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难民的身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难民的身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也许林启和莫少其在那山洞口,真得等了赵天明很长时间,只是眼见当时火山活动越来越剧烈,焦急加上紧张,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三个人沿着那条小河向东走走跑跑,一直过了半多小时,才看到前方图努人“大部队”的尾巴,不过他们似乎已经不在移动,而是原地休息起来,等走近了,才看到那边已经停了很多警车,还有两辆救护车。

    林启和赵天明对视了一眼,心中均大致有数,这该是郝正月带着国际刑警的人来了,虽然山谷里面到底没帮上什么忙,但要安置这么多受害者,也是个庞大的工作量。

    三人加速跑了过去,见那边已经有很多警察在挨个做登记询问之类的工作,林启在人群中东望西找,终于在一辆警车边找到了郝正月,当时叫了一声:“郝警官。”

    郝正月正准备上车的模样,回头一看,当场也激动的大叫起来:“林哥?”

    那赵天明这时跟了上来,拍拍林启肩膀:“哟,看不出来,你怎么比郝正月还衰老些啊,连他都叫你哥。”

    林启笑骂道:“胡说什么呢,那是我小时候我爸爸的同事经常上我们家来,见到我就叫我林哥儿,是我小名。”

    郝正月这时已经迎了过来,大气直喘开:“我急死了,这么多人,也没见你们在人群里,刚等不及,准备开车朝那找你们去,看到你们没事,太好了,你好赵兄。”

    赵天明笑了笑,想行个礼,郝正月手已伸了过来,本想握个手,结果三人紧紧抱在一起,有时三年至交,比不上一个礼拜的生死患难,这一段经历,恐怕这三人这辈子都很难忘怀了,尤其是郝正月,在那山谷“磨炼”得时间最长,激动得泪花子都出来了。

    郝正月松开来,大手抹了抹眼睛,问道:“就你们两个?”

    赵天明和林启对视一眼,均有些惭愧,最后还是赵天明说道:“庞博牺牲了。”

    郝正月当时一声轻叹。

    赵天明接着说:“殷少狼也跟我们失散,我一直没找到他”

    “什么?”郝正月表情一愣,“我还以为他先出来的。”

    “什么意思?”林启也愣道。

    郝正月看了看两人,正色说:“看来你们还不知道,跟我来吧。”

    郝正月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说道:“我们发现这些难民的时候,殷少狼也在其中,只是他是被人抬着的。”林启和赵天明对视一眼,心里隐隐觉得不妙。

    两人跟郝正月来到一辆救护车上,看到了正在里面接受抢救的殷少狼,郝正月叹了口气,说:“他全身多处刀伤和撕咬伤,很多都在要害上,不知道能撑多久。”

    林启和赵天明面面相觑,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怎么会这样?”

    “哦,”郝正月突然想起什么,走上救护车,拿出来两样物件,“当时他手上紧紧攥着这两把刀。”

    赵天明接过来一看,一把是殷少狼随身携带的那把蝴蝶刀,另一把便是从八尾良太那缴来的椎名刀。

    林启喃喃道:“椎名刀?当时不是被应天狼没收了么”旋即想通,莫少其说当时殷少狼一直守在暗道里,也应该是把埋伏在办公室后面的人杀了之后的事了,那时刚好看到应天狼带着另两头狼从办公室离开,于是追上去堵截了他。

    赵天明说道:“他把椎名刀夺了回来,看来应天狼这回该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吧。”

    林启轻叹一声:“谁知道呢。”看着不远处尚在涌动的火山群,“不过这一切也该结束了吧。”

    “对了,”赵天明突然说道,“莫少其不就是顶尖的外科医生?让他过来给殷少狼看看吧。”

    这一句话提醒了林启,赶紧又回到人群里找莫少其,见莫少其已经在发挥职业本能,正在帮忙救治伤员,接着就一脸茫然的被林启拉了过来,一眼看到救护车里的殷少狼,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二话不说,爬上救护车。

    这时,一名穿着异国警服的黑人男子走到郝正月身边,说:“情况也了解得差不多了,这里毕竟离火山太近,我请示过了,当局允许这些难民再向东部延伸转移十公里,现在就出发吧,要快一点了。”

    郝正月说道:“好的,在这里就听你的安排。”说罢,那黑人警官就接着忙去了。

    林启问郝正月:“那人是谁?”

    郝正月答说:“他是国际刑警组织驻坦桑尼亚国家局的沙文警官,负责这次行动的,我当时跟万通刘在草原上整整走了两天,才见着人影,后来找到组织,就是这位沙文警官接待的我们。”

    “哦对了,那万通刘怎么样了,现在人在哪?”

    郝正月哈哈笑道:“他说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两天前已经回国了,估摸着是太想老婆孩子了。”

    “什么?”这回连赵天明都惊了,“他老婆不是已经”

    郝正月笑道:“他可是个人精,没准老家还养了三四个呢。”

    林启哑口失笑:“这个人细想想,他才是藏得最深的。”

    郝正月接着说:“他千叮万嘱我,找到你们,一定要告诉他,等咱们一起回国后再聚呢,还让我亲手做一回正宗的川菜。”

    赵天明笑骂道:“这混蛋,他不说我都要找他的。”

    这时见“大部队”已经在国际刑警的组织下,有条不紊的又开始陆续移动,林启又问道:“那个沙文警官打算怎么处置这些受害者,还有我跟保罗说他们遇见人要自称难民,你们可别真把他们当难民啊。”

    郝正月叹了一声:“眼下恐怕只能当他们是难民,这个很复杂,坦桑尼亚政府以证据不足,否认狼牙山谷里的犯罪事实,这段时间我们也一直在周旋,最终折衷了一下,要国际刑警出面也可以,但只能以营救难民的名义”

    赵天明冷笑一声:“哼,恐怕也是惦记着那里的黄金吧。”

    郝正月说:“政治斗争太复杂,总之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了,换个角度想,这些受害者能以难民的身份留在坦桑尼亚,总比回到乌拉坎好一些吧,我们已经联系了国际红十字会,很快会有援助的帐篷食物过来,等安顿下来,我这边的任务差不多也结束,该回国了,你们呢,有什么打算,林哥,不如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林启笑道:“我也不想呆在这了,但我在非洲还有些事情没完成,也就是些善后的事了,等做完了,我也立刻去申请退伍。”林启心里还挂念着在乌干达纳基瓦莱难民营的星期五、莫少北和巴布提呢,回头先去乌干达,把莫少北接过来,让他们姐妹两团圆,再把巴布提和星期五送回肯尼亚,而且还有个难题,这巴布提想娶他外甥女星期五,这个事情可也得解决一下,想想也是头疼,还有最担心的,就是费恩的伤势,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和苏海星到底是什么关系,但那一枪到底是为自己挡的,想到纳基瓦莱难民营肯定各方面医疗条件简陋的很,也不知有没有转到正规的医院去治疗。

    这边郝正月听他既然这么说了,只要不是有危险的事情,也不再强劝,这时那移动的人群里冒出来一个小个子,拉着林启问:“您是林先生么?”

    林启奇道:“是啊,你是?”

    “是保罗先生让我找您的。”

    “保罗?对了,我正要找他呢,他现在在哪?”

    那小个子说:“就是这件事,他托我转告您,他跟艾丽丝回乌拉坎了,他说他要回去找弗朗科。”

    林启和赵天明相视均是一叹,但是都能理解,他失去了妻子,失去了一个女儿,无法再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所以弗朗科他是一定会去找的。

    林启问道:“那左明志呢,就是他背着的那个身材精瘦看起来有些可怕的中国人?”

    那小个子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递给林启,说:“他跟保罗先生上了一辆车,一起走了,这封信让我交给你们,说请你们再转交给一位莫小姐的。”

    林启接过信惊问:“他们上了一辆车?你是说,是有人来接他们走的?”

    小个子点点头:“也许吧,这我就不清楚了。”

    林启脑子里又是千丝万缕一团乱麻,来接他们的人是谁?不可能是保罗和艾丽丝联系的人,似乎自己跟赵天明前前后后忙了一圈下来,又要回到左明志身上,赵天明拍拍他的肩膀:“不要想了,总之,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那小个子交待完了,冲赵天明行了个乌拉坎的大礼,说道:“赵先生,感谢您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愿您一生都能受到真神的眷顾,一生安康幸福。”

    赵天明搂着林启半边肩膀哈哈大笑:“我两一起救的。”那小个子便又冲林启行了个大礼,说了同样祝福的话,蹦蹦跳跳的走掉了,剩林启呆在那,手里捏着留给莫少其的信百感交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