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六十三章 应天狼之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三章 应天狼之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七首脑之争,林启大概已经听出点道道来了:

    “狼眼”左明志,无疑是成立狼牙当之无愧的一把手,领袖人物

    李克苏绰号叫“将军”,顾名思义,应该是“狼牙”在非洲所有武装力量的一把手,光是一个手下库恩托中校这么能打仗就能看得出来

    九尾蛇钟义是左明志的亲娘舅,同时又曾是李克苏的部下,库恩托又说过他负责外界联络,应该是负责情报工作的,也可能是维系这七个人的重要纽带

    林学伟和猎爪庞博应该是左明志的铁杆粉丝,至于在“狼牙”里面干什么工作,还不得而知,听李克苏和应天狼两个人的对话,似乎林学伟在“狼牙”里的威望很高,高到连应天狼都忌惮,高到连李克苏都说他的位置没有人能顶替,赵天明说过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绰号的首领,意思是不是这个林学伟是七个首领中,唯一一个正常人?看其他六个首领的绰号,狼眼、九尾蛇、白羊什么的,活脱脱人与自然现实版

    “猎爪”庞博,应天狼说他是匹夫之勇,他又和左明志一起失踪,难道是左明志的保镖?

    “钢牙”应天狼,已经很明显了,负责“狼牙”内部的刑罚和外面人质的“考验”,差不多相当于学校里政教处主任的角色,好吧,这个职位确实很尴尬,难怪应天狼怨气很重的模样,他和左明志之间意见分歧最大,应该是他们内斗的导火索

    就是不知道那个“白羊”是何方神圣?

    梳理到这里,林启大致对“狼牙”最高层有个脉络了,要是赵天明在就好了,把这些告诉给他,结合他自己已有的信息,应该会有不小的帮助吧。

    “首领大人,你叫我?”似乎有人进来了。

    “厄,你来了?看一下吧,你的老熟人。”

    听那人说话的声音,林启心里暗暗叫苦:“还真是老熟人。”那进来的人正是严宁中尉,林启眼睛闭着看不到他,如果能看到,恐怕要笑出声来,严宁的耳朵被赵天明削掉之后,他自己找医生接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莫少其缝的,给他接成了一对夸张的招风耳,走路都在扇风,看起来着实滑稽。

    严宁似乎看到沙发上躺着的林启了,当时冷笑了一声,说:“哼,确实是老熟人。”

    “咳,将军。”应天狼清了清本来就浑浊的嗓子,“我们的工作就要开始了,你是否先上去直升机稍事等待。”

    林启立刻感觉沙发晃动了两下,紧接着李克苏说道:“好,大事为重,其他的事我们回头再议吧。”接着脚步声、门开、门关,李克苏和库恩托似乎离开了应天狼的办公室。

    “首领大人,”过了片刻,严宁请示应天狼,“这次,把他送进哪个房间?”

    “这取决于你,严宁中尉,明白我意思么?”应天狼嘶哑的嗓音淡淡的回答。

    “什么?我不明白?”林启心里喊道,“李克苏不是说这次考验会比上次更简单么,什么叫取决于严宁?”林启是真着急,除了赵天明,严宁现成的仇人,恐怕下一个就排到自己了,毕竟当时自己也拿着枪威胁他来着。

    “我明白,谢谢首领大人。”严宁的声音低沉而又阴险,果然不出林启所料。

    林启心里骂道:“什么我们也有我们的法律,什么狼牙意志,都是嘴上说说的,一点原则也没有。”

    “严宁,我一直看好你,我几次有意想把你推上猎爪的位置,但受到李克苏阻挠,他明显更倾向于他自己人,就是刚刚跟在他身边的那个黑鬼库恩托,李克苏现在多半时间呆在乌拉坎,估计就是为了培养他,不过好在其他几个首领不太同意,认为库恩托上位有悖于狼牙意志,所以近段时间你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乱麻快刀,当斩则斩,没什么可犹豫的。”

    林启愈加着急:“妈的,应天狼是在教严宁把自己当乱麻呢。”

    “是的,首领大人,我需要向您学习的还有很多。”

    “很好,尊重我的人,我必有回报,反之亦然,左明志犯得最大的错误,就是从来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在他眼中,我永远只是个毒贩,他以为我只是贪财,他以为一年一吨黄金就可以收买我,他从来没有意识到,我到底舍弃了什么才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跟着他一起打江山。”最后一句话应天狼一口气说将出来,越说越怒,双拳重重得捶在办公桌上,林启觉得整个办公室都抖了一下。

    “首领大人,左明志有眼无珠,落得这个下场也算是报应,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隐患,庞博还没有死,我担心他已经查到左明志的下落”

    “这个人有勇无谋,把他放到战场上让他去冲锋,确实是条好汉,查探消息?他没那个能耐,不然之前他就跟尖刀一起逃出去了,他能逃过我们的眼睛混到塔里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据我调查,他在下面和尖刀又有过接触了,不知道会不会对我们不利,我总觉得尖刀到这里来是有预谋的,他绝不是轻轻松松就会被我们外面几个三流士兵捉住的人,我见识过他的刀,快得像一道光。”

    严宁说完,接着办公室一阵沉默,只有应天狼粗重的呼吸声,林启闭着眼睛等了半晌,差点真得睡着,才又传来应天狼说话的声音:“白羊身边有四狼卫,应该问题不大,我等会再提醒他一下,让他注意尖刀,确保安全。”

    “瞧这意思,他们已经知道赵天明回来了?原来白羊也在这个塔里,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林启突然想到哈瓦纳跟他说过左明志的黄金铠甲,心想:“难道这个白羊就是专门看守这玩意儿的?”

    “你先去吧,”应天狼又说道,“我需要休息一下了。”顿了一下,应天狼嘶哑的嗓音又阴沉着说道:“殷少狼是我这一生唯一的污点,你们如果找到他,务必留下活口。”

    “我明白。”严宁答应一声,之后从外面带了几个人进来,林启感觉自己被放到一个大担架上,接着被人抬了起来,林启心想:“遭了,他们要抬我去考验室,应天狼把我交给严宁任凭他处置,这下惨了,真送去考验也就算了,这个严宁不会直接送我上西天吧?”

    林启胡思乱想着,被人抬着走了估摸着十多分钟,终于停了下来,放到了地上,之后各种嗓音此起彼伏,有“哐啷哐啷”的铁器摩擦声,有远近各异的脚步声,又过了几分钟,身边又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心里愈加紧张起来:“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这个莫少其,好人也不做到底,到底给我打得什么针,我这都醒了老半天了,怎么还是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很快,各种噪音开始减少,他们似乎开始收拾工具,林启以为他们要出去了,结果感觉自己又被抬了起来

    又开始移动

    林启以为自己要换地方,结果,很快又停了下来,接着“咣”的一声,林启听得真切,是门被关上了。

    “都走了?不对呀,怎么把我抬起来的人还没走门就关上了?”

    即刻,林启有种不好的预感:

    “又是挂在半空的笼子?”

    这种感觉是最恐怖的,明明自己的意识是清楚的,却不知道周遭到底有什么,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空间。

    这个时候最急迫的就是能睁眼看一下,哪怕知道自己身处狼窝,也在死前能有个心理准备,偏偏林启的眼睛无法睁开。

    不但眼睛无法睁开,全身任何一个部位都无法动弹,像是一个全身瘫痪的瞎子。

    林启开始不明白,如果莫少其是有意想给自己留一线生机,自己早该活蹦跳的站起来了,应天狼要求莫少其的麻醉时间大概控制在一个小时,而现在恐怕早就超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过了许久,林启终于开始感觉到光线,像从深眠中初醒一般,紧接着,手指的肌肉开始恢复活力,微微动了一下,接着是面部肌肉,林启意识到自己终于真得苏醒了,缓缓张开了眼睛,周围的景像很快由模糊转而清晰。

    林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还真是执着。”果然自己又被关进了一个铁笼内,上面一根铁索直连天花板。

    房间里的环境,跟一开始没什么区别,只是由之前的三个笼子关了三个人,现在只有一个笼子,关着林启一个人,白炽灯的光线,依然昏黄。

    不过这次的身体条件要稍微好一些,肚子上没有伤,晚饭也吃得饱饱的,林启想转一圈看看钥匙挂在什么地方,结果一动,笼子就开始倾斜,林启滚到了笼子一边,眼镜差点没摔飞出去。

    定了定神,林启扶好眼镜向上看去,才发现,这次悬挂笼子的锁链不像上一次,虽然都差不多粗,但上次是分为两截,上半截是一根,吊在房顶上,下半截分了四根,各挂住正方体笼子的四个顶角,而这一次是从上到下只有一根,焊在笼子上边的正中间处。

    林启骂了一声,这样的设计,比上次还要不稳,稍微动一下,笼子就会失去平衡,不过这还是次要的,林启以为这次笼子的门,还是跟上次一样设计在下方,结果仔细观察,连带确认了好几遍后,林启把严宁祖上三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次笼子的门没有设计在下面。

    没有黑锁,没有铰链,根本就没有门,这是一个四四方方,上下前后左右全部封死的铁笼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