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七十一章 断壁悬室(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一章 断壁悬室(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转过身一看,正是“猎爪”庞博,他在屋里呆着也无聊得慌,殷少狼跟他又不太对付,于是又一个人跑出来,看看林启对这里熟悉得怎么样了,正巧插了这一句嘴。

    林启问道:“你对应天狼好像很有成见嘛?”话一说出口才觉得不合适,应天狼把他逼到这种程度,何止是“成见”两个字就能形容的,这一句算是白问。

    “钟叔一直是负责这里人员接引的,他从来没有从这里接到过积分满的悬臂人,其中的道道不需要我多说了吧。”庞博说道。

    赵天明和林启相视一眼,林启问:“是不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毕业?”

    庞博当即否认道:“怎么可能,狼牙到今天也二十几个年头了,爬也能爬出几个悬臂人出来了,左大哥当初为了狼牙,付出了多少心血,结果现在被应天狼劫了道儿,他这里里外外的,现成的果子吃得可甜。”

    这话一听,林启心里炸开了毛,庞博的意思很明显了,“白羊”余天把积分满的悬臂人连同他们的黄金一并交接给应天狼,应天狼本该再转给钟义,但是他并没有,不但私吞了黄金,还将那些悬臂人统统灭口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应天狼心地也忒毒辣了些。

    林启看着四周高逾数百丈的悬崖峭壁,又看看余天的办公室,心想:“爬到山顶是不大可能了,但是爬到应天狼的办公室,赵天明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于是问道:“赵天明,你看余天的办公室高度,有把握爬上去么?”

    赵天明当场摇头:“爬上去也攻不进去,我有想过半夜劫持两个持棍人,夺了他们的枪,然后上去强攻,但不大现实,他办公室周围上下肯定有监控或者报警装置,爬到一半被发现,那可就真得上不得,下不能,挂在中间吊得死死的。”

    林启喃喃道:“真得一点办法都没有么?要是有**就好了,把他妈的那一片山地炸了去”说到最后,自己都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三人沉寂了片刻,赵天明说道:“庞博,之前我就已经把你左大哥大概的情况告诉你了,你到底想不想救他?”

    “当然想,我这条命没什么,大哥一定要平安回来。”庞博毫不犹豫的说道。

    赵天明肃色厉声说道:“我之前就问过你,你始终不肯说,现在我再最后问一遍,你的左大哥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搞这个组织,你们几个首领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你告诉我们,我们才能看看能不能从中想到什么营救对策,尤其是你们的狼牙意志,也许是我们唯一能够利用的筹码了。”

    庞博看了看赵天明,又看了看林启,模样一直踌躇不定,心里似乎挣扎得很,林启沉不气,急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了,你们最核心的机密无外乎就是这里了,黄金铠甲是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庞博惊道:“你怎么知道黄金铠甲的?”

    林启回道:“这你不用管,总之你们本来已经没什么秘密了,你们的来路说与不说,也就这样了,你说出来,或许还能多一条办法,不说,我们还是空耗着时间,我们都是见过你的左大哥现在被摧残成什么样的,多浪费一天,他就多被虐待一天,赵天明此行就是为了救你的左大哥的,真不知道你还在犹豫个什么劲,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自己心里面打鼓:“怎么黄金铠甲不是指这个金山么?”

    庞博被林启这顿抢白,竟然无言以对,兴许真是被林启说得触动了心,而且实在挂念着左明志的安危,又犹豫了半晌,才说道:“这里不方便,我们回屋去说吧。”说罢转身便往回走,林启和赵天明相视一笑,跟了上去。

    三人又回到那个56号木屋内,殷少狼还坐在长凳上玩刀,赵天明走过去,一伸手就把飞舞的蝴蝶刀接了过来,殷少狼忍不住道:“你这招到底什么时候教我?”

    赵天明笑道:“这招不是教的,是要你自己领悟的,你现在只是把刀当作刀,等你哪一天练到把刀不当刀的时候,这招自然就会了。”

    殷少狼问道:“不当刀当作什么?”

    “当作自己的手。”赵天明说完也学殷少狼的模样耍起了蝴蝶刀,在手上一圈一圈的转着玩。

    林启无语的看着他,心说:“现在要谈正事,还在这玩起来了,这家伙是不是故作高深,不就趁殷少狼不注意,把刀抢了过来的么。”想到这,也学赵天明刚刚的模样,一伸手把他手里的刀也接了过来。

    这一接不要紧,屋子里三个人,包括眯缝细眼的殷少狼都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一齐直勾勾的看着林启,半晌说不出话。

    林启一脸的莫明其妙:“干嘛啊?”

    赵天明怔怔的说道:“看不出来,你深藏不露啊。”

    林启还是莫明其妙:“什么深藏不露?什么乱七八糟的?”

    殷少狼小心翼翼的从林启手中接过他的蝴蝶刀,说道:“我六岁就练蝴蝶刀,到现在也十年了,都练不成师父刚刚那招空手夺刀,所以你千万别说你刚刚看了一眼就会了。”

    林启心想不用这么小提大作吧,问道:“真的假的?不就刀飞起来的时候一下接过来么,是不是啊赵天明?”回过身只觉眼前忽得一黑,赵天明手指几乎贴着瞳孔在林启眼前划了一下,林启终于忍不住了,叫道:“你们到底什么情况,还要不要说事了?”

    赵天明一边坐下,嘴里一边咕噜道:“奇怪,奇怪。”庞博这回坐在了赵天明身边,殷少狼把刀收好,说道:“你们聊吧,快晌午,我先做饭去了。”说着头一低出去了。

    这回轮到林启惊讶了,转头看他走路还是跟飘似的,回过头问道:“他还会这一手?”

    “是啊,味道还不错呢。”赵天明笑道。

    林启好奇,想见识一下殷少狼的“大作”,过去一看,其实就是一锅粥,一人蒸了两个白馒头,才知道赵天明又是在胡说八道开玩笑呢,但他是早就饿了,赵天明又从橱柜里摸了一瓶酱菜出来当作“弥补”,所以这一顿饭虽然简单,林启还是馋得咽了咽口水。

    赵天明站了起来,拿个壶给三人各倒了一碗水,“说吧,猎爪大人,还是要先酝酿一下词?”

    庞博瞪了一眼赵天明,又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把那一段早已尘埃落定的陈年旧事,一一道了出来。

    本来林启和赵天明只是想让他说说“狼牙”组织内部的一些运转流程和他们奉为教条一般的法律“狼牙意志”,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些许有用的信息或者漏洞,结果这个庞博本来不太擅长言辞,非要从头开始说起,而且一说起来,话匣子就关不住,一直追溯到左明志爷爷那辈,絮絮叨叨等到殷少狼把饭端上来,才大致说了个开头。

    四人用完了饭,殷少狼也在林启旁边坐了下来,一起听庞博说那冗长复杂的陈年往事,一直到这56号木屋里另外两人一个叫岳正豪的中国人和另一个叫八尾良太的日本人,两人跟着万刘通一起下工从矿里回来,庞博这厢才堪堪的说完了。

    庞博嘴巴本来笨,中间很多地方断断续续的也没说清楚,有些地方还老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林启和赵天明有时会打断了再细问一遍,结束后林启晚上又躺在床上回忆梳理了一遍,才能把整个“故事”前后连贯通畅起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