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赵天明的原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赵天明的原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找你!

    赵天明这样对林启说,让林启心里感觉很模糊,尤其是对于一个强迫症“患者”来说,总是感觉哪里不舒服,自己是应该24小时待命,还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敷衍了事,林启心想:“既然没说,那我还是敷衍吧,要不心头总是悬着件事,饭都吃不香。”

    赵天明带着林启参观了一下他的小别墅,一楼起居室、厨房、餐厅、卫生间和一个很大的储藏室,堆满了各类食物,里面还有冷藏间,存放了一些肉类和需要冷藏的食品,这些东西加起来,光靠两个人在这里生活的话,半年恐怕都消耗不完。

    二楼有三间卧室,每间都配备了**的卫生间,值得一提的是,每间卧室都是指纹锁,显得很高端的样子,赵天明让林启选了一间,又亲自为他录好了指纹,“嘿嘿”笑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卧室了。”让林启瞬间有种真得把自己卖给了他的感觉。

    三楼是间大型的卧室,除了卫生间外,还配有书房和更衣室,外面还有一个露台,赵天明打着哈哈说:“这是我的卧室,怎么样,还可以吧。”林启笑侃道:“赵总卧室的舒适度可比楼下那三间高得多啊。”

    这房子的概况便大致如此,林启看来,除了装修豪华一些,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直到赵天明把他带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入口设计得就隐秘得很,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拐角处,看起是一张落地的浮刻壁画,也不知赵天明按了什么按钮,那壁画便向内开了一个缝,赵天明一侧身钻了进去,在里面招呼林启快进来,林启便也有学有样的进去了。

    来到地下室一看,这里俨然像个军事指挥中心,各种叫不上来名的视频装置和电脑控制台,赵天明坐在椅子上熟练的操作,转过头笑道:“现在知道我开飞机的时候不是乱来的了吧。”林启瞠目结舌,当时飞机上确实没有什么类似雷达的装置啊,结合这里的这么多高科技玩意儿,心想难道是他当时戴的飞行头盔有玄机?

    除了这些以外,旁边还有个武器房,除了一些常见的机步枪弹药外,还有一些林启实在不认识,像是某种高科技武器,那些枪械的模样和精巧的装置,只在科幻片007上看到过。

    出来后,屋子北面还有个车库杂货间,旁边耸了两个圆柱形的大水箱,岛上有处淡水泉,想是从那里引水过来的,林启问道:“那平时生活用电,还有燃气怎么解决的?”赵天明说:“这个就比较麻烦一些,柴油发电机是有的,但是柴油消耗完了,就只能从外面拖进来了。”林启“哦”了一声,也不再多问,便在这岛上暂住下来。

    天明岛树大荫浓,凉风徐徐,是个绝佳的避暑圣地,白天在林子里散散步,傍晚到海边游个泳,倒是为这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惬意。

    林启和赵天明在岛上便一连住了好几个礼拜,这一天,天色阴蒙蒙的,但总是不见雨点落下来,于是两人便划了艘小船去海上钓鱼。

    握着鱼杆,半天也不见鱼上钩,百无聊赖,林启问赵天明:“你说这岛礁是你上上上个委托人的产业,他是干什么的,这么有钱,还有你帮他处理的什么案子?”

    赵天明淡淡答道:“谋杀案。”

    “哦?”林启一下来了兴致,“你还抓杀人犯呢?”

    “那要看情况,其实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刑事案件我都不大感兴趣,因为犯罪动机太低级了。”

    “这怎么说?犯罪还有低级高级之分么?”

    赵天明把鱼竿固定在支架上,像个老学者一般侃侃而谈:“就拿谋杀案来说吧,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去结束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比如那些抢劫杀人案,奸杀案,仇杀案,无非是自己扭曲的**得不到满足,只能使用这些极端的非正常措施来发泄。

    我曾配合甘肃警方破过一个灭门案,这个案子的主因是一个倒插门的女婿,受了十多年势利眼的女方家的气,他把岳父岳母妻子大姨子连襟还有他们的子女,一家老小七口人,杀了干干净净,之后自己也想割腕自杀,结果没有成功,问他为什么,他说怕疼,后来清醒了就开始了逃亡生涯。

    还见过一个赌徒,一晚上输光了身家,哪也不敢回,谁也不敢见,糊里糊涂的买了把刀,跑到一个机想抢点钱,在受害者身上连捅了九刀,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压根忘了自己杀过人,正在跟妻子儿女欢度元宵佳节,他是真得忘了,直到看见监控里面自己杀人的镜头时,才捂着脸嚎啕大哭,你能说他当时杀人是什么动机么,为了抢钱?我可以告诉你,他当时把受害者捅死便仓皇落跑了,机里吐出来的钱他都忘了拿。

    人性被迷住的时候,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之后再有人过来找我,说他们的亲人爱人被杀了,或被伤了,我就直接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去报警?当然多数人接受了我的建议,也有一些人含糊其辞,恐怕是有些见不得人的难言之隐,我也懒得问,统统回绝了,类似的案件太多,我只能从这些当中挑选一些自己觉得特别一点的或者正在发生的案件来处理,这些人面临的问题他们自己无法解决,才是需要我帮助的时候。”

    林启不解道:“那比方说,有个人的女儿被人贩子拐卖杀害了,他过来找你,请你找出那个人贩子,把他绳之以法,这样的人,不也是需要帮助的么?”

    赵天明说:“类似这样的,我还是建议他报警,因为案子已经成形,他的女儿已经死亡,他想找到那个人贩子,某种程度上讲,是为了报仇雪恨,把罪犯绳之以法,这是警察该干的事,我不是警察。”

    林启无语道:“这不是废话么,所有案件不是都是为了把罪犯绳之以法,照你这样讲,你现在就可以退休了,反正啥事都可以报警。”

    赵天明摇头笑道:“还是拿你刚举的例子来说吧,他的女儿被人贩子拐了,但是没有被杀害,他过来找我解救她的女儿,这样的才是义不容辞的,我会视情况建议他报警与否,毕竟那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犯罪分子,有时候比金丝雀还脆弱,一惊动警察,指不定会不会吓得马上干撕票的事。”

    这时林启喃喃道:“那我好像就知道你接案子的标准是什么了,就像左明志、莫少其和莫少北,因为她们还活着需要你解救,你才接了这活,但如果她们死了”

    “那我还是建议希德翁那老家伙报警吧,或者他咽不下这口气想给他们报仇的话,可以自己重新出山,组建一个队伍出来,那时我也可以帮帮忙,给他做个雇佣兵队长什么的,哈哈哈哈,想起来,我还是挺怀念我那二十五个老战友啊,当年虽然也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冲锋陷阵,但是快意恩仇甘洒热血,不像现在,动不动接个千头万绪的案子,想想就头疼。”

    林启见他突然又神伤起来,便把话题又转回到这小岛上来,问道:“说说你上上上个委托人呗,是怎么个谋杀案?他家哪位被杀了?话说回来,这一类案件,你不是应该劝人家报警么?”

    赵天明道:“他是自己被谋杀了。”

    “什么?那他怎么委托你的,托梦啊?”

    “当然不是,唔,想起来那个案子也复杂的很,他表面是个本分的证券商,暗地里却干着洗黑钱的活,在太平洋很多岛国都有离岸公司,喏,这个岛也是他的,也许是缺德事干多了,或者是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他早就预见到自己的死期,早在死前三个月,就找到我,声情并茂的讲述了自己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妻儿是无辜的,让我务必保护她们,结果我越追查,发现他的妻儿好像都挺惦记着他的遗产的,哈哈。”

    林启越听越来劲,钓鱼也没什么兴致了,反正忙活了半天连个虾米都没见着,两人就早早的收了竿子回家了,林启缠着赵天明把这事儿原委说给他听,一直到吃过了晚饭,林启还在剔着牙津津有味道:“所以他妻子最后自杀了,儿子判了五百年,他的财产全部没收,就是便宜了那个大贪官山姆江啊,哦对,还有你,顺手牵羊,得了这个小岛,”

    “哎,别这么说,代管,我是代管的。”赵天明抿了口茶连连摆手道。

    “所以什么天明岛,还是你瞎掰的啊。”

    “我也不是乱掰的,这里差不多是夏威夷和马绍尔群岛的中间带,你往东游个二十分钟,就能过国际日期变更线了,这边是八月五号,那边还是八月四号呢,也就是说这里确实是地球的最东面,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