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法外开恩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一章 法外开恩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美国度量衡用得英制,郝正月后来特地换算了一下,17.637盎司差不多等于500克,整整一斤重的海洛因,放在国内,够枪毙十几回了。

    就个人感情而言,郝正月无法相信林启是一名毒贩,林启的背景身世经历他都一清二楚,这个人首先就没有贩毒的主观动机。

    但长年的职业生涯,使郝正月接触得更多的是社会的阴暗面,他见过穷凶极恶的暴徒,也见过虚伪狡诈的伪君子,有些人高尚起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足以让你仰视,但揭开他光芒万丈的面纱后,发现人类最龌龊的字眼都无法形容他的阴险。

    所以郝正月多年来保持了一个最基本的职业习惯,就是怀疑一切,任何所谓的真相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撑,否则都是空谈。

    对于林启这次突发事件,他想首先以中立的态度去面对,否则视线一旦被感情所误导,结果不但帮不了他,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郝正月把脑子里的脉络快速整理了一下,问莫少其:“他们所谓的铁证如山就是在林启的背包内搜出那么多海洛因?那包装上有他的指纹么?”

    莫少其答道:“具体我也不清楚,我也相信他是被冤枉的,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的身体情况,郝警官,你是国际刑警,我想问你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哪怕是有什么法律的漏洞,让我给他做一次全身检查?”

    郝正月不由疑道:“他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我怀疑他被绑到狼牙山谷的时候,被迫做过什么药物试验,具体现在还说不好,需要做一次紧急检查,所以我才一次次催他赶紧来芝加哥的,郝警官,你如果方便的话,最好也过来一趟,我担心狼牙山谷里的人都有类似的遭遇。”

    郝正月知道莫少其不是开玩笑的人,说道:“好吧,我现在手上有个案子正在处理,这样吧,林启那边,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是个律师,你有什么诉求可以直接找他,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会尽快赶过去。”挂断了电话,郝正月把林启提供的情报、庞大海的出国、周朗的腐化和明日集团的资料,快速的在脑海里回忆舒理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恐怕又要出趟远差了。

    美国,芝加哥。

    是美国缉毒局的简称,一周前,林启从芝加哥机场直接被带到了这里拘禁起来,他感觉他的人生就是上帝跟他开得一个又一个的玩笑,自己带着满腔热情、满怀正义的过来寻找师兄庞大海、调查毒品案,结果刚下飞机就因涉嫌贩毒被拘捕,实在是天大的讽刺。

    他想联系莫少其姐妹两,让他两帮忙找个律师,但是没有人理会他的请求,这七天来,没有人审问他,没有人探视他,甚至没有人跟他说过任何话,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国内出发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拿了两包毒品藏在包内,冷静下来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印象中,自己也没有精神分裂的病史啊。

    那两包毒品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我的背包里的?

    林启也想过,肯定是有人陷害他,但实在想不出陷害他的人是怎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把那么多毒品放到他包里的,只这一个问题就已经足够让他挠破脑袋了。

    林启振奋了一下精神,从头到尾回顾了一遍,最后还是认定:“还是有人陷害我的,机场那两个警察搜查我的背包,正常流程也应该是从包里面开始检查,而他们两是直接拿刀划开背包底部,就像早就知道包底下有猫腻似的,这一点就能证明是有人告诉他们的,那个人就是陷害我的人,这是一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陷害我的人就是那两个警察自己,也许包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他们的手法太快,趁我没注意放了两包海洛因进去,然后装模作样的把我关起来,而且把我关起来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我都很怀疑,是警察局么?关了七天了,都没有人来审案,也太奇怪了,不管有没有证据,拘留的时间都太长了,我印象中看过那么多的美剧,也没有警察抓到嫌犯不理不问,先关一个礼拜禁闭的啊。”

    正想着,门外传来动静,接着牢门“哐当”一下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肥胖的美国女警,粗犷的噪音喊道:“有人探监。”

    林启嘀咕了一声:“什么探监,法官没有判,我还不是犯人呢。”好在今天终于有个人来看他了,还以为这辈子就关在这里与世隔绝了呢,是莫少其和小北么,毕竟在美国,只有这么两个朋友知道我过来,林启心里这样想着来到一间探监室。

    里面一个西装笔挺,金发黑眼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蓝框眼镜,正在探监室里信步闲庭,见林启进来,热情得伸出了右手,首先作了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金柯兰,我是受人之托来做你的辩护律师。”

    林启狐疑的跟他握了握手,问道:“受人之托?谁?”

    金柯兰“嚯嚯”笑道:“总之是你的朋友吧,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是美国的法律援助机构等等,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毕竟你的案子实在比较棘手,我可不想我的职业生涯再多添一处败笔了。”

    林启心想:“朋友?是莫少其么,我在美国也只有她跟小北两个朋友了,哦,还有个庞大海,如果他现在在美国的话,不过他也不可能为我找什么辩护律师吧,苏海星也算吧,但她也不知道我来啊,唉,管他呢,死马先当活马医吧。”于是说道:“好吧,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金柯兰示意林启两人对面坐下来,说道:“现在有两点情况你需要知悉,第一,没有我在场,别人不可以审问你,你自己也不可以乱说话,第二,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什么是最坏的打算?”

    “不用担心,不会是死刑,三年前一个伟大的州长废除了伊利诺伊州的死刑,你猜怎么着,芝加哥就在伊利诺伊州,不过你情况这么严重,坐个三、五百年的牢是没跑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