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失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失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个叫勇子的确实生得魁梧骁勇,隔着棉衣都能感觉到他发达的肱二头肌,只是头脑看起来简单的很,他先是检查完了大头和老刘的尸体,以为陈老二也死了,直接用脚踢了一下他的头。

    这寒冬腊月的,他脚上那双重靴,怎么也得好几斤,原本只是想看看陈老二的脸,结果这一脚下去,“咔嚓”一声直接把他脖子给踹断了,连林启都觉得陈老二这死得叫一个冤。

    那阿三看起来确实像个印度人,棕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当时去探了一下陈老二的鼻息,摇了摇头道:“也死了。”林启躲在面包车后头暗骂道:“这他妈能不死么,大头和老刘的帐我认,陈老二可别算在我头上,不过这三个混蛋也是死有余辜,我当时赤手空拳,可是死板钉钉的正当防卫。”

    五和尚摸了摸光头,“嗞”了一下嘴,自言自语道:“这是遇到高手了啊。”

    阿三眼神中竟露出一丝惶恐,畏缩道:“不会是上次那家伙吧?”

    五和尚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个怂蛋,是上次那家伙又怎么样,我们出来干,就是准备好一只脚进棺材,一只脚进监狱的,害怕就他妈给我滚回老家,吃你的糟糠去。”

    阿三显然很怕五和尚,当时唯唯诺诺不敢再说话,勇子接话问道:“五爷,这三个怎么弄?”

    五和尚皱着眉,想了想还说道:“都是一条船上的,死了扔在荒效野外也不是办法,抬回去吧,让婆娘给烧了,给他们家里的再寄点钱回去。”

    勇子执行力很强,当时就背起来一个,一边又问道:“这次功亏一篑,大老板会不会很生气?”

    五和尚瞪眼骂道:“他生什么生气,他大房子里坐着,小美人抱着,空调吹着,在外面挨风刀子的是我们,他生什么气?我他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原来我们自己单干,从来也没这么多屁事,干一票是一票的钱,他一来倒好,还打开什么狗屁国际市场,弄得我们处处受制,真他妈的不痛快。”

    那阿三看来是个喜欢拍马屁的主,这时见缝插针,点头哈腰道:“五爷说得是,不如咱们还是撇了他吧,咱们还是自己干,不就是出口转内销么。”

    不想似乎拍到马腿上,五和尚骂道:“撇你马勒个比,你懂什么,他现在垄断这一块了,我们跟不干,他还可以找别人,他不干了,我们喝西北风去?自己单干,说得容易,一个成色好点的人头才两万块,还不够老子的物流成本。”

    勇子拍拍阿三肩膀:“搬尸体吧,现在不比以前了,什么都讲究团队合作。”

    林启躲在面包车后面听他们说得这些,心想:“看来他们还跟明日生物一样,有一整套的组织架构呢,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个幕后的大老板又是何方神圣。”

    不过听他们说话还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那光头五和尚话里话外,根本不把孩子当人,在他们眼中,那就是一个个泛着水印的钞票。

    有时真得不明白,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说是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一些原始的东西,其实几千年来都没发生什么变化,治洪水还是要靠沙包堵,生孩子还是要防拐子。

    林启见他们说着话就要往这边来了,躬着腰轻轻从面包车背面撤离,在夜色的掩护下,退回到桥墩底下,他想佟鑫和文龙对这里最熟悉,要躲也该是躲在这里面吧,刚刚五和尚三人也是从这边过来的。

    当下往里走了一些,绕着水泥板和钢筋堆,轻轻叫唤:“佟鑫……文龙……”始终没有人应声,林启心道:“这里面黑得很,他们躲得深,又看不见人,会不会听不出来是我的声音。”只是又不敢拉开嗓门子喊,怕把外面三头“狼”给引过来,只得在外面四周一边乱转,一边不停的喊:“佟鑫……文龙……我是林叔。”

    时间过得愈快,他心里愈是着急,他想外面五和尚的两个手下很快就把尸体搬到面包车上,他们的车胎爆了,一时半会也走不走,到时候如果心里不甘心,肯定还是要过来搜查的,而且五和尚老是说一个叫婆娘的会带人过来,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佟鑫跟文龙。

    这会已经在这桥墩下面转了三圈了,佟鑫和文龙就算天黑看不到自己,也该听到自己的呼唤了,难道两个小魔王跑掉了?一想,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他们看五和尚折回去后,不赶紧撒丫子溜掉,还留在这里过夜呢?

    当下不再犹豫,换了个出口往火车站赶去,之前就跟孩子们说火车站集合,希望佟鑫和文龙能知道去那里。

    林启看了看手表,冬天天黑得早,这会也才七点多,赶到火车站叫几辆出租车,尽量在十点前赶到城关镇。

    他现在不知道五和尚是通过什么渠道找到这里来的,赵天明不断的催促自己,说明他知道这桥墩下面已经不安全,他既然安排了城关镇,就是对安全问题有掌握了。

    这立交下面四通八达,林启翻了几个绿化带才来到大路上,一时有些蒙圈,也不知这是哪条路,火车站该怎么走,好在周围不少民房门面,随便找人问个路,只是碰到个人都一脸惶恐得看着自己,还没来得及问那些人就远远躲开了。

    林启感到莫名其妙,低头一看才恍然大悟,刚刚大头和老刘身上的血溅了不少在身上,无奈苦笑了一声,把大衣脱了下来,扔到路边,冒着严寒,总算对清了路,十万火急的往火车站赶去。

    好在只要方向对了,火车站也不是太远,这一路狂奔,十分钟就到了,半路果然看见一家医院,林启赶忙找了个公用电话打自己的手机,小妮第一时间就接了,林启问道:“孩子们怎么样?”

    “放心吧林叔叔,都好着呢,就是周扒皮病着,感觉有些严重了。”

    林启道:“我现在去找出租车,你把孩子们带到候车室外面等我,等会先把周扒皮送去医院,再送他们去城关镇。”

    小妮答应一声,与林启两人各自行动,火车站附近出租车和各类型的黑车、小中巴都不少,林启担心这里也有五和尚那伙人的眼线,只找了一辆出租车,上去瞅了一眼那司机的工号牌,名叫张有依,问道:“老张师傅,我要送几个孩子去……他们二婶家,你应该还有不少兄弟伙伴也开出租的吧,叫上几个过来呢。”

    张师傅爽快道:“没的问题,你要几辆,我现在就打电话。”

    林启道:“再叫四辆车吧,叫他们先在火车站等着,有一个孩子生病了,我们先把他送去医院。”

    “好嘞。”张师傅当即就拨了几通电话,没费功夫就喊了四辆车。

    林启心想,这样总要比在火车站到处找出租车低调许多了,对张师傅道:“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去接人。”

    张师傅点头答应了,林启又跟他要手机号,下车直奔候车室,老远就看到候车室门外聚集了一大帮孩子,正是小妮他们,这么多孩子在一起,衣着装束都奇怪得很,难免吸引了火车站不少异样的眼光。

    林启奔上去,清点了一下人数,一共二十一个,就剩佟鑫和文龙了,不禁着急起来,这两孩子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小妮看了看四周,道:“林叔叔,好多人看我们。”

    林启明白,这大庭广众的,虽然那伙拐子不敢乱来,但也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总是不大妙,于是道:“我们还是先上车吧。”当即打了老张的电话,让他把五辆车都准备好,到出口来等。

    还是小妮打头,领着孩子们排成一队,陆续来到出口处,张师傅早把车候着了,林启示意了一下,四、五个孩子一辆车,孩子们体型小,也不显得拥挤,小妮和老黄带着周扒皮跟林启一起,坐到老张的车上,又叮嘱后车的司机务必跟好前一辆。

    老张打量了一下,语音带着一丝疑窦,道:“这些……都是你家的孩子?”

    林启无暇跟他解释,只说道:“好吧,实话说吧,张师傅,这些都是孤儿,准备送到城关镇福利院的,他们两天没吃东西了,所以速度带快点吧。”

    张师傅性子直爽,当即点火:“好嘞,去哪里?”

    “城关镇啊。”林启答道,心想:“火车站附近到底人多眼杂,看周扒皮样子似乎还能挺得住,还是留意一下沿途远一些的地方有没有医院吧。”

    ……

    立交桥墩不远处,刚刚林启跑出来的地方,三个中年汉子在路边捡到一件染了不少血迹的大衣,其中一个光头拿起来在鼻子底嗅了嗅,骂道:“妈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正是五和尚。

    他把血衣递给身旁的勇子,道:“大老板手下人才多,人脉广,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查到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