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十六章 仇恨的种子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仇恨的种子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把星期五从水里捞了上来,赶紧给她做心肺复苏抢救,星期五一连咳了好几口水,终于活了过来。

    林启看见她衣服上,到处都是还没有被湖水冲刷掉的斑斑血迹,心里急成一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星期五醒过来,不顾虚弱的身体和已经被泡软的小手,指着湖面说:“姐姐哥哥”

    林启立刻会意:“乌玛和弗朗科还在水里?”让莫少北照顾星期五,自己急忙拿着应急灯,沿着船帮四周寻找。

    林启心急如焚,这黑灯瞎火的,应急灯照射范围不远,而且维多利亚湖本身又极宽广,又不敢把船开得太快,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搜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乌玛,但是捞上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冰冷,死去很长时间了。

    看着乌玛的尸体,脸色已经开始发紫,林启愤怒到了极点,乌玛早上刚被做了割礼,连路都走不动,怎么能下水?到底是谁干的?

    莫少北安顿好星期五,出来一眼看到船板上的乌玛,当场吓哭了,两只手捂着嘴不住的抽泣。

    两人强忍着悲痛,用船上的油布把乌玛的尸体包裹好,赶紧再接着找弗朗科,林启一时间心里面懊恼、愤慨、自责,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可是搜索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哪里有弗朗科的影子,难道也遇难了?

    林启猛得摇头,弗朗科才十一岁,死也要见尸!

    此时,船已经往回驶了不少距离,离岸边已经很近,肉眼已经能看到巴布提表姐的家,此时竟然还有光线从那边传过来,隐隐约约的闪动。

    林启想到:孩子的本性,遇到危险肯定是往家里跑,难道弗朗科躲回家里去了?

    林启考虑了一下,还是不敢贸然行动,见船左侧有一大片芦苇,林启把小心的把船划了过去,隐藏在芦苇中,叮嘱莫少北不论发生任何事,千万不要开灯。

    莫少北颤声说道:“林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林启摇了摇头,说:“不行,星期五还在船上,需要人照顾的。”

    莫少北眼里噙着泪:“林大哥,你千万不要有事,一定要回来,我等你。”

    林启本来极易心软的人,见莫少北这么害怕,瑟瑟发抖的模样,对她说:“放心吧,我只是去找一下弗朗科,如果不是他,我马上就回来。”

    莫少北终于点了点头,林启怕自己又心软,马上来到船边,用防水的油布把47包裹严实,就地下水。

    非洲这里没有什么四季之分,只是在赤道上,白天紫外线很强,但还不像国内夏天那么热,尤其夜晚的时候,下水竟然还觉得有点冷,林启不敢把头探出水面,嘴里叨着星期五送给他的护身符那根芦苇杆,从水下一直潜到了保罗和巴布提表姐的木屋边,一路上不停的祈祷:“上天保佑佛祖玛利亚,屋子里的千万要是弗朗科。”

    待离岸边越近,林启渐渐听到一阵阵的嘈杂声,像是有人起哄,林启心说:“不妙。”赶紧找了一处偏僻易隐蔽的地点,甫一上岸,就看见屋子旁停着两辆军用卡车,原来刚刚从船上看到的光线,就是其中一辆卡军的大灯,不是屋子里发出来的。

    此时,正有二、三十个身着灰色迷彩服的军人,围成一圈站在车灯前,闹哄哄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其他地方时不时传过来几声枪响,东北边不远处的村庄已经是火光漫天。

    林启躲在一棵大树后,看到这一切,心想:“安扬人的**,不但已经打到了这里,看来又开始在屠村,难道巴布提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越境,就碰到了**军?”

    但林启此时无暇也没有能力再去顾及别的事情,心里只想赶快找到弗朗科,再问保罗、巴布提表姐和巴布提现在人在哪,情况怎么样。见这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便想转身先回去船上,等星期五醒过来,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启又看了一眼那一圈闹哄哄的人,有的人抽着烟狂笑,有的人举着手中的冲锋枪挥舞,时不时的还开两枪,透过那些人缝中间,竟然看到一个熟悉又恶心的身影,正是白天刚刚收了林启一万美金贿赂的胖中校瑞内尔。

    此时,瑞内尔肥猪一般的身体,正光着身子,骑在一个黑人女性身上,那黑人女性也被全身扒光,跪在地上痛苦的嗷叫。

    瑞内尔喘着粗气,在自己手下的围观下,在那女人身上发泄着一个禽兽最原始的**,嘴里还在哼哼的骂道:“贱人,叫得声音这么难听,你应该感到庆幸,我是所罗门大祭司、阿萨尔将军的亲侄子,平时女人都是主动贴上门的,我甚至都不用放下手里的烤肉,她们就迫不及待了,哪还要我这么费力气恩哼想不到一个臭渔夫,还能娶到这么性感的老婆,我不过是跟他要那么一点过路费,竟然就敢对我那么无礼,还死不悔改,什么安扬人?我看你们就是图努虫子,怎么样,后悔嫁给这个懦弱的男人吧?现在,我折磨着他的老婆,他却躲在暗处,现个身都不敢”

    说着,从旁边围观的一个手下接过一根皮鞭,“这就是你丈夫,这就是你丈夫,这就是你丈夫”每说一句,用力的在那女人背上狠狠的抽一鞭子,每抽一下,那女人就痛苦的嚎叫一下,几十鞭子以后,那女人的脑袋终于垂了下去,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林启实在看不下去,瑞内尔又揪起那女人的头发,大声叫了起来:“保罗,快出来啊,快看啊,你女人被我玩死啦,哈哈哈哈,保罗,别再躲啦,你还有一个男人的尊严吗?”

    林启吃了一惊:“保罗?渔夫?保罗阿木格?”林启不敢想象,瑞内尔身下的那个女人,是巴布提表姐?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巧合。”林启这样安慰着自己,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那群人靠近,想透过人缝确定一下,那真得只是一个巧合。

    待离那些人越近,林启终于看清那个女人的脸,那可怜的黑人女性,正是巴布提表姐。

    愤怒瞬间充满林启整个胸腔,脑子一热,就想拿起手里的枪,把那些人和那一身冒着猪油臭味的瑞内尔通通杀个干净。

    偏偏因为之前担心47进水,用油布裹得严严实实的,这一时半会儿怒火攻心,急躁之下,油布竟然撕不下来。

    这时,林启突然被手后一只手捂住着了口鼻,拖到另一个棵大树后,回头一看,差点就叫了出来:“巴布提?”那当口幸亏被也是满眼血丝的巴布提又捂住了嘴巴,才没被人发现。

    林启好不容易稍微冷静一些下来,把油布仔细的拆解开,心里盘算,47毕竟是老式步枪,后座力太大,这么多人除非近距离扫射才有希望,但离得太近肯定容易被人发现,离得太远,扫射不稳,一鼓作气杀不光,死得就是林启跟巴布提两人,得想个办法,把这群人分散。(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