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金本位 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金本位 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想看economics啊?这不就ing了吗!

    ………………………………………………………………

    对啊,自己去了美国经济学学会应该侃些什么呢?

    我们的袁大师接完这个电话就有些神思不属,草草地和三位大阿尔卡纳吃完了晚餐。

    送他们走了之后,这位新鲜出炉的经济学博士十分难得地把自己关进了书房,点起了心爱的古巴雪茄,想起了装逼的大事情。

    经济学之所以会成为二十世纪最煊赫的一门的显学,因为人类经济活动已经复杂到不得不靠专门的理论指导了。

    而二十世纪之所以这么乱糟糟的,因为经济学理论赶不上国际经济发展形势。

    其实这是人类文明的常态,人类终归是要摸着石头过河的,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具备后见之明的穿越者。

    在这一点上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有着重大的差别。

    自然科学被“想”出来以后只要拿起纸和笔演算一下行星的轨道,或者爬到高塔之上往下面扔一大一小两只铁球,或者捉一堆果蝇来配种玩。

    而人文科学“想”出来以后,一旦做起实验来,轻则让一个政治实体破产,重则让全世界变成一片尸山血海。

    从这个角度讲,袁燕倏这种熟读西方经济学史和世界历史的经济学硕士真的“灰常口怕”。要知道他读的历史是全人类以白骨为笔,以鲜血为墨写出来的。

    对他这样的穿越者来说,赚钱不赚钱的根本就是连case都算不上的小case。搞事不搞事才是他所要关心的大case。

    而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点,注意啦,这个时间点对经济学家来说十分关键。

    我们的袁大师要是早穿十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早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争夺西欧和中欧霸权的法德矛盾,争夺巴尔干半岛的俄奥矛盾,能不能维持欧洲均势的英徳矛盾,引发一战的三大矛盾不是靠单纯的经济手段就能消弭的。

    他纵有屠龙术也没法施展。当然啦,他一个赛里斯人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去管欧罗阿爸的事情,欧罗又不是真的他的阿爸。

    他要是晚穿十年,那就来不及阻止大萧条的爆发,到时候全世界各个主要国家都自顾不暇,只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罢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还是当然啦,他一个赛里斯人也只好硬着头皮想办法援共了。

    1921年就不一样了,还有将近七八年时间的他既有办法削弱大萧条的影响,也有办法加强大萧条的威力。

    达成前一个目标,会不会有二战也未可知。因为“我喜欢战争”的中二病患者毕竟是少数。

    达成后一个目标,会不会有二战也未可知。因为老欧洲说不定等不到二战就全部赤化了。

    回到之前的问题,袁燕倏要侃自然就要侃当前经济学界最为关注的问题。

    那么除了资社之争之外,还有什么问题能让他装个**呢?

    三个字,金本位!

    实际上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人类历史最深远的影响就是金本位制度的第一次崩溃。

    注意啦,这个“金本位”并不单单指一个国家的货币制度,这里指的是一个形成于1880年延续至1913年国际货币结算体系。

    这个时期资本主义列强英国、美国、德国、荷兰、一些北欧国家和拉丁货币联盟{由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和瑞士组成}全都实行最纯粹的金本位制度——金币本位制度,这就让国际贸易有了顺利进行的基础。

    金币本位制度就是以黄金作为唯一的准备金,只有黄金具有无限法偿能力。不管是中央银行还是私人银行发行的“银行券{真正意义上的钞票}”,包括白银、铜和其他金属或非金属辅币,都可以无限制地自由兑换黄金。

    在这个金本位制度的全盛时期,黄金是各国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资产。而英镑则是国际最主要的清算手段,黄金与英镑同时成为各国公认的国际储备。

    英镑之所以这么牛逼,是由于当时牛牛就是这么牛逼。于是形成一种以黄金和英镑为中心的国际金本位制,也有人称之为英镑汇兑本位制{sterlingexchangestandardsystem}。

    然后一战爆发了,各国包括日不落帝国停止银行券兑换黄金并禁止黄金输出。

    战争期间,各国实行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汇价波动剧烈,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已不复存在。于是金币本位制宣告结束。

    所以在一战之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没了国际货币结算体系,各国之间还怎么做生意呢?

    好吧,其实大家不能做生意还是一个小问题,不做那就不做了吧,正好可以按照重商主义的传统筑起非关税壁垒,从而保护各国的工农业。

    这就是为什么美利坚在1920年到1921年陷入了一场“小萧条”。

    不过失去黄金这个“货币之锚”之后,各国通货膨胀不可避免地愈演愈烈。这个问题就大了。通货膨胀可是会引发赤色革命的哦。

    各国货币通货膨胀又跟徳奥战争赔款这档子事情联系在了一起,这个问题不但大了而且更加复杂了。

    说了半天,说的就是1921年全世界经济学家们面对的两大现实问题:

    第一,重建金本位制度。

    第二,整理同盟国战争赔款。

    这两大问题还附带着一个小问题,既然不能打不过苏俄,那么索性就把苏俄再拖回资本主义国际体系算了。

    不管是米塞斯还是凯恩斯,欧洲一大票经济学家如今就在忙乎这几件事情呢。

    比起这几件事情,资社论战不过就是一场学术之争罢了。

    所以1922年有两场重要的经济会议,一场是春天在意大利举行的热那亚会议,另一场是秋天在瑞士举行的日内瓦会议。

    热那亚会议就是各国以承认苏俄为条件,压迫苏俄要承认沙俄之前欠下的外债。结果非常因吹斯听,毛子和汉斯在场外互相承认,互免外债,进入了苏德蜜月期。

    日内亚会议是各国央行共同举行重建金本位制度的会议,结果就是缓解了眼前的困局,种下了未来大萧条的种子。

    那么我们的袁大师有办法解决这几个问题吗?

    有啊,太有了啊,历史书上面都写着呢,而且还是一劳永逸的做法……

    “皮卡皮卡皮卡皮卡……”

    “大师球行了。别号丧了!我推动历史往‘正确方向’发展不就好了吗?”

    “宿主,你一定要正确啊,不正确的话,那本系统只好来一次真正的十万伏特了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