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二十章 老三篇 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章 老三篇 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百二十章老三篇二

    本章副标题:死了也要抄之《不畏风雨》

    ………………………………………………

    一看野村吉三郎和山本五十六懵逼的样子,我们的袁大师知道他们不认识服部平次这位年轻的名侦探。

    真是的,身为日本人都应该晓得“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的吗。不过起工藤新一,服部平次主要是负责搞笑的,这也是日本动漫使用关西腔的角色们的宿命……笑果担当。

    不得不说这两位太孤陋寡闻了,不但这次的关西名侦探,次的漩涡鸣人和旗木卡卡西也都不知道。

    幸亏有了袁燕倏,还有未来的“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想来不用太久日本人民能欣赏到“袁汁袁味”的《名侦探柯南》和《火影忍者》了啊。

    “好了咳咳咳……不说服部先生了咳咳咳……两位脱膜达鸡咳咳咳……你们怎么来了咳咳咳……”

    “阿诺……”见到他这副样子,野村吉三郎这心一定,自己方才撒的谎也不会被拆穿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鄙国的迪宫亲王殿下久仰袁君之大名,非常希望能和您这位大东亚之光见一面。恰好他七月份访问英吉利,我们前来是想问问袁君到时候可否拨冗赴伦敦一行。”

    “想不到咳咳咳……贵国的皇太子殿下咳咳咳……都知道了在下的名字咳咳咳……”

    袁大师当然不晓得人家这位职业外交官是在撒谎,他心里面还有点沾沾自喜的呢。

    连裕仁这龟孙……龟孙的乌龟爷爷自然是明治天皇了,都知道自己的名字,可见自己这八个多月没有白混呐。

    他本来想要到伦敦好好地和下一任天皇合(忽)作(悠)一把,如今瞌睡来了枕头,那可是……现在也不能答应啊。

    “哟西咳咳咳……可惜啊咳咳咳……”袁燕倏自失地摇了摇头,病歪歪却帅惨了的脸露出了一个自嘲的表情道“在下现在这个样子咳咳咳……恐怕是要辜负贵国亲王殿下的一番美意了咳咳咳……”

    听了这话,两个日本人不由得想到了大日本帝国历史的那些大帅哥们,如什么源义经、什么平敦盛、什么森兰丸……

    果然是自古阿黑颜……那个红蓝颜多薄命,大帅哥和大美女一样都是活不长的啊。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只好默然不语地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我们的袁大师自顾自地在纸写下了最后一笔,然后艰难地举起那张纸道:“我试着咳咳咳……写了一首日语咳咳咳……不算诗的诗吧咳咳咳……”

    “不畏风咳咳咳……不畏雨咳咳咳……”

    他念了两句实在是念不下去了,便向着八毛钱招招手道:“山本君咳咳咳……请帮我念完咳咳咳……”

    “嗨咦!”感觉自己眼睛酸酸的山本五十六走几步接过了那张纸,展开之后颤声念道:

    “不畏风,

    不畏雨,

    何惧严寒和酷暑,

    一副结实的身骨。

    无甚欲望,

    决不恼怒,

    恬静的笑容,

    在我脸永驻。

    味增、粗茶、淡饭,

    一日三餐亦觉足。

    遇到诸事不动情,

    静观细记不糊涂……”

    山本五十六佐那也是一位真-学霸,不是学霸的话根本不了江田岛,何况他的吊床号在很前面。所以他对于学还是有一定鉴赏力的。

    读到这里,他觉得这些朴实的字似乎蕴藏着一种深沉的力量。

    八毛钱不由得更加专注了几分,继续念道:

    “……野外松林之深处,

    有我栖身的小草屋。

    村东小儿可有恙,

    让我细心去照顾;

    村西大妈可疲倦,

    我来帮忙背稻谷;

    慰藉村南的弥留者,

    告诉他,不要害怕,且莫恐怖;

    劝解村北吵架的人儿,

    劝说他,多无聊呀,无需诉……”

    这下连一旁的野村吉三郎都感到这首诗的不凡之处,这个不凡是平凡。

    平凡的语句,平凡的场景,平凡的感受……这些平凡糅合到一处成了不凡!

    山本五十六已经读到了这首诗的结尾之处:

    “……干旱时我流下眼泪,

    冷夏时我坐立不安。

    大家喊我傻瓜,

    莫要为我担忧,

    不必为我赞颂。

    我……”

    “哼!哼!”念到最后,山本五十六不得不狠狠地抽了两次鼻子,这才念完了最后一句:“真想成为这样的人!”

    “两位,请你们帮我把这首‘非诗之诗’带给迪宫殿下咳咳咳……当我致歉的‘手纸’咳咳咳……那个‘手信’吧咳咳咳……”

    野村吉三郎不由得开口问道:“袁君,这首‘非诗之诗’叫什么名字?”

    袁燕倏奋力地支起身子看了看窗外交加的风雨,怅然若失地说道:“我取名为咳咳咳……《不畏风雨》!”

    在日本以外,这首《不畏风雨》,还有诗作者宫泽贤治都不是太有名气。可是在日本国内学界,这两者都是响当当的名字。

    这首诗乃是作者自称的“非诗之诗”,生前并未收入其诗集。他本人也有可能没有把它看作诗,但《不畏风雨》确是他在后世影响最广的作品。

    那么宫泽贤治是何许人也呢?

    日本人票选出来的“国民诗人”第四位。

    著名日本学评论家加藤周一,代表作是《日本学史序说》。他说,如果说诗人,晚近一百余年的日本也三个:宫泽贤治、原也、谷川俊太郎。

    而大诗人谷川俊太郎本人则评价道,伟大是一个非常重的词。宫泽贤治、原也都是非常好的诗人,其宫泽贤治最接近伟大。

    除了写诗之外,宫泽贤治是一位很成功的“童话作家”。因为他那部《银河铁道之夜》太有名了,在日本国内是家喻户晓,于是他成了童话作家。

    《银河铁道之夜》虽然说的是小孩子的事情,可是能不能算作童话那还真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好,因为这部“童话”的主题相当晦涩,哪有袁大师的《斗破苍穹》那般健康。

    不过毫不夸张地说,日本近现代很多艺术家都是读着宫泽贤治的童话长大的。

    宫崎骏对他很是推崇,吉卜力工作室曾做过一部《大提琴手高修》纪念贤治,宫崎骏在《千与千寻》那列水火车参考了《银河铁道之夜》描绘的场景。

    真要说起来,宫泽贤治确实是一位很具有“诗人范儿”的大诗人。

    首先,他怪僻到不被周围人理解。

    1896年出生在日本东北部岩手县宫泽贤治的明明是个养尊处优的富商之子,偏偏抛下一切跑到了穷乡僻壤,并以普通农民的身份开办农业技术讲习所,创办农民协会,亲自指导农民科学种田。

    然而在他短暂的有生之年,那超越常识的人生选择为亲友,乃至当地农民都难以理解,无人赞许,更谈不反响。

    其次,因为这样怪异的选择,所以他过得很惨……当然这是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他本人肯定是乐在其。

    一箪食,一瓢饮,不娶妻、不生子……这位诗人在一生之甚至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他死的早。

    因为生活条件太过恶劣,1933年37岁的宫泽贤治离开了人世。

    没错啦,他的死因也是肺结核。

    还是没错啦,他一死那立马红了。而他最火的一首诗便是《不畏风雨》。

    宫泽贤治确实是一个小日本,但是他绝对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大诗人。

    袁燕倏确实是一个抄袭者,但是他绝对是一位有底线的搬运工。

    所以一开始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不过他老人家转念一想,反正这位大诗人也不在意名利这种身外俗物,那么自己勉为其难地替宫泽贤治遭受一下名缰利锁的困扰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这也是在做好事呢。

    于是我们的袁大师非常愉快地装了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逼。

    野村吉三郎也感到眼角有些发酸,他郑重地鞠躬道:“袁君,我代表迪宫殿下向你表示感谢。那么你好好休息吧,我们过两天再来看你。”

    “是啊,袁君。请你务必要振作!我记得你们国人说吉人自有天相……”山本五十六这一次乃是发自内心地说道“我相信,像你这般的男子是不会轻易被病魔打倒的!”

    “哈哈哈咳咳咳……那我不和你们说‘九段坂见’了咳咳咳……”袁燕倏一边咳嗽一边笑道,“野村君,山本君,‘御身大切’咳咳咳……”

    他不愧是从大阪人那里学的日语,用的也是大名鼎鼎的“大阪第四师团”的切口……那个告别词。

    “御身大切”翻成便是“保重贵体”。

    “袁君,御身大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