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星武狂潮 > 第0324章 庸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24章 庸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场众人宽慰了几句,倒是没人再提不让杜拉格去见“舒浩”了。

    正如他所言,换换心情也好。

    班铭并不知道人人惧怕的“出题狂魔”即将找上自己,不过,在杜拉格找上他之前,却有另外一个人先找上了他。

    “舒浩,有女同学找!”无论百年前还是现在,学生宿舍楼总会有一个大嗓门的宿管大妈。

    顿时有很多脑袋从阳台处冒了出来。

    班铭也是无语,有人找就又找人,干嘛一定要强调是女同学?

    他从阳台看下去,果然就看到了一个女孩。

    这女孩显然也正盯着这处阳台,见他冒头,顿时眼睛明亮。

    “这个女孩……”班铭动了下眉,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

    不久前他去铭雪静院参加考核的时候,铭雪静院中正好有人在“斗阵”,貌似是铭雪静院中最优秀的两个学生,而且他们抽中的题目,刚好也是杜拉格猜想之三。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夕曼陀。

    事后,班铭在网上查过,查出夕曼陀乃是夕萱的孙女。

    而此刻,夕曼陀的到来,让班铭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他们可是连面都没有正式见过,她怎么会主动找到第一军院来的?

    怀着疑问,班铭在很多人艳羡的目光注视下走出宿舍楼。

    不得不说,夕曼陀继承了祖上的优秀血脉,生得亭亭玉立,气质不俗,容貌和当年的夕萱有着几分相似。

    站到夕曼陀对面,班铭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她,故作不识地道:“请问你是?”

    “我叫夕曼陀,来自铭雪静院。”夕曼陀声音清淡,道:“可以找个地方和你聊几句吗?”

    班铭不无不可地点点头。

    随后,两人在许多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尾随下,在校园中寻了一片清净地。

    “有什么事你说吧。”班铭说道。

    夕曼陀转过身来,看向班铭的目光里带上了让班铭有些诧异的……侵略性。

    “我这次冒昧前来,是想问舒浩同学你有没有接到阵法协会的资格函?”夕曼陀眼睛一眨不眨地说道。

    班铭没想到夕曼陀一开口居然问起这事,不由蹙了下眉,道:“这和你有关吗?”

    “并无关系。”夕曼陀丝毫没有动怒,只是眼神变得有些战意浓浓,道:“但是,我很期待,能在考核之中和你一较高下。”

    “呃……我们以前没打过交道吧?”班铭疑惑道。

    “的确没有,但……我挑战你。”夕梦研忽然抬起手,指着班铭,一字一句地道:“从现在开始,你将成为我夕曼陀必定要超越过去的一座高峰!”

    班铭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笃定了他是阵法高手,但还是真心实意地道:“这样的话,你这一生恐怕都会很累。”

    饶是夕曼陀自认早已经将心性磨砺得沉稳,却也被班铭这句话呛得生怒,声音微冷道:“你的意思是,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超越你吗?”

    班铭笑着没有说话,不过意思再明显不过。

    夕曼陀的呼吸频率忍不住加快了些许,冷冷对班铭道:“好,那请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这句话。”

    说罢,她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莫名其妙变成某人的假想敌,班铭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刚刚那句话,的确是出自真心实意。

    为人生树立目标那是好事,能够成为促进其奋发向上的动力,但蛮横地给自己定下一个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班铭只想说,步子迈得太大,是会扯到蛋的……

    等夕曼陀走远,班铭才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告诉她,他已经拒绝了阵法协会的邀请,不会去参加考核,所以她想要一较高下的愿望多半是要落空了。

    算了,反正也不管他的事。

    班铭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丝毫没有挂在心上,然而有些事情显然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夕曼陀在铭雪静院也是名人,所以一些人很快就查出了她的身份来历,顿时引起了一番轰动。

    在很多人眼中,这无疑是上演了一出白富美倒追穷小子的经典戏码,心中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张超,得知这件事之后,红着眼睛抓住班铭的肩膀一阵逼问什么时候成为情场圣手的,就只是去铭雪静院参加一次考核而已,居然就把到了铭雪静院的校花学姐?

    不过,当他知道真相之后,又不无幸灾乐祸加同情万分地拍拍班铭的肩膀,虚情假意地安慰道:“自古以来因恨生爱的事情不少,兄弟你别丧气,将来还有机会的,争取在以后的互动中把好感度加上去。”

    班铭听到这话就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还好感度,你以为这是在玩恋爱攻略游戏呢是吧?

    说到恋爱游戏,班铭就不禁想起了杨雅人,这丫头以前可不就是看多了那些脑残肥皂剧,自顾自地把夕梦研定义成在男主角面前假装温柔善良的女二号?

    他心中不可压抑地生出浓浓思念之意。

    雅人,你现在在哪里?无论你在哪里,哪怕穷尽九天十地,我都要找到你!

    到时候,我们和梦研一道,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冒出这样念头的时候,班铭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无耻的,但这就是现状,无论夕梦研还是杨雅人,他一个都割舍不下。

    ……

    这一天,因为思念杨雅人而心情不太佳的班铭,再一次被人找了。

    而这一次,找上班铭的却不再是温柔可人的女孩儿,而是一个肌肉坚硬如铁的男子。

    “你就是舒浩?”见班铭从宿舍楼中走出,这名男子立刻声音平静地道。

    目光,仿佛夕曼陀一般,同样极具侵略性。

    男人和女人果然还是有差别的,同样是侵略性的目光,夕曼陀的目光让班铭觉得没什么,但被这个精壮男人盯着,他就浑身都觉得有点儿不自在了。

    “找我什么事?”感受到来者不善,班铭的语气也谈不上多好,他心里正烦着呢。

    而这名男子淡紫色的发色以及眉毛,显示其并不是太阳系血统,而是来自其他文明。

    事实上,整个银河星盟的组成十分复杂,由数十个类人文明组成,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不同星球的人生活在一个地域的情况。

    “我是武道系的欧传龙。”来这自曝身份,眼中有着灼烈如火的战意在涌动,道:“我听说,你是阵法系中隐藏着的武道高手,特来找你切磋一下。”

    欧传龙!

    班铭的神色微有异样。

    在第一军院,武道系的欧传龙可以说是鼎鼎大名,拥有外星血统的他嗜血好战,最喜找高手挑战,慢慢就有武疯子的怪称。

    虽然欧传龙才说了一句话,但班铭却从中品味出了一些东西。

    很显然,是有人告诉了欧传龙,说他是个武道高手,好战如狂的欧传龙这才会找上门来。

    转念想想,从回到这个世界以来,班铭其实还从未跟人正式交手过,唯一一次出手,应该就是两天前五百年校庆的时候,小小惩戒了一下武道系那个叫周柏禹的家伙。

    所以,显而易见了,欧传龙十有八九是受到周柏禹的唆使才来找他的。

    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输了“斗阵”的龙兴天有嫌疑。

    “没兴趣。”班铭直接拒绝道。

    说着,他淡淡看了欧传龙一眼,转身便回了宿舍楼。

    欧传龙的到来自然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见这一幕,很多人都暗自冷笑,欧传龙如果那么容易被打发,那他就不会被叫做武疯子了。

    这家伙一旦盯上了什么人,不管你同意还是拒绝,他都会逼迫对方与其大战一场,岂是一句“没兴趣”所能应付得了的?

    然而,让无数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欧传龙瞪着眼睛呆呆地看着班铭走回宿舍楼,身子不知为何竟然微微颤抖起来,最后,他大吼一声,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握紧双拳,狠狠轰中自己的太阳穴。

    顿时鲜血如柱般从欧传龙的口鼻中喷涌而出,流了一脸,使得他的面容看上去狰狞骇人。

    所有看热闹的人和他们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几乎怀疑武疯子难道真的疯了?

    就在很多人被这惊人一幕惊呆了的时候,进行了自我摧残的欧传龙陡然间身躯一震,身形化为一条游龙疾驰离去。

    这样没头没尾的情节发展,让很多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谁都不会知道,欧传龙之所以会做出这种自残举动,正是因为班铭转身前的那一眼。

    如今的班铭,已然是天境上品的修为,而他的精神修为更是不能以世俗的境界划分衡量,那一眼之中所蕴含的恐怖精神压迫,也只有欧传龙这个当事人能够切身体会。

    不过,欧传龙居然会不惜用自残的方式来摆脱精神压迫,倒是让班铭对他高看了几分,这个人骨子里的确是有不小疯劲。

    就是脑子笨了点。

    而班铭并不知道,自己那随意的一眼,给欧传龙留下极深的心理阴影。

    他是武疯子不是武傻子,他喜欢挑战高手,但却不愿意明知会死还要去找死。

    这舒浩明显就是决计不能招惹的那种人,隐藏得实在太深了,通常隐藏得这么深的人,都绝对是心狠手辣之辈,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不惜杀人灭口……欧传龙闲暇时看的网路上面都是这么写的,所以为了小命着想,还是避而远之比较好。

    然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欧传龙隔三差五就会找周柏禹“友情切磋”一下,揍得周柏禹哭爹喊娘的同时满心不能理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滴?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班铭过得很是平静。

    而在这个时候,网路和媒体上都开始有了阵祖要选拔记名弟子的新闻。

    事实上,这样的新闻,每五年就会重复一次,但每一次都会造成巨大轰动以及广泛议论。

    这就是阵祖舒雪的影响力。

    和前面多次一样,这一次的记名弟子选拔,也是针对整个宇内的。

    不分星域、不分种族,任何人只要足够优秀,都有可能得到资格函。

    一时间,一些确认已经收到了资格函的年轻人,顿时成为媒体追捧的目标,民众热议的对象。

    翻开他们的履历,很多人都不禁感叹,天才这种生物,果然不是和我等凡人生活在同一位面的。

    而在第一军院,很多人看班铭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古怪。

    因为直到现在,都没有听说班铭收到资格函。

    渐渐的,开始有流言在学校内传播。

    “听说了吗,舒浩现在都没收到资格函。”

    “哎?不会吧,他不是连铭雪静院的特殊考核都通过了吗,怎么都算得上是天才吧?”

    “听说,我只是说听说啊,有人说,舒浩上次和龙兴天‘斗阵’是靠作弊来赢的,通过铭雪静院考核同样是靠作弊。”

    “啊!不会吧!真的假的!”

    “所以很奇怪啊,以前舒浩那么默默无闻,怎么突然就变得厉害起来了。”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哦……”

    ……

    “什么,阵法协会调查出了舒浩是作弊,所以没给他发出资格函?”

    “是啊,大家都这么说,我估计不要多久,学校都会下达处罚措施了。”

    “这种事情,学校一向严格禁止,舒浩不会被开除吧?”

    “很有可能啊。”

    ……

    “唉,真没想到舒浩是这样的人,我原本还以为我们学校终于又出了一个人物呢。”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这世上没有永远不破的谎言,他被揭发出来是迟早的事。”

    “还是李晓雪慧眼识人啊,就算舒雪赢了‘斗阵’,也都没有跟他走得太近。”

    “那是自然,女神毕竟是女神。”

    ……

    第一军院的校园中,到处都在议论,流言也是在口口相传中越来越夸张。

    到最后,几乎人人都已经认定班铭作弊了的事实,就看学校会怎么处置了。

    “晓雪,他们在谈论你呢。”校园里的某处林**,三名女孩漫步而行,一名女孩对身旁的李晓雪说道。

    李晓雪依然是那么美丽,清幽淡雅,目光流转中有淡淡的让人自惭形秽的骄傲,她闻言,唇角淡淡一笑,轻叹道:“在这第一军院,多的是装腔作势之辈,我原本以为他会有所不同,却没想到……仍是那般庸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