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破碎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三章 破碎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时见屋内十几把枪对着自己,乐有志知道大势已去,口中念念作语:“谁也不能杀我。”眼睛一闭,将刀子捅进了自己的心窝……

    苏海星见这人心思手段狠辣的很,纵然满身含着冤屈,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杰瑞站在一边早已吓得脸色发白,见那十多个黑衣人收拾着乐有志的尸体,动作干脆利落,眼看下一个就轮到自己,更是浑身发颤。

    那天送苏海星回家后,想到那一个月在她店铺帮工,苏海星和祥嫂时时想为自己谋个正当职业,对自己也算仁义,又见她被欺辱后楚楚可怜的模样,一时义气劲上来,才想要为她偿命,跟此时把刀架脖子上任人发落,完全是两回事,难怪惊吓成这样。

    那边几名黑衣人把乐有志的尸体装进了一条黑色的袋子,从那扇旁门拖进了里屋,苏海星正想着:“怎么把那死人搬进太叔公的房间里?”李肖帮主已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话道:“杰瑞仔,你入了本帮,应该知道本帮的帮规?”

    杰瑞强自镇定了一下,答道:“三十六誓七十二规,铭记于心。”

    李肖道:“这件事你虽然不是主谋,但也是帮凶,助纣为虐,仍然有罪,明白么?”

    杰瑞浑身一软,跪倒在地上,文叔公眉头一皱,骂道:“男子汉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直,瞧你这软棉棉的孬种模样,还是敢做不敢当?”

    杰瑞一听,虽然还是跪着,挺直腰杆肃然道:“是堂主让我监视苏家的,也是我把苏小姐的行踪告诉比利仔那几个人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这罪过,我认了。”

    文叔公这才点了点头,道:“你既认了这罪,按家法,虽然罪不致死,也当断去一手。”

    杰瑞紧紧咬了咬牙,道:“请文叔公掌刑。”

    这时,李肖又换了一把短刀,递给文叔公,文叔公接了过来,刚要站起来,苏海星先行一步站了起来,缓缓走到杰瑞身边,“扑通”一声也跪了下来,漠然道:“杰瑞虽然是帮凶,但最后还是挺身而出,救了我出来,功过相抵,求太叔公、文叔公对他枉开一面吧。”

    这时屋子里的人,都愕然看着苏海星,连同杰瑞都没想到她会为自己求情,文叔公沉声问道:“丫头,杰瑞仔虽说是救了你,但依照帮规也并没有对他下杀手,你这是何必呢?”

    苏海星表情依旧默然,或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就像祥嫂说得,杰瑞这小子本性也没有多坏,只是跟错了人,所以最后时候良心发现,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给救了,于是答道:“他是有手艺的人,断了哪只手,手艺就废了,只能两只都保全了,不管将来世道怎么变,都能有个活路。”

    林太叔公赞许的点了点头:“万事留一线,看得出来你虽是女流,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杰瑞小子,丫头现在帮你求情,你有什么话说?”

    杰瑞也不是知吓得还是感动得,眼泪水直往下跳,当时活着鼻涕抹了一把,朗声道:“太叔公、叔公,还有苏姑娘以后有什么话要发落,有什么事要办,我杰瑞说一个‘不’字,和今天乐有志一样的下场。”

    林太叔公点头道:“好,今天几位长辈包括你的帮主都在,男儿一诺值千金,不要忘了你今天晚上说过的话,文叔,你看呢?”

    文叔短暂思虑两秒,对杰瑞道:“今日丫头帮你求情,可以罔开一面,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日断你一指,不可续接,以儆效尤,如有再犯,死于万刀之下,你心里可服气?”

    杰瑞抹了抹鼻子嘴巴,将衣袖扯了一块,含在嘴里,把左手平放在关二爷铜像跟前的案台上,文叔公站了起来,接过李肖手中的九寸短刀,缓缓走到杰瑞跟前,心说:“丫头说他有手艺傍身,断他食指,想必也有影响。”于是对准杰瑞小指,手起刀落……

    一周以后,苏海星才回到了家,往床上一躺,她什么也没想,什么也不想去想,还能有什么情况更糟的呢……

    断了杰瑞的小指,华清帮的马仔当时便把杰瑞和她一并送去了医院,文叔公有明令,杰瑞的断指不得续接,于是只简单做了止血包扎便回去了,医生叮嘱他记得定时过来换药。

    苏海星则严重得许多,全身都检查了一遍,该上药的地方上药,该吊点滴的吊点滴,折腾了一晚上,又怕有什么后遗症,在医院观察了一个礼拜,确保无虞才敢让她出院……

    结果最后一天,医生下了一张检查报告,苏海星看了之后,人差点没崩溃掉,检查单上显示,她已经怀了将近一个月的身孕了……

    苏海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孩子一旦生下来,注定是个孽种,他的爸爸要么已经被杰瑞或费恩杀了,要么将来的某一天要死在自己手上……

    自己该如何选择?

    苏海星将她的手机重新充满电打开一看,无数条来自上海的未接来电,的确,对于林启而言,她是平白无故的失踪了将近两个月,又打开电脑,几乎成百上千封未读邮件,苏海星一条一条点进去看,看着看着便哭了,也许她心里始终放不下那一段像梦里一般美好的爱情,最后,她鬼使神差的回复了一份邮件:“启,这两个月实在太忙了,我妈妈想让我考伊利诺伊大学的硕博连读,你猜怎么着,我真得考上了,总算没有辜负这两个的辛苦,也没有辜负妈妈……”

    “真的啊,那要恭喜你了,你两个月没有消息,电话都关机了,担心死我了,差点没飞过去找你。”

    “因为学习任何太重了,而且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我明年毕业后,还要再上四年……”

    一边打着字,苏海星又哭了,她第一次戴着一张虚假的面具,跟自己最爱的人聊天,她知道,林启是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

    她做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她要把孩子生下来,不论将来他的命运如何,至少,也应该让他到这个既纷乱美丽又残酷阴险的世界来走一遭,这是上天赋予他的生命,不能被自己的一腔私仇所夺走。

    乐有志死了,杰瑞也付出了代价,那七个流氓死了四个,还剩下比利、小黄毛和一个见形势不对逃跑的胆小鬼,苏海星再也不相信什么恶人自有天来收,这三个人,即使追到阴曹地府,也要把他们找到,特别是那七个流氓的老大、最丧心病狂的比利。

    有恩必报,有债必偿,在此之前,苏海星还有一件事要处理完了,就是科比诺家的高利贷,她原本想让杰瑞牵个线,主动去找那个板寸头,结果第二天,他自己就找上了门。

    此前已从杰瑞口中得知,“板寸头”大名叫卡尔,另一个大汉叫迈克,今天还是两人一起登门“造访”,苏海星以为他们又要耍什么利复利的流氓招数,因为按照他们的计算方法,债务清偿期限又延迟了一个多月了。

    没想到卡尔很大度的说了一句话:“苏小姐,首先,对你的遭遇我感到很抱歉,但我要申明的是,科比诺家确实有野蛮的催帐方式,但不会对一个女子下这样的手,所以请你明白,这件事跟我们科比诺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苏海星冷然道:“你不用解释那么多,我知道不是你们干的。”

    卡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好的,下面的话就简单了,虽然对你的遭遇我们感到很惋惜,但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讲,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不想让你误会,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害,就可以免除科比诺家的债务了,当然了,鉴于你有这样不可抗力的因素存在,我们决定最近这滞期的一个多月就不算在内了,还是以三百万美金结算,你意下如何?”

    “可以!”苏海星干脆得让卡尔和迈克惊讶。

    “那这笔钱,什么时候可以到位。”

    “现在就可以,跟我来吧。”

    苏海星的确早就已经把这笔钱筹到了,是用爸爸的北效别墅抵押出去贷到的款,再加上家里的存款,在那三天内,凑足了三百万,所以一开始被比利绑架时,她还以为是科比诺家下的手,还咬牙切齿的骂“板寸头”卡尔背信弃义。

    卡尔和迈克收到款,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以后果然都没有再骚扰过苏海星,而苏海星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好在美国的高校比较开明,校务处建议苏海星休学回家待产,等孩子生下来后,再来完成学业。

    这无疑减轻了苏海星不少心理负担,爸爸的成衣店铺她也没有兴致再开下去了,怎么面对祥嫂和其他的店员,于是转让给了别人。

    只是没有收入来源,经济上的压力陡然增加,于是不多久,她生命里的另外一个男人进入了她的生活,当时她已经怀孕七个多月,挺着一个大肚在超市给将来的宝宝买纸尿布,只是在货架上放得太高,这本是做爸爸的男方该干的事,苏海星却只能亲历亲为,正垫着脚向上够的时候,一个儒雅颇有绅士风度的男子帮她拿了下来,递给苏海星手上,并微笑着说道:“你是……苏小姐?还记得我么,高文,高文·铁达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