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失败的赴美之旅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失败的赴美之旅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西浦区刑警支队长王伟是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这人思维缜密,行事果敢,从业十多年,抓过小毛贼,也斗过江洋大盗,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个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了,按理说他这“老兵”也算是见识过一些风浪的人,可是这两天却有些焦头烂额的。

    一个地沟油商贩陈永富,谋杀曝光地沟油问题的记者庞大海致其重伤,这件事本来就在社会上传了一些流言蜚语,已经造成了不良影响,现在倒好,刚刚到案的嫌犯陈永富第二天晚上就死在了看守所里,怎么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再加上国内近年来在看守所里离奇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这事儿一出,网上原本一些热衷“阴谋论”的人更是甚嚣尘上,舆论一片哗然。

    王伟心想:“如果陈永富确实突发心梗死也就算了,要真是被人谋杀灭口的,让自己刑警队长的老脸往哪搁?该怎么向局长交待?”

    想想“铁牛”局长刘胜那发起火来的模样,一张脸比从炉子里刚拿出来的火钳子还红,更是急得寝食难安,连着两个晚上没睡个囫囵觉。

    第三天尸检报告终于出来了,王伟赶不急的拿过来看,紧张得像刚参加完高考的毕业生,就等待那一纸决定自己命运的成绩单,心里面默念了一万遍:“心梗,心梗”结果报告单上结论确实是写得心梗,不过是因为急性神经毒素诱发的心梗,至于是什么毒,报告单上只写了一句话:“类似亚硝酸盐中毒。”王伟两手一摊,得,还是被人谋杀的,灭口无疑了。

    想到事态的严重性,不报告也不行了,王伟拿着尸检报告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刘胜一把就把那尸检报告拍在了桌上,骂道:“这他娘的算什么尸检报告,小学生作文字数都比它多,那法医干什么吃的?让他提早下岗算了。”

    王伟为难道:“这个咱好像没那个权力吧,咱们是公安系统,人家是检察院系统”

    “放屁,公检法不是一家么?”又指着王伟鼻子,“你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跟我顶嘴,说吧,这事你到底怎么办的,人死在你鼻子底下,你个刑警队长怎么当的?”

    王伟坦承道:“陈永富的死亡我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惩罚。”

    刘胜道:“少说废话。”

    王伟这才正色汇报:“我知道这个案子的重要性,所以特地安排他在看守所内单独羁押的,中间就有一个叫林启的记者采访了半个多钟头,其他案犯不可能有接触他的机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我们内部有败类。”王伟接着又把那天值班的民警挨个分析了一下,一边汇报一边看着刘胜的脸色,没办法,这顶头上司出了名的脾气不好。

    刘胜刚开始听到自己的队伍出现问题,确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听到最后,还是长长叹了口气,说:“干警队伍出现问题,我这个局长有脱不开的责任,这个案子,彻查到底,必须把我们队伍里的害群之马统统揪出来。”

    王伟一个立正:“是!”接着,“那这警情要对发布通报么,还是暂时保密?要我说这涉及到案件侦办,还是先保密比较好。”

    刘胜道:“保什么密?发布啊,今时不同往日了,这年头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光网上就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特别这已经吸引公众视线的案件,你多捂一天,别人就胡思乱想,最后谣言满天飞,就按你尸检报告上的发布。”

    “啊?这样好么?”

    刘胜又骂了起来:“你猪脑子啊,尸检上不是写了心梗么,其他话不要多啰嗦。”

    “啊?这这样也不好吧?被人投毒诱发心梗和自然心梗,性质不一样哎。”

    刘胜桌子一拍:“什么好不好的,你做主还是我做主?看守所里面被人下毒,还向外公开,啪啪打自己脸?就按检察院系统的最终结论发布,多说一个字我扒了你的皮。”刘胜说得是黑话,倒不是真得扒了王伟的皮,公务人员所谓扒皮,就是把身上那件制服给扒了,一撸到底,清除出公安队伍,但就这也够王伟受得了,除了遵守命令也别无他法,好在陈永富有罪在先,虽然在看守所离奇死亡,他家人也没好意思多闹腾。

    过了一个礼拜,第二次详细的尸检报告出来了,病理学毒理学分析了一大堆,王伟也没心思看了,对他而言,没什么意义了,既然知道是陈永富被人设计谋杀的,他全部心思已经先放在破这个案子上面,就差把西浦区看守所掘地三尺了。

    这天下午,刘胜又把王伟叫了过去,说市局调了一个刑侦专家过来协助办案,王伟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冷笑道:“这是上头怕我们监守自盗呢。”

    刘胜眉毛一皱:“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上头也是考虑到这件案子的难度,派个专家过来协助一下有什么不对?下次不利于我们自己队伍团结的话,不要乱说,影响士气。”

    王伟只得道:“好吧,那他现在人在哪?”

    刘胜道:“明天一早过来,他原是个国际刑警,也属市局国际犯罪科,一级警督,是个副处级干部,名叫郝正月,官大你好几级,你回头对人尊重些。”

    王伟只得立正稍息,有气无力叫了声:“是”这时兜里手机响了起来,刘胜挥挥手:“行了,忙去吧。”

    王伟走出办公室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你好,王警官,我是领先日报记者小林,之前一直跟你联系的,我能问一下关于陈永富被杀的案子,您这边现在能方便接受本报的采访了么?”

    王伟心道:“又是这个叫林启的记者,要不是看在你爸爸、西浦分局老领导林建军的面子上,鬼才懒得搭理你。”于是略有些不耐烦的敷衍道:“哦,这个案子啊,我们不是已经对外公布了么,死者是突发急性心肌梗塞,具体的情况我们还在调查当中,不太方便接受采访,不好意思啊”也不等林启那边再说话,匆匆把电话挂断了,又风风火火杀回了西浦看守所。

    那边林启憋了一肚子的问题,刚想说实在不行电话采访五分钟也可以的,对方已传来“嘟嘟嘟”的占线声,只得无奈叹了口气,之前西浦分区公开案情,说陈永富确实死于急性心梗,林启是连标点符号都不信,可是谁也联系不上,一直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王伟也躲着自己,亲自跑了几趟看守所都没见着人,自己这一个多礼拜,像个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到处碰壁。

    挂掉电话,回到父母家,见父亲林建军正在客厅见一位客人,林启心里好奇:“老头子退休之后家里就清静了许多,今天是哪位登门造访了?”

    那客人见有人回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回头笑道:“林哥儿,有日子不见了。”

    林启当即喜道:“郝警官?”正是也从非洲刚刚回来没几天的郝正月。(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