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五十五章 分道扬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五章 分道扬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军正僵持着,库恩托悄悄跟手下嘀咕了两句,不多会,从士兵人群中钻出来一个黑人大个子,林启一看,心都凉了半截,这个大个子就是出卖他们的塔耶。

    塔耶一过来,就指着林启大声说:“我可以证明,在塞普隆斯饭店厨房,他和哈瓦纳有过深入的交谈,我可以很肯定,他和哈瓦纳关系一定不一般,他一定知道哈瓦纳藏在哪里。”

    林启心里忍不住暗骂:“说过几句话也能叫关系不一般,你这个叛徒,当时哈瓦纳一离开,你还第一个跳出来说谁敢透露哈瓦纳行踪绝不放过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伪君子。”

    阿萨尔立刻抓住这个把柄:“我想不用我再解释了吧,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是跟哈瓦纳交谈过,但这两个姑娘是无辜的,放了她们。”林启叫道,事到如今,只能保一个是一个了。

    伍迪看着林启,眼神透出一丝赞许,但转瞬即逝,他理解林启的意思,他也知道,这种时候还是务实一些的好,对阿萨尔喊道:“你听到了?虽然原则上你已经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但我也不计较那么多了,快把那两个姑娘放过来吧。”

    阿萨尔打了两声哈哈,说:“这是我的一点小私事,这个小姑娘可能跟我的侄子瑞内尔的死因有关,我想带回去调查一下。”

    林启心里连连叫苦,这才想起来,瑞内尔当时在路口设卡“拦路抢劫”时,库恩托也跟在他的身边,巴布提和保罗一起把瑞内尔绑架到车上的时候,星期五也在车上,难怪库恩托刚刚说星期五有些面熟,他认出星期五了。

    之后他们一起抓到了巴布提表姐,但却找不到巴布提和保罗的两个女儿,而且不知什么原因,保罗带着费朗科也失踪了,瑞内尔恼羞成怒,将巴布提表姐虐杀,想把保罗激出来,结果却被后来冲上来的林启当场乱枪打死了。

    “那也不对啊。”林启突然想到,“如果当时库恩托跟在瑞内尔身边,那他为什么只认出星期五,却没认出巴布提来,他可是亲自操刀把瑞内尔架上车的。”

    林启看向关卡另一边,巴布提正张头探脑、一脸焦急的看向这里,“不对,”林启心想,“库恩托记得我是记者,那一定也记得巴布提,在塞普隆镇的大街上碰到大游行时,巴布提和保罗还有我,一起跟他周旋了半天,他能放巴布提过去,说明当天晚上瑞内尔拦住巴布提的车时,库恩托一定不在现场,否则怎么会放走巴布提,那就是阿萨尔在瞎掰,随便找个理由想扣住小北和星期五做为人质。”

    “那刚刚库恩托怎么会莫明其妙说觉得星期五面熟的,唉,不管了。”想到这,林启大声说道:“这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怎么会跟你侄子的死有关,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她父母的尸体旁大哭,我们把她带回去,她还发了几天的高烧,我在想你能从这样一个小姑娘的嘴里问出什么东西出来?”

    “听到了没有,我的阿萨尔将军,你难道怀疑是她是凶手么?”伍迪也在一边打气。

    阿萨尔脸上满布阴霾,这时那个瘦削的中年人走过来又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阿萨尔瞪了林启和伍迪一眼,一句话没摞下,转身就上车去了。

    林启等人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那个瘦削中年人走过来挥了挥手,让人放了莫少北和星期五,对架住林启的两人说:“把他带走。”

    “什么?林大哥,你怎么办?”莫少北惊慌失措。

    林启心里也着实后悔的很:“早知道之前就把赵天明给我的号码先告诉她了,让她自己去联系赵天明的教官,哎。”怕事情再有变化,只得赶忙说道:“没事,小北,你照顾好星期五,在难民营等待救援,把我的情况告诉维和部队”还说着话,旁边的人就把他强行架走了。

    莫少北抱着星期五通过关卡,来到伍迪这边,伍迪急忙环着她的肩膀,把她接上了卡车,之后这两大队人马就此分道扬镳,莫少北和星期五扒着卡车后厢栏板,越行越远,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林启被阿萨尔的人带走了。

    到了乌干达境内,伍迪果然兑现了他的诺言,把那些难民带到了乌干达东南处的一个一万多人的小镇边去上,并且很负责任的跟每一个家庭进行了沟通,有能力自己寻找落脚点的人可以自行离开,去那个小镇寻找交通工具或者可以让他们生活下来的依靠。

    还真有不少难民在乌干达有亲戚投靠,他们都选择了自行离开,尼尔一家人也在此行的队伍里,他似乎已经有了办法,打算去那个镇上租辆小车,直奔首都机场,直接移民去英国了。

    剩下的难民,包括那些饭店的宾客们,还有亚尼、莫少北、星期五、巴布提、苏海星、费恩等人,伍迪带着他们一路北上,把他们送到纳基瓦莱难民营十公里的地方,他们随军带了医务兵和军用急救药品,这正是费恩需要的,他们给费恩重新处理了伤口,又给他们留了一辆卡车费恩还在昏迷中,实在走不了路。

    之后伍迪如约,带着他的人“消失”在了这里,就像他自己说的,要做得“就像他们没有来过一样”,亚尼则开着大卡车载着费恩和剩余的儿童们,带着“大部队”向纳基瓦莱难民营驶去,他们将会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真正维和部队的到来。

    再说阿萨尔的军队押着林启回到了塞普隆镇,把他关押了起来。

    过了大约七天,林启并没有遭遇到想象当中的严刑拷问,反而躺在囚室中的席梦思单人床上,舒适的睡着大觉。

    不可否认,刚被关进来的前两天,他还辗转难眠,但到了第三天,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横竖最多一个“死”字。

    只是命运还真是会捉弄人,林启好不容易从一个小笼子里逃出来,费尽周折,结果又被关进了这个大笼子,这人生,还真是一个接一个的笼子。

    但是看这牢房里面,席梦思软床、书桌台、单人沙发椅、茶杯、热水器,竟然还有**的卫生间,抽水马桶,干燥的浴巾、毛巾,淋浴间不断供应的热水,如果不是门口紧锁的铁门,倒像是个酒店的标准间。

    “如果不是没有自由,什么也干不了,到也是个不错的地方。”林启这样安慰自己。

    “咚咚咚”门外响起三声敲门声,这是每天定时送餐的信号,林启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并没有真得睡着,毕竟被关在这里好几天,睡觉是他唯一的娱乐活动了,现在的他开始有些厌倦了,好在还有一扇被铁杆焊死掉的小窗户,还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

    林启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去送餐口拿饭菜,昨天的时候,他试图跟送餐的人要求送份报纸过来看看,没办法,实在是太无聊了,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林启今天想再试一下。

    没成想,他刚走到门口,铁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外面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