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三篇 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三篇 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来自大阪的日语老师

    ………………………………………

    “老三篇,该词条为多义词。

    词条1:《老三篇》是由天魔传人写的三篇短文,即《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出自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屠龙者纲要》……

    词条2:“老三篇”指的是袁燕倏先生1921年在重病之中所作的三首诗,因为这是他最早的诗作,所以他本人自称为“老三篇”……”

    ——节选自《ScP百科:老三篇》

    “哥几个,你们还记不得记得那天晚上老袁跟我们说……”

    兴奋之下,骆普祥的嗓音难免高了几分,就让不远处的野村吉三郎听了一个真真切切。他心中一动,立马侧耳细听了起来。

    “吱呀……”

    然而就在这时,卧室房门从里面打开,从室内走出来了一位很像是道可托的老道可托。

    这位老专家就是上次袁大师住进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时候的主治医生。

    要知道人家一般是不出诊的。不过因为现在袁燕倏身份不同了,这位颇有点名气的全科医生亲自来这里给他诊断。

    看到医生出来,在场众人自然呼啦啦啦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对此早就经验丰富的医生脱下口罩,板着一张老脸,高声喝道:“安静,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大家伙乖乖地闭上了嘴。

    只听老医生问道:“你们当中谁是袁先生的家人?”

    众人面面相觑,发现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他的家人。

    最后还是约翰-麦考尔先生抬起手来道:“那个道可托,袁先生的家人都在中国。不过我是袁先生的律师!”

    “那好,你跟我进来吧……”老医生点点头,还不忘嘱咐道,“对了,别忘记带口罩。”

    “哐当!”

    他们两人消失在了门后……

    这次没过多久,两人再次走了出来。“皇帝陛下”阴沉着脸关上房门,让莲姐把医生送出门外。

    而他自己也脱下口罩,咳嗽了一声,向着众人沉痛地说道:“我们都是尼奥的朋友,所以我就实话实说了。医生告诉我,他的情况非常不妙,估计也就这几天了吧……”

    “呜呜呜……”

    人群中有人不由得小声抽泣了起来,这么一哭大家伙心里那是更不好受了。

    麦考尔也掏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然后还吸了吸鼻子道:“但是尼奥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他决定不向外界公布他的病情。我说了,我们都是尼奥的朋友,所以我们应该……不对,是必须满足他的愿望……”

    又有人问道:“那我们能不能见见他?”

    “抱歉……”私人律师叹了一口气,摊开双手道,“我想大家应该能理解,尼奥现在不方便见你们,而且他得的是烈性传染病。所以……”

    “但是我们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他,请问能不能和他说几句话。”

    山本五十六没有想到身边的前辈说出这种话,下意识地想阻拦道:“野村君……”

    “山本君……”而野村吉三郎却十分隐蔽地向他打了一个眼色,还微微摇头。

    作为一位优秀的职业外交官,未来的日本驻美大使能结交到很多异国好友,察言观色自然就是他的强项。

    自从公寓之后,野村大佐总觉得客厅中的气氛有些不对,某些客人们的神情和口气也有些不对,所以就起了亲眼见证袁燕倏病情的心思。

    “你们是……”麦考尔先生自然出言问道。

    “我们是日本国的外交官,也是袁先生的好友。我们此来是代表我国的皇太子殿下向袁先生发出邀请,希望能和他在伦敦进行会晤。”外交官么,谎话那是随口就来。

    “日本国的皇太子……”“皇帝陛下”这点常识总归有的,知道日本国有皇帝和皇太子。

    他点点头道:“那我和袁先生说一声,见不见你们都由他做主。”

    “多谢了!”两个霓虹金习惯性地来了个四十五度的鞠躬……

    “野村君咳咳咳……山本君咳咳咳……没想到你们来看我了咳咳咳……恕在下无礼咳咳咳……不能起身相迎咳咳咳……”

    看到软软地半靠在床上,正在奋笔疾书的袁大师,两位“海上男儿”就知道此人真的时日无多了。

    只见他的脸色正是那种“带一种苍白的甚至青灰色,几乎像死人一样的患肺结核的脸色”。

    只听他咳嗽起来那是撕心裂肺,好似要把自己的内脏给咳出来一样。而用来捂嘴的毛巾上也沁出了刺眼的猩红,这应该是咳出来的鲜血。

    不过比起他的身体状况,更让他们两个霓虹金惊讶的是……

    身体如此之差,不过这位赛里斯绅士还是用流利的日语致歉道:“不好意思咳咳咳……也不能请你们坐了咳咳咳……你们还是离我远一点吧咳咳咳……”

    两个霓虹金对视一眼,发觉对方的脸色都十分古怪。山本五十六忍不住问道:“袁君,你的口音……”

    “哈咳咳咳……”笑都笑不出来的袁大师脸上居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山本君咳咳咳……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日语老师咳咳咳……我还学得挺快的吧咳咳咳……”

    “两位,我这霓虹话口音还算纯正吧咳咳咳……”

    野村和山本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同时在心里面说,你的口音真是太特么纯正了啊,纯正的关西腔啊!

    口音这玩意真是非常因吹斯听。晓得诀窍的话,只要别人一张口就能知道此人的出身来历。

    比如说南北战争之前的南方富豪弟子们,因为他们从小是被黑人奶妈们带大的,所以难免带上了一点黑人口音。

    等到他们成年之后去北方甚至英国读书之后,就会想尽办法地改掉自己的口音,不然会被周围人嘲笑为“南方乡巴佬”。

    还比如,为什么这年头西方社会流行家庭教师呢。一部分原因就是中上层阶级的父母不想子女用下等人口音说话,可是自己又没有时间或者精力去纠正孩子的口音。

    于是他们特意为自己的孩子请来了口音纯正的家庭教师。

    再比如,赛里斯吴语方言的代表——沪语,那就更加因吹斯听了。

    上海开埠之前是松江方言的“老上海话”,后来叫做“本地话”。

    而在开埠之后的“新上海话”乃赛里斯近代史上独一无二地飞速进化的一种方言。这个进化的速度快到了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说的沪语都不大一样的,因此能从一个人口音判断出年龄。

    当然啦,那是只有当地人才能分辨出来的细微之处,后来尤其是建国之后的进化速度也没有这么快了……嗯,这个就等我们的袁大师回到大魔都再说吧。

    回到袁燕倏现在说的这口“纯正关西腔”日语,那也蛮“兴味”的。

    有人说关西腔是商人之语,关东腔是武士之语,所以前者要比后者听上去更加热情,也更加滑稽。

    其实日本关西主要包括大阪、京都、奈良等城市,而京都、奈良又曾经是日本古代的首都,因此该地区语言发展中仍然保留不少日本的古语以及口音。

    而关东的东京是在明治维新之后才作为日本的首都的,就像赛里斯的大魔都一样,在一个比较新的城市语言发展也比较快,关东腔中几乎不含有日本古语发音。

    这么一看再一听,关西腔的逼格就要比关东腔高多了呀,我们的袁大师理所当然地选关西而弃关东咯。

    “咳咳咳……”野村吉三郎差点笑场,不过在这种场合笑出来,那对于他这样的日本武士来说可谓是人生一大污点了。

    他捂住嘴用力地咳嗽了几下,还是忍不住问道:“袁君,请问你日语老师叫什么名字啊?”

    “野村君咳咳咳……他叫咳咳咳……”

    “服部平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