想就此放弃,多次往返于北海道和京都之间,找到当年稻田会对川吉社执行围剿的主要人员,均无功而返,但他们又言辞凿凿,声称不会对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下辣手,这无疑又点燃了我的希望。

    我手上的业务量逐渐增多,为了生存,有一次在跟踪一起绑架案的时候,无意碰到的小妮,当时她还在五和尚手上,并向我发出了求救的请求,但我有其他重任,实在抽不出身,再回头的时候,小妮又被五和尚带着转移了。

    又过了三年,经过我不断的调查走访,终于得到一丝线索,当年在稻田会的追杀围剿中,奈奈子被川吉健次郎的心腹逃了出来,可惜阴差阳错,最后与人失散,之后也被人拐带到中国来,那时我的注意力才放到这起跨国人口走私案上来。

    我第一个盯上的并不是五和尚,而是他身后的那个大老板,只是他太狡猾了,我一直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有一个非常光辉的正面形象,我实在查不到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得曲线救国,找到了他的一个下属“供货”渠道——五和尚。

    再次找到五和尚,才发现原来也是他拐带得当年向我求救的那个小女孩,就是小妮,这次我顺利将小妮和她的几个同伴救了下来,我把他们送到福利院,可是没有一个福利院愿意接收,我事务又太繁忙,只得先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自己先躲藏起来,我再接着跟其他人贩子周旋。

    奈奈子跟我差不多岁数,那时也成年了,可能已经被迫做了别人的媳妇,所以我只能在一些穷困的地方周转,之后两年下来,我救下的孩子越来越多,但还是没有她的下落,只能把孩子们先安置下来,有的交给了警方,找到了亲生父母,有的被好心人领养,更多的是在民间机构的帮助下,被不同的福利院接收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