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欲罢不能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四章 欲罢不能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也许世事总是不能尽如人意。”苏海星突然对林启说这句话。

    林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为她只是压力太大,突然感慨一下,拥她入怀,亲密爱抚一番,看着苏海星红扑扑的脸颊,说道:“如果都尽如人意了,大家都不用奔波了,我爸这些年破了那么多案子,每个月在家时间,我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回家也基本上就是倒头就睡,我妈每次问他,你那么拼命干什么,他说,我倒是想这世界上没案子破呢,可是上哪去找那清平世界去?话又说回来,真找着了,我不也得下岗了。”

    苏海星“扑哧”一笑,在林启脖子上亲了一下,说:“你爸说得也对,哪里能有那个清平世界呢,至少此时此刻,我俩都是称心如意的”说罢,脸更红了,林启迷醉一般吻着她的额头。

    寒假已过了几天,苏海星说要回陕西老家一段时间,过完年再回上海,林启想送她去火车站,苏海星婉拒道:“现在还不想让爸妈知道我俩的事,等明年我过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你再来好不好?”

    苏海星此刻千娇百媚的模样,林启怎么能忍心说个“不”字,当时便答应下来,心想:“那会儿也上了大学了,她也该不像现在这么大的压力了吧。”想想再坚持一年多,终于可以在她父母面前光明正大了,莫名的激动。

    黄昏时分,两人才恋恋不舍得分开,苏海星回到家里收拾衣物,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早已过世了,陕西老家只有两个姨妈,原本是不用回去的,只是苏卫东已经在前一天把苏海星妈妈送去了美国,现在那边只请了一个远房表嫂照顾她。

    临近年尾,事情太多,自己实在抽不开身,好不容易忙完了这一段,便急着想跟去美国照看,苏海星也闹着想一起去,她妈妈说:“漂洋过海的,影响孩子复习功课。”便作罢了,但苏海星一人留在上海也没人照应,只得让她先回陕西老家在姨妈家里先过个囫囵年,等开学了再回来。

    先把苏海星送回陕西,苏卫东才来到美国,妻子已经做过一次手术,病情果然有些好转,心里也美滋滋的,心想那朋友果然仗义,这一遭算没白来。

    结果还没高兴几天,国内打来电话让他赶紧回去,说工人在闹事了,有人跳楼。

    苏卫东大惊失色,心想平时别说对工人了,也办公楼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宽如己出,怎么会这样的?

    那给他汇报的是他的财务经理,名叫余振华,语气又急又利,说道:“年尾工资到现在都没发,工人都等着用钱回家过年呢。”

    苏卫东骂道:“怎么回事,我走之前不是都安排好了么?”

    余振华道:“公司帐上没钱了,电话里也没法细说,苏总你快回来一下吧。”

    苏卫东百思不得其解,上海工厂虽说暂未营利,但已经进入正轨了,收支也算平衡,怎么会突然间帐上就没钱了,想来想去想不通,他情急之下,说话声音大了些,妻子在门内听得一清二楚,劝他道:“你快回去吧,我这边暂时没事,公司帐上没钱,咱江东的厂不是卖了钱呢,先给补上吧,给工人们回家过年。”

    苏卫东皱着眉说:“可那是给你治病用的。”

    妻子笑道:“我治病一时半会儿哪用得着那么多钱,帐上如果少了钱,可以追查,现在到年关了,工人急等着钱用,先支给他们吧。”

    妻子一向是通情达理的人,家和万事兴,这也是苏卫东这些年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的原因之一,只是现在听她说这番话,苏卫东心里面怎么也不是滋味,这么多年亏欠她的,如果可以,他宁愿生病得是自己。

    这样在美国呆了没几天,时差还没捣腾过来,又火急火燎的赶回了上海,直奔厂子去了,他原先在江东省开的华风服装厂,现在在上海延用这个名字。

    一回公司,就把厂子里几个负责人叫了过来,首先让财务经理余振华把帐目来回说个清楚,明明走的时候,帐上还有两百多万,怎么几天功夫就没了。

    余振华年近六旬的老同志了,思路却很清楚,帐目一五一十说得明明白白,那两百多万用在哪里也清清楚楚,其中包括采购的布料货款、公司高层和销售人员的年终奖金等等,这些表面上是没什么问题,但余振华是细心的人,发现最主要的大头还是裁剪车间和服装车间的几台机器的款项有些蹊跷,问采购经理乐有为:“这些设备不是年前刚刚订的么,不是说好帐期是三个月的,怎么要得这么急?”

    乐有为也很无奈道:“后来那康总不是说年底他们公司急着要回款”

    苏卫东气结,拍着桌子骂道:“他们公司要回款,我们公司就是钱庄?合同怎么订的,就怎么来,你就这么给我办事的?”又问余振华:“还有这么大笔款项你们不经过我同意就私自结给他们了?啊?你们一个个的,眼里还有我这个老板么?你做财务预算的,都没想到年底还要给工人发工资么?”

    余振华辩解道:“怎么会没想到,我想着公司江东省的厂子卖掉了,不是就有钱周转了么”

    苏卫东骂道:“江东的厂子跟上海的厂子有关系么,那是我的钱,怎么用还要跟你汇报么?”

    余振华虽是个老成有性子的人,此时也难免有些动气,婉婉解释道:“唉,苏总啊,有些话不是我说,咱们国家马上要加入了,什么事都得按正规的来,那是你的钱没错,你要怎么用当然也不用经过我们这些下属的同意,但我们现在是正规的股份公司了,江东的厂子跟上海的厂子是没关系,但挂得牌子不都是华风服装厂么,上海这家厂其实是江东的分公司,你把总公司的厂子卖了,那钱也得走公司的帐上走啊,说得严重些,你你你,这是犯法的啊”

    得,这一棒子还打回到苏卫东自己身上了,合着他没报警还算对得起我了,苏卫东心想,只得又问乐有为:“那你这个采购经理呢,怎么回事,这款子我同意了么,跟我汇报了么,是你乐总批的?”

    乐有为更委屈了:“怎么没跟你汇报,您忘了那天吃饭时候的事了,你亲自同意的啊,那山东机械厂的情况复杂您又不是不知道,那康总是我们在浙江最大经销商的亲娘舅,您当时要是不同意,影响我们以后的订单啊,这这,你可以问问陈总嘛。”

    陈总名叫陈远,是他们销售部的负责人,苏卫东刚要开口问他,转瞬明白了,这些人表面上对自己恭恭敬敬,实际上都拨弄着各自的小算盘,一出了事全在扯皮。

    看广告23s(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