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五十三章 哈瓦纳的选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三章 哈瓦纳的选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觉得这个伍迪上校话里话外,不太愿意带兵过来似的,而且说话有矛盾的地方,问道:“你说奥里弗准将认为维和部队不方便介入乌拉坎的内战,但你们不是打着维和部队的旗号来的么?”

    伍迪摊了摊手,说:“如果有人拿这一点做文章,奥里弗可以不承认啊,我们不论哪一点都跟维和部队不一样,连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维和部队的军服。”

    林启这时才刻意观察了一下,维和部队的士兵虽然都是各国自己的制式装备,但衣服上的标识都是统一的橄榄枝包围的世界投影国旗,而且头盔都是蓝色的,上面印有英文“n”,而这些人身上都没有这样的标识。

    “这个伍迪上校的气场是有多大?就这样也能把库恩托唬住?应该是那两辆空壳子装甲车的功劳吧,另外他说昨天突然收到求救信号,这个求救信号是谁发出去的?印象当中,当时好像苏海星用手机通过话,难道是她?”想到这,林启看了看苏海星,见她还是一脸关切的照顾着费恩,似乎对两人的对话一点也不关心。

    伍迪又说:“所以我想说的是,你,和那些国际人士,和那些难民,在到达乌干达之后,我会把你们临时安置在当地的难民营,随后我们就离开这里,我们要尽一切可能弄得我们好像没来过这里似的,所以我们不会跟维和部队做任何交接,平安把你们送到了乌干达,有能力的自己离开也行,没法离开的,呆在难民营,维和部队的人会很快过来安置你们,就这些,明白了么?”

    伍迪已经说得很清楚,虽然有些利害关系,林启心里留着个疙瘩,但他也无意在问,这个伍迪也不会说,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们要尽一切可能弄得我们好像没来过这里似的”,自然不会给林启留下什么讯息。

    林启点点头:“感谢你们能及时过来,哪怕再迟五分钟,可能结果总之,感谢你,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伍迪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躬着腰径直走到最里面靠着哈瓦纳坐下了。

    车子依然缓缓前行,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车子的行驶声和人的脚步声,重重合合,在静谧的夜里格外引人注意,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沉默的哈瓦纳突然说话了:“伍迪上校,我想,我是时候下车了。”

    这猝不及防一句话,不光伍迪上校,车内所有人都惊讶了,现在下车不是自杀么?

    哈瓦纳说:“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我曾经说过,即使是死,我也要死在乌拉坎的土地上,不会因为任何而改变,乌拉坎需要我,图努人需要我,安扬人也需要我,他们迷失太久了。”

    乌里克尔拉着哈瓦纳胳膊:“总统大人,我跟你一起走。”

    哈瓦纳笑着摇了摇头:“乌里克尔队长,你现在受了伤,等你到了乌干达,把伤养好后,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乌拉坎时刻需要像你这样能战斗的英雄。”

    乌里克尔坚定的说道:“即使是死,我也要追随总统大人,也不会因为任何而改变。”

    哈瓦纳拍着乌里克尔肩膀,激动得说不出话,良久,才说道:“好,我们一起走。”

    伍迪则明显表示不能理解:“总统阁下,我希望您能做出一个更睿智的选择,我们虽然离开了塞普隆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安全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我刚刚跟那个叫库恩托的指挥官说边境线有坦克装甲部队整装待发,这个牛皮他们两个小时内就会发现真假,我是说,快得话可能十五分钟就发现了,所以总统阁下,有可能您的敌人就在不远处等着您呢。”

    哈瓦纳说:“我明白,只是我更顾虑的,是我的人民,和我的国家,对不住伍迪上校,还有苏女士,”他突然又对苏海星说,“我恐怕无法答应你的要求了,请代我向唐纳德先生致歉。”

    “不必如此,总统先生,我早就说过,不论你做出任何选择,我们都会尊重,并给予最大的支持。”苏海星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来回答哈瓦纳,林启这时才开始觉得苏太太,可能并不只是苏太太那么简单了,还有那个伍迪上校,表面上是维和部队过来接我的,但很明显他更看重哈瓦纳,接我只是一个幌子。

    随后伍迪指示卡车停了下来,哈瓦纳和乌里克尔先后下了车,得知哈瓦纳的意图时,车外面所有的乌拉坎人都和原先车上的人一样的表情,当即就有人表示愿意追随哈瓦纳,随后群情激昂,纷纷表态,那种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场面,林启只在武侠里看到过,今天总算亲眼见识了一回。

    哈瓦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示老人和儿童还是应该跟着伍迪的队伍到乌干达去,特别是年幼的儿童以及他们父母,他说孩子是乌拉坎的未来,他们不应该在战争中成长,他们理应在和平的社会环境中享受天伦之乐,这也是真神的旨意。

    林启心想:“哈瓦纳用心良苦,这些人基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这话一说,让那些原本犹豫不决的人,顾念着家庭,就不会再一时义气用事了,可能哈瓦纳心里也做好留下来就是死路一条的准备了。”

    但到最后,还是有四、五百人铁了心的跟随他,他们多是失去了家庭的人,也不乏一些意志坚定的热血青年,把妻儿、父母安置好,就这样跟了哈瓦纳。

    连见闻广博的伍迪也被感动,把自己的武器给他们分发了一些,然后两队人就此分离,哈瓦纳带着乌里克尔和他四、五百个“铁杆粉丝”一路北上,隐入夜幕之中,这也是林启一生中最后一次见到哈瓦纳,还有他的“队友”乌里克尔,连声道别都没来得及说。

    伍迪不敢再耽搁,毕竟牛皮被阿萨尔捅破了不太好,为了节省时间和车上的空间,林启和亚尼,以及一些年轻的外国宾客把自己的位置留给了一些妇女和老人,他们自己也徒步在人群中,车子很快就启动,剩下的人立刻又出发了。

    现在还在步行的,除了伍迪的士兵们外,还剩下五百人不到,队伍从头排到尾,也有几十米长了,在人群中,林启终于看到了尼尔和巴提布,他们并没有跟哈瓦纳一起走,林启都可以理解,尼尔有妻子和三个孩子,巴布提有星期五,还有在肯尼亚的父母兄弟姐妹,他们都不是孑然一身,都有各自的家庭责任。

    林启穿过人群,走过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巴布提一看到林启,长长得舒了口气:“天哪,我尊贵的林先生,看到你实在太好了,星期五没有事吧?”

    林启立刻答道:“没关系,别担心巴布提兄弟,星期五和小北两个人在前面的车上呢,她们都很安全。”

    巴布提又是一阵长嘘,不停的拍着胸口,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也难怪,阿木格一家,现在仅存星期五一人了,要是再弄丢了,巴布提这辈子恐怕都无法面对自己了。

    一向健谈的尼尔此时却沉默了许多,林启以为他是心疼他的塞普隆斯饭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尼尔经理,你也别太难过了,中国人有句古话,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英语我不知道怎么翻译,大概意思是不要泄气,只要你有才华,即使今天变成穷光蛋,明天照样可以重头再来。”

    尼尔转头看了看林启,眨了眨眼,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说,天哪,我怎么可以变成穷光蛋?那饭店本来又不是我的,我只是在里面打工而已,我的老板先知先觉,早就在战争开始前离开乌拉坎,回英格兰了。”

    “那你刚刚在发什么愣?”林启被尼尔说的一脸尴尬。

    “我在想到了乌干达,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那想好了么?”

    “我在英国的老板已经为我们一家办好了移民手续,只是到了乌干达是难民的身份,要怎么去买机票,伤脑筋啊。”

    很显然林启和尼尔现在不在一个频道上面,沟通不了,但是林启心里还是对尼尔有着一丝钦佩的,毕竟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他都救了一千两百多个乌拉坎平民以及若干国际人士,仅这一点,他是个当之无愧的英雄。

    一行人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在他们以为要平安渡过这一段人生中最为刺激的冒险旅程时,身后传来连续的汽车鸣笛声、呼喝声,很快的,这一干人,被几十辆卡军团团围在中心,后面还跟上来大队步兵,密密麻麻的,从头望不到尾。

    纵然伍笛的精锐士兵立刻做好的战斗准备,但这实力悬殊之大,明显不是一个量级的,只可恨他两辆装甲车只能做做样子。

    从对方的头车上下来三个人,左边的是他们的老熟人库恩托,右边的中年人身材瘦削,肤色酱黑,头发乱糟糟的,一双黝黑精锐的眼睛,看起来不像非洲土著,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似乎像是军师之类的人物。

    中间的那个人,体型挺直高大,脸上的轮廓和皱纹像被刻刀修饰过一番,既刚烈又透着一股沧桑感,深黑的肤色,眼眶深陷,使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很深邃,右眼还透着淡淡的蓝光,像是镶着一颗蓝宝石的义眼。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绿色军装,徽章从胸口一直挂到腹部,从他走路的姿势都可以看得出来此人平时横行惯了,桀骜不驯的模样,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三人走到伍迪上校面前,中间那人眯着深邃的眼睛说:“我是阿萨尔。”(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