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周扒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六章 周扒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和小妮在周扒皮床沿边上,一直守到下半夜,杨柳坝的那两个小伙子已经交换过一次班,林启感觉眼皮直打架,小妮头也一点一点的,却执意不肯睡。

    陪护病人哪有彻夜不睡的,况且她还只是个小女孩,林启劝道:“你就趴在床边上眯一会,有我们看着呢,没事的。”

    小妮便趴在床边上眯了起来,她本来就是孩子,体质在这边,况且今天确实也累,趴了一会,很快就睡着了,隔壁一张病床是空的,林启轻轻把她抱起来,放到那张床上,把被子盖好了,再看看这丫头,即使睡着了,稚嫩的脸上都散发着一丝与实际年龄不大相称的成熟气息。

    林启心里暗暗的叹息,正是因为小妮有这样与常人截然不同的经历遭遇,以及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姐”,才让她小小年纪就知道了什么叫做负担与责任,这点从她照顾周扒皮的细心程度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这是源自于她对周扒皮的关心,但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担子,本应该是扛在她肩膀上的。

    正值数九寒天,这医院的儿童病房连空调都没有,林启也帮小妮把她的被子用心的折在身子底下,才坐回到刚刚她坐的椅子上,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两只胳膊抱在胸前,他原本也想打个盹,但既已答应小妮会好好看着,便不好食言,强自打起了精神。

    关于赵天明晚上和他说的话,林启心里始终放不下,他把脑子里仅有的信息罗列、归并、整理,发现毫无用处。

    林启是在笼子里认识赵天明的,在那样的环境下,他都能保持沉着冷静、潇洒不羁,再到后来的相处了解,不管在怎样生死悠关的情况下,赵天明都能像游戏人间一般,坦然、从容的面对一切,他脸上永远挂着那招牌似的、什么都感觉无所谓的洒脱微笑,哪怕子弹就在他的耳边呼啸。

    但今天晚上是怎么了?他明知自己不是海川翼的对手,却选择飞蛾扑火,他和他的这个义父兼师父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瓜葛?

    这个海川翼到底是什么人?

    林启看过赵天明杀人,殷少狼那鬼魅般的身形在他手上都走不了几招,速度快得像加了电影特效一般,林启无法想象,在双方都持兵刃的前提下,这世界上单打独斗还有谁能胜得了他?

    但是赵天明却自己都承认了,海川翼的身手,要在他之上。

    林启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不能让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去送死,林启想了一下,心道:“既然这个海川翼的目标是郝正月,不行的话,我就跟郝正月联系一下,让他务必自己多带几个人,最好枪法好些的,那个海川翼刀再快,还能快得过子弹?或者最好就不要让郝正月去日本了,为了引渡一个外国罪犯,还要搭上自己这边一条人命,太划不来了,对了,就这么办,一个冈本龙二,黑社会头头而已,反正迟早要被抓住了,在哪审判还不都是一样?”

    林启越想越兴奋,睡意都减了不少,如果不是看看手表才凌晨两三点,他估计就直接打郝正月的电话了。

    林启一下跟打了鸡血似的,直接就站了起来,郝正月不去日本了,那只要抓到冈本龙二,赵天明就可以回国了,到时候跟他一起找这些孩子们的亲人,找到那个什么稻田会前任龙头的遗孤,这案子就这么愉快的结了,自己也好早点回上海跟苏海星团聚。

    一想到苏海星,林启更是激动难驯,可以跟挚爱了此一生,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

    就这样,林启时而睁着眼做做美梦,时而又坐回到椅子上发发呆,加上周扒皮时而的咳嗽声,时间便这样悄然划过。

    到了早上快六点的时候,睡了一天一宿的周扒皮终于睡不下去了,悠悠醒了过来,看看床边的人,尚自沙哑的嗓子轻轻喊了一声:“林叔叔。”

    林启本来从芝加哥刚刚飞回上海,十几个小时下来,本就旅途劳顿,连口气都没喘上,又从上海飞到安顺来,几乎马不停蹄的把二十多个孩子送到城关镇杨柳坝,中间还捅了两个人贩子,再加上这一整宿没睡,惊险刺激就不说了,实在是累得很,这会正坐在椅子上六神无主,忽听周扒皮喊自己,当时一个激灵,伏到周扒皮身边,问道:“你醒了?”

    周扒皮点了点头,林启摸了摸他的额头,终于不在发烧了,长舒一口气,过去摇醒那个坐在床尾对面椅子上打瞌睡的小伙子,让他先看着孩子,自己去找医生,那小伙子面露愧色道:“哥,你坐着吧,我去找医生。”

    林启也不推辞,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道:“快去快回。”那小伙子“哎”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林启回到周扒皮身边,微笑道:“别怕,医生说你只要退了烧就没事了。”

    周扒皮摇了摇头道:“我不怕林叔,妮姐呢?我昨晚醒过一次,看她在这的。”

    林启身子一侧,让出视线,指着身后道:“她昨晚守到一点多,我怕她身体受不了,让她先睡了。”

    周扒皮眼睛里登时有泪水打转:“都怪我没用,我昨天晚上是不是拖累大家了?”

    林启抚着他额头:“大家伙都好好的,心放肚子里吧。”林启怕他胡思乱想,有意把话题岔开,问道:“我昨天过来的时候,你就一直在睡,怎么会认识我的?”

    周扒皮道:“我昨天难受,没有睡死,眼睛虽然闭着,脑子却清醒着昵,而且一个多礼拜前,赵叔临走时,告诉我们会有一个叫林启的叔叔来接我们,还把你的照片和视频给我们看,我们怕忘了你的样子,你脸上有几颗痣我都记下来了,咋会不认识。”

    林启忍不住笑骂道:“这个赵天明,什么时候偷拍我的。”

    这时,那小伙子带了医生和护士过来,护士给周扒皮量体温,医生在旁边问他还有哪里不舒服之类的话,周扒皮均应答如流,林启心道:“这孩子脑瓜子确实清楚得很。”

    最后体温量出来已经正常,而且看周扒皮已经不像昨晚咳得那么厉害,医生也说:“没什么事,回头再打两瓶点滴,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对了,回去后药还是要记得吃。”林启连声道谢,那医生便忙去了,护士留下来给准备点滴。

    周扒皮这时偷偷的给林启使眼色,林启疑惑不解的凑过去,周扒皮轻声道:“医生说俺没事了,那俺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林启笑道:“你没听医生说,还要观察两天呢。”

    周扒皮迟疑道:“还要住两天,那得花多少钱啊,我感觉已经好利索了,我想出院。”

    林启连连摇头,这些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懂得勤俭节约,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把身体拖坏了多不值当,但他也知道,这些孩子经历过的事,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也就无法体会他们的辛酸,只得再转移话题道:“花不了多少钱的,叔叔出去给你们买点早饭吧,你肚子饿不饿?”

    这才是说到点子上了,周扒皮大病复苏,本来还没意识到,林启这话一说完,隔着被子都能听到他肚子咕咕叫,周扒皮红着脸尴尬憨笑道:“我想你知道答案了。”

    林启笑着摸了摸他脑袋,回头见小妮还睡得香,轻声对周扒皮道:“那你再睡会吧,别把你妮姐吵醒了,叔叔去去就回。”周扒皮乖巧的点了点头。

    林启心道他病刚好,还是吃点清淡的吧,便去医院食堂打了五碗粥,一笼菜肉包和几个茶叶蛋,回来时给那两个杨柳坝的小伙子把早饭分了一下,再进病房一看,小妮已然醒了,又坐回到周扒皮的病床边上。

    见林启回来,站起来有些羞涩道:“对不起林叔叔,我……我昨晚没有撑得住……”

    林启笑着摇头道:“真是傻丫头,快来吃早饭吧,我记得你也是两天没吃饭了吧。”

    小妮红着脸点了点头,林启把盛满粥的饭盒递到她手里,嘱咐道:“慢点吃啊,小吃烫。”接着给他们剥茶叶蛋,小妮接过粥自己不吃,却把周扒皮扶了起来,想要喂他先吃,林启看在眼里,心想:“我将来要是能跟苏海星生一双儿女像他俩这样,这辈子也算值了。”

    小妮扶周扒皮坐好,还没开始喂,周扒皮突然怯生生的看着小妮,嘴里咕噜道:“妮姐,虽然医生说我没啥大事了,但我还躺在病床上,理论上讲,我还是生着病昵,对不对?”

    林启在旁边一时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小妮已经会意过来,把粥放到腿上,白了一眼周扒皮,道:“是的,你生病了你最大,你想说什么,说吧。”

    周扒皮小脸红通通的,手在被窝里捣鼓了半天,也不知道从身体哪个部位,掏出来一张银行卡,递在小妮面前:“这卡里还有两万块钱,我真不是故意藏着的,我怕你们再拿去给我治病,这是最后一点钱了,花完就没了,到时候大家真就得要挨饿,结果……害你们真得饿了两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