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七十二章 金色的梦(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二章 金色的梦(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左明志的祖父名叫左正川,祖籍北京,算起来也是个书香门第,据说祖上是晚清重臣左宗棠的嫡系一支,解放后害怕被划成黑五类,硬是不敢认这亲,而且左正川怕惹祸上身,连儿子都改名叫左卿,音同“倾”,宁左倾不偏右,誓与极右走资派划清界限。

    这左卿虽然不是生在红旗下,却是长在新中国的大好男儿,而且思想觉悟也高,到了六十年代,中国大陆一场浩大的政治运动席卷全国,左卿那时已经三十多岁,本来在市效一家炼钢厂上班,因为思想先进,加上自己也要求进步,被推举成当地“红旗社”的头目。

    当时风潮正甚,左卿眼见其他社团办得红红火火,自己这边总是雷声大雨点每天心急如焚,想到自己要起到带头表率的作用,就突发奇想,把他老子给揭发了,说左正川是地主豪强,左正川解放前一直在北京某知名大学教书,又是个臭老九的身份,于是左卿亲自带着一帮人把左正川给批斗了。

    左卿想着,批斗批斗也就完事儿了,自己带头表率作用也起到了,晚上关起门来再给老子嗑头认错谁也不知道,哪知道民愤一上来,他哪里拦得住,几千人的批斗大会上硬是要左正川认罪左正川在北京城教了一辈子书,哪里有一亩地,更谈不上什么地主了,他又是个文人傲骨,结果一连批斗了一个礼拜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那时左明志年纪虽然也略懂人事了,从那往后,左明志跟父亲的关系就一直很冷漠,一直到了七十年代,他妈妈又病死了,这个家他实在呆不下去了,趁着当时上山下乡的热潮,他来到了广西上林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过了几年,跟同是知青的北京老乡莫静结了婚,就这么在上林安了家,又是几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于是整个家国社会的工作中心从阶级斗争转变到经济建设上来,那会子他们早已经在上林扎了根,想回北京也是有心无力了,好在左明志继承了他祖父的优良基因,还识得一些字,就在县里的小学教书,日子还算安定,再往后夫妇二人迎来一对双胞胎,更是喜上加喜。

    可凡事总是美中不足,莫静当年初来上林时,不太习惯这里的苦日子,加上本来身子骨就弱,左明志虽然时常照顾着,还是落下一身病,而且年头越长,病根越深,一双女儿又正是要吃奶的时候,处处要用钱,左明志那点工资,每月也就刚好够个吃穿用度,那会儿家家都穷,都没有家当,借都没地借。

    闲来左明志常听人说,村里有人去非洲采金子发了大财,正值缺钱的左明志也动起了这心思,偏是无巧不成书,遇到了一个人,就是他曾经的小学生庞博。

    庞博家里人死得早,跟奶奶过活,从小没人管着,不学无术,初中就肄了业,整日在乡间县里混日子,时常跟人打架斗殴,这也算了,偏偏还喜欢赌博,那时被债主追着满街跑,躲到了左明志家里来,等债主走了,见左明志长吁短叹的,庞博问起缘由来,才知道是缺钱用没辄儿呢,庞博也早就想离开这块地儿,去其他地方闯一闯,也正好躲躲债,两人一聊即合,几天后便商议着动身了。

    左明志四处筹了些钱,交给莫静,够用一阵子的了,又让邻居二婶子照应着家里面,才放心离开,跟庞博两人买了火车票去深圳,光靠两只脚,风餐露宿,走了七天七夜来到海边,从蛇口游到了香港,找到了自己的舅舅钟义。

    钟义一直在香港干些不太光鲜的买卖活,常年往来于非洲和东南亚之间,也挣了一些家产,前些年消息闭塞,跟内地的亲眷少有联系,这次见外甥来投奔自己,真是喜出望外。

    左明志把当年家里的事告诉了钟义,这些事情压在心里那么多年,说出来也能解解心中的烦闷,钟义听了只是叹息自己妹妹命苦,当时又给了一笔钱让左明志寄回家,庞博却在一边破口大骂左卿不是个东西,虽然是骂得自己父亲,但左明志听在心里也没觉得哪里不受用,反而对庞博更亲近了些。

    之后在香港生活了两个月,钟义就带着左明志和庞博走海路,启程去非洲加纳了。

    在船上时,有一天,左明志心里实在想老家的莫静和两个女儿,就在甲板上闲转,见庞博也趴在栏杆上发呆,心里一动,走过去问他:“想家了?”

    庞博说:“没家了,奶奶死了。”

    左明志心里一凛,之后才知道,庞博走了以后没几天,他奶奶想他想出了病,没几天就过世了,那时庞博估摸着才十八、九岁,奶奶又是他唯一的亲人,个中心情,旁人无法理会,左明志拍拍他肩膀,也不知说什么。

    庞博怔怔的说道:“左大哥,你说非洲真得有那么多金子么?”之前一直还称呼左明志老师,这段日子混熟了就改叫大哥了。

    左明志说:“有是肯定有的,别人不是都挖到了么,别人挖得到,凭的我们挖不到?”

    庞博看着大海出神,忽道:“总有一天,我要混出个人样来,我要成为咱们县里第一个千万富翁,我要为县里盖房子,盖学校,为咱们村修路,让叔叔,二婶子们也出来看看,见识见识香港的繁华。”

    左明志笑道:“那有什么了,等咱们混出来了,要把咱们家乡建设的跟香港一样繁华才叫牛逼。”

    庞博也放肆的大笑说:“不,要比香港更繁华,更有钱,才叫最牛逼。”

    “对,咱们要么不干,要干就干最牛逼的事。”说罢二人放声大笑。

    没过几日,船绕过了好望角,又过了一个多礼拜,终于看到了黄金海岸,这两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才真正踏上了改变他们一生的旅行。

    后来在钟义的引荐下,他们认识了加纳一家小型采矿工场的老板,名字叫苏浩,也是个上林人,最近刚跟当地的酋长买了20亩地,就收了左明志和庞博两个,之后钟义转而去非洲别的地方,做他自己的买卖去了。

    左明志和庞博在苏浩的手下做活,每个月挣的钱比左明志在国内苦苦教一年书挣得都多,左明志留了一些自己吃穿用的,其余悉数寄了回家。

    庞博则是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每个月挣点钱,十之**又赌掉了,完全忘了当初在船上时的豪言壮语,好在那里异国他乡,语言又不通,有多少输多少也就是了,没有放高利贷的,不过左明志看在眼中总觉得不是个办法,后来把庞博每个月的钱没收了一半去,替他存着,才有了一些节余。

    这个叫苏浩的老板,在加纳这里有好几处工场,这个场子是他的一个堂侄管着的,平日苏浩太忙,几个场子来回折腾,这里上工、发工资一应大小事宜,全部由他堂侄一人掌管,手下左明志和庞博一干工人也跟他来往最亲密,这人就是以后“狼牙”的七首脑之一,林学伟。(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