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记者之痛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记者之痛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这样说也不是没有根据的,那陈永富对家人依恋不舍的感情他可以切身感受得到,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小贩能演出来的,林启觉得以陈永富的经济能力,抛家舍业的干这件案子,他还没那魄力,背后一定有“金主”支持他,问题是这个“金主”是谁,是某个人,还是某个集体?

    林建军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干了一辈子的刑警,办案子的风格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是就这个案子,你怎么想都可以,在家里怎么跟我说也都可以,但是没有证据,不要在外面乱说,你是一个记者,更要用事实来说话。”

    “可是你也说了,法不责众,就算真得被我说中,这件事坐实了,最后能怎么办?”

    林建军眼睛一瞪:“怎么不能办?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就算真是众犯的案子,这几百几千个商贩,没有个领头的,会这么团结?”

    林建军的话提醒了林启,对呀,就算自己的假设成立了,那这么多商户是怎么唆使陈永富的?难道还开了个“商贩代表大会”?不可能的,一定个别的利益牵涉较大的人,带头暗中指使的。

    林启突然又想到王伟在采访一开始交待给他的话,给老爷子斟满一杯酒,问道:“那个刘局长是什么人,你在西浦分局干了半辈了刑侦副局长,没听你说过么。”

    林建军愣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采访之前,他让那个刑警队长特别招呼我,报道的时候要注意点社会影响。”

    林建军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恩,这是一个公安局长该干的事,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我国,不论做什么事,政治正确为第一要务,我们国家目前排第一的政治任务是什么,经济建设!发展p!说通俗点,就是挣钱,全民挣钱!要挣钱,社会就一定要稳定,社会不稳定,人哪来的心思埋头苦干?还怎么挣钱?所以稳定压倒一切,所以你们报道新闻的时候,个案归个案,有它的特殊性,但是不要给观众营造出普遍性的感觉。”

    “对对对,”林启立刻接道,“那个王伟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恩,至于那个刘局长,他叫刘胜,从别的市县调过来的,这个人哪,是个硬骨头,我退休前就听过这么一号人物,说得好听点,叫铁面无私,嫉恶如仇,不得不好听,有点太霸道了,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说,不注意团队合作。”

    “那他个人品行方面有没有,就是不端正的地方?”

    “恩?”林建军半生在官场摸爬滚打,怎么会听不出林启这小子的话外音,“你是怀疑,他在后面充当那些人的保护伞?”

    林启笑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

    林建军当即否决道:“不大可能,这个人油盐不进,几乎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了,他有个别号,叫铁牛,可不是人随随便便给他起的,但是话又说回来,干我们这行,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保持怀疑一切的精神是对的。”

    林启看着面前这个眉发已然须白的父亲,不由会心一笑,从小林建军给他的感觉就是刻板不尽人情,想不到老了反而和蔼起来,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林启拿起来一看,是报社里打来的,李瑞在电话那头道:“小林,刚西浦分局打电话过来说,谋杀庞大海的那个嫌犯死了。”

    林启惊得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叫道:“什么?陈永富死了?怎么死的?”

    “据说是心梗,你有时间的话,去看一下情况吧。”

    “好好,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林启心里炸开了花,新闻都讲究第一手资料的时效性,所以上午采访完,视频资料就交到报社了,下午应该就传到了网上,难道真得有黑手隐藏在幕后,担心陈永富招供把他灭口了?

    林建军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夹了两口菜,说道:“还发什么呆?快去忙吧。”

    林启从老爷子那出来后,还是直接杀到西浦分局,临走时,林建军最后提醒了他一句话:“大海他是个记者,就算曝光一下光阳路地沟油的问题,至于逼得那些商户干报复杀人的事?一个饭店每天消耗用油才占整个经营成本多少?”

    林启心想:“真得是自己想多了?”到了西浦分局时,看守所已经戒严了,不允许记者进入,林启拨通了王伟的电话,得到的答案是正在调查,法医正在现场验尸,林启问能不能先采访一下他,也被婉拒了。

    碰了一鼻子灰,想先回报社,但这个点也早就下班了,林启登时有些失落,心念一动,便跑去了光阳路。

    现在正值晚高峰的时候,这条美食步行街从头到尾挤满了人,灯红酒绿,一片繁华景象,不光两边的商户生意火爆,几乎每家门面前面都有各类小吃摊,名副其实吃货的天下,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各类烧烤煮炖的香味。

    林启一边吃着一边逛着,也看见几次装着泔水桶的三轮车,表面上是收泔水回去加工一下喂猪的,其实是干什么的,大多心知肚明,这些三轮车就在人群中缓慢行驶而过,来来往往的人们宁愿相信,这些真得是拖去喂猪的。

    林启装作无意问了一些摊主,大多摊主一听到地沟油的字眼,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明确表示自己摊位用油均是采购自市内大型超市,也有一些人表示啥便宜就用啥呗,这么多年大伙吃了都没事,那些有事的,你知道就是吃了这油?

    不过有一点让林启感到很意外,不论这些人是什么态度,但是都知道这条街的“用油问题”已经被媒体曝光过,为什么那些商贩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有一个麻辣烫的店主说了一句话:“怕啥,身正不怕影子斜呗。”

    林启问:“那你们就不讨厌曝光这事的记者?”

    那店老板哈哈大笑:“我们有啥的,我们一年到头才用多少油,真要说得上讨厌憎恨的,也得是那些大的饭店酒楼吧。”

    林启心里有些疑惑,又转了不少地方,才发现这些商户摊贩并不是“有恃无恐”,而是根本不在乎,甚至不少商家对曝光行为感到赞赏,用林建军的话说,就算不用地沟油,增加的那一点成本,至于蒙着良心干报复杀人的事么?

    那说明庞大海并没有触犯所谓的众怒,那陈永富为什么要杀他?现在连自己都被灭口了。

    这时,林启心里突然涌上来另外一个一直被忽略的想法:庞大海是个记者,难道他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还发现了什么别的东西?(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