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记者之痛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记者之痛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从医院回去时,已经很晚,满身疲惫的往床上一仰,心情沉重至极,医生对庞大海进行了五个多小时的抢救,最后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医生却说伤势过重,如果一直醒不过来,很可能以后就是植物人,而且他的中枢神经已然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即使醒过来,也难逃全身瘫痪的命运,这对他的家庭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林启辗转难眠,对那个地沟油贩子恨得咬牙切恨,第二天他向李瑞和仇同凯请命接手这个案子,光阳路也在西浦区,林启说:“我现在跟的2080阳光工程的案子也在西浦区,可以归并到一起跟踪。”

    李瑞见他情绪不大好的样子,提醒说:“交给你是没问题,但是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别忘了你自己昨天晚上说过的话啊,我们只是记者,不是警察。”

    仇同凯说:“那个传销的案子网太广,入世时间太长,盘根错节,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出来,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这个光阳路美食街的地沟油问题上面吧,另外千万注意人身安全,大海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任何采访调查都不要绕过警方。”

    两人一番千叮万嘱,让林启冲动的心态稍微缓和了一些,当时答应下来后,就直奔西浦区公安分局,他想先采访一下那个袭击庞大海的嫌疑人。

    来到公安局,刑警队长王伟答应给他四十五分钟的采访时间,把他带到了审讯室,跟他说道:“我们刘局也很关心这件案子,毕竟造成的社会影响太恶劣了,我想提醒你的是,这终究是一起个案,回头报道的时候,不要含沙射影的往社会大环境上引申,这不管是对你们报社还是对我们的工作,都有好处,你明白么?”林启点头答应下来,王伟便指挥看守所的民警把涉案嫌疑人带了过来,并亲自全程陪同采访。

    那嫌犯名叫陈永富,人身材矮面容瘦削,皮肤黑得像抹了一脸酱油似的,操着一口豫南口音,往审讯椅上一坐,老实巴交的模样,让林启无法相信就是眼前这个人,用一个小扁尾锤,把庞大海的脑袋凿开了花。

    林启怕引起他的反感和抵触,不想直接谈案情,从侧面入手,先简单的聊了聊,问了一些家庭情况,想不到聊着聊着,这陈永富竟然抹起了眼泪,满声委屈说道:“俺老婆三年前就出了车祸,瘫在床上,俺八十多岁的老娘天天照顾她,家还有两个小的,看病上学吃饭,哪样不要钱?俺们干这行,一不杀人放火,二不坑蒙拐骗,凭啥你们这些记者就曝光俺们,那些开食品加工厂的,哪个不是可劲赖往吃的里头加化学品,你们咋不去曝光?假药假酒满天飞,你们咋不去曝光?奶粉里头都有毒,那些人干的事,哪个不比我们伤天害理,你们咋不去曝光?你们就会挑软柿子捏,挑着理了你们牛,逼得我们走投无路,你们也别想好好活。”

    林启说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你家的困难是更大一些,但是我们记者也只是对这些社会现象进行客观的报道,其中是非公理自在人心,而且你不想想,你这样就去杀人,毁了别人一个家庭就算了,你老婆老娘两个孩子以后要怎么办呢?”

    林启这话一问,陈永富竟嚎啕大哭起来,采访临时中断,过了十几分钟,方才渐渐冷静下来,缓缓问道:“那个记者同志现在情况咋样赖?”

    林启刚要回答,见王伟一个劲的冲自己使眼色,心领神会说道:“现在情况暂时稳定了,没有生命危险了。”

    陈永富轻吁一口气,说道:“俺也不是故意的,俺当时就是太气赖,那记者可是断了俺们一家的活路,而且,他得罪得可不是俺一个人,是整个光阳路上所有的商贩,就像你说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家都有每家的困难,哪家生活条件好一些,谁愿意起早贪黑的干那买卖活?拼死拼活一年到头赖,连个房儿也买不起,他们用俺们的油便宜,也能为他们减轻一下负担,现在好了,被你们记者一曝光,他们的成本又上来了,这年头上生意本来就难做,现在更是挣不着几毛钱,我这样做,也是为他们出出心里一口恶气,我知道我现在犯法了,但我赖行为,是学梁山好汉替天行道,是正义的。”

    听这陈永富为自己辩解的惊人理由,林启已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愚昧,就只能用装傻来形容他了,话不投机,又聊了几句,林启很快结束了采访,出来后,林启问王伟,这陈永富将怎么定罪。

    王伟答道:“故意杀人是没跑了,看庞大海的伤情,怎么也得十年以上了。”

    原本林启以为这起刑事案件背后可能还有什么未出世的阴谋,现在看来,只是一场简单粗爆的报复打击,值得让自己深思的是,庞大海曝光美食街的行为,竟然触犯了众怒。

    林启回到父亲林建军那,林建军干了一辈子的老刑警,想听听他的建议。

    林建军分析了一下案情,说道:“你想想怎么样的情况下,人会犯众怒。”

    林启说:“触犯了大众底线,就会犯众怒,但我想不通,海哥为什么也会犯众怒,如果他真得触动了商贩利益,那恰又证明了这些商贩根本毫无底线。”

    林建军摇头道:“所以并不是大海他触犯了大众的底线,而是他触犯了所有商贩的底线,或者说这些商贩根本没有底线,还有一点,不管是我国还是世界各国法律,都有一个基本的漏洞,就是法不责众,好好想想是为什么吧。”

    林启喃喃思忖道:“法不责众,法不责众,我采访陈永富的时候,他虽然表现了一些悔意,但还是觉得自己站在道义的制高点,而且想到以后见不到妻儿老母,只是心里很难过,但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以后的生活,他可是明知自己可能会面临最高死刑的惩罚的,会不会有一种可能,袭击庞大海这件事,就是这些商贩集资指使陈永富干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