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五章 逃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章 逃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手颤抖的扶了扶眼镜,想从那个疯子砸坏的地板洞里看出点什么来,可是屋子里昏暗灯光,只能稍微看出,那地板似乎是拼接粘合而成的,下面根本就是空无一物,没有承重,那个疯子一落到地上,即刻将地板砸坏,人便掉了下去。

    这下面,不是悬崖,也是万丈深渊。

    这房间,一定是建在某个峭壁边上,那扇门看来也是个山洞,强行安装了一个门在上面,难怪看来似乎有些奇怪,不伦不类的,不似正常的门方方正正的模样。

    林启来不及多想,赵天明已经拿着钥匙准备开锁了,林启惊道:“你干什么,你没看到那疯子掉下去了么,这地板下面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我刚刚说了两个疑问,第一个疑问,是为了提醒你,我也告诉了你答案,第二个疑问,”赵天明笑着指了指那个疯子掉下去的洞,“这家伙也为我们解答了。”

    “什么第一个,第二个疑问,那现在怎么办,你锁一开,笼子门就要打开,你也会跟那个疯子一样掉下去的啊。”

    赵天明狡黠一笑:“未必吧。”

    说完也不再跟林启解释,径直开脚下的锁,只听“咔”的一声,黑锁应声而开。

    赵天明又笑了笑:“你看我们三个人都拿对钥匙的机率有多低,说明上帝他老人家也不想让我们这么快得去见他啊。”

    林启气结:“这当口还有心思打趣。”

    赵天明比那疯子聪明谨慎的多,只见他站起来移到笼子一边,两只手抓着铁栏杆,一脚踩在正方体笼子底边的一个铁杆上,另一脚把铁锁蹬开,笼子的门便即刻垂了下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林启目瞪口开,只见赵天明身子一躬,两手一松,整个人垂直倒了下去,眼见要落到地上时,左手瞬间抓住笼子对面底边的铁杆,身子一荡,两只脚在木地板上轻轻踮了两下,划过一条弧线,便荡到房间的木门那,右手抓住门把,借着笼子荡回去的力道,把木门拉开了。

    整个过程跟体操运动员似的,干脆利落,两秒都不到,第二个来回时,身子一纵,便跳出了这个房间,转过身笑嘻嘻的看着尚在笼子里的林启:“你看,我说未必吧。”

    林启还是目瞪口呆,瞪着赵天明问道:“你是不是属猴子的?”

    “哈哈哈哈,你快开锁吧,跟我一样,站到笼子一边把锁踢开,就不会掉下去了。”

    “你开玩笑吧,锁开了,我也没你那个身手,荡不出去啊。”林启肚子上有伤,否则就算荡不出去,至少也可以两只手抓着笼子慢慢的踮过去,因为房间的木门离他的笼子并不太远。

    不过他看到赵天明并没有自己走掉,心里还是存着一丝感激,为刚刚的怀疑感到惭愧。

    赵天明说道:“我看这地板下面虽然没东西,但好歹还是承重个三、四十斤,你两只手抓着笼子,踩着地板慢慢走过来,能走多远走多远,最后一下往这边跳,我接住你。”

    林启看了下四周,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点点头,学着赵天明的模样,打开笼门,慢慢爬了下去,脚踩到地板的时候,掂量了一下,确实如赵天明说的,这地板下面虽然没东西,好歹拼接的工艺还算可以,还能稍微承点重,当下冲赵天明点点头,表示自己还可以。

    接着如赵天明所说,林启两手抓着上面铁笼的门杆,慢慢的朝门口走去,由于现在的姿势,虽然踩在地板上,但两条胳膊全部往上举着,整个身体大部份的重量还是在上半身,林启才走了两步,肚子上的伤口又迸裂开来,痛得差点没晕厥过去,两只手支持不住,松开来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往地上瘫了下去。

    地板立刻承受不住林启整个人的重量,“吱吱呀呀”的作响,林启瘫趴在地上,恢复了些意识,感到地板的松动,暗道一声:“大事不好。”这条小命便要交待在这里了,等了几秒钟,“吱吱”声却停了,林启并没掉下去,抬起头来,感觉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不要动。”赵天明一声喝,“千万不要动。”

    刚刚那疯子蹬开锁,人直接掉下去,冲击力大,受力面地板才承受不助,立刻断裂的,林启则是整个人趴在地板上,而且下来时已经小心翼翼的,对地板没有造成什么冲击,所以现在才侥幸没立刻落下去。

    不过林启明显感到身下的地板已经松动,就这么趴着也不是办法,迟早也是落下去的份,两只眼睛无助的看着赵天明。

    赵天明见地板已稍许稳定,轻轻说道:“慢慢的,轻轻的,爬过来。”

    绝望中,林启只得依言而行,整个人像蚯蚓一样在地板上,慢慢向前蠕动,他必须保证受力面的均匀,即使是这样,每蠕动一下,地板就“吱吱”的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向前移动了一米多,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所幸这房间本身并不大,而且林启这一边离门也最近,这一米多已经足够远了,赵天明把着门框,向前探出手,说:“来,抓住我的手。”

    林启已经有些虚脱了,吃力的抬起头来,伸出了右手,赵天明一把抓住,猛得往身后一拉,终于把林启拉了出来,立刻处理林启肚子上的伤口,手法极为娴熟。

    林启喘着重气,看着赵天明说:“你救我一命,我该怎么谢你。”

    赵天明说:“救你一命?我们之间委托才刚刚开始呢。”

    林启这才想起来还有这码子事,笑了笑,一口气探不上来,连咳了好几声。

    赵天明说道:“你还是少说话吧,你的伤口血看样子是止不住了,一定要上药缝起来才行。”说着把林启架了起来,“能撑得住吧?”

    林启点点头,想起来,他们这算是通过这个游戏了?那下一步怎么办,找谁去谈判?

    这里是一条长长的、弯弯曲曲的走道,林启看了看前面,又看看赵天明,很显然,没有第二条道可以走。

    赵天明驾着林启,两个人慢慢朝前走,好在这条走道虽然弯曲,还不算颠簸,偶尔也路过一些灰色的木门,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正在里面“做游戏”。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林启因为失血过多,感觉意识已经有些渐渐模糊了,恍惚中似乎坐了下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恭喜你们通过了考验,现在,你们是选择谈判还是申诉?”

    “谈判!”这是赵天明的声音。

    “很好,那现在,开出你们的条件,亮出你们的筹码吧。”(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