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圣杯 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圣杯 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亚细亚的来客们

    …………………………………

    “叮铃铃……”

    “这里是安良大厦,我是黄纪实……”

    “你找司徒龙头,他正在会客呢。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啊!真的吗?”大惊失色的安良堂军师连忙道,“那我马上通知他老人家!”

    此时在袁燕倏上次来过的会客室里面,司徒美堂确实在接见几位来自赛里斯的客人,也是他的广东同乡。

    “海山,北海还有民伟,想不到你们三兄弟全都来了……”

    “还有弟妹。”司徒美堂也没有忘记旁边的女客,招呼了一声便有些感慨地道,“你们这一路紧赶慢赶可真是辛苦了啊”

    这三位便是赛里斯电影史上和邵氏兄弟齐名的“黎氏三兄弟”。

    长兄黎海山抱拳欠身道:“大龙头相招,我们三兄弟自然不敢怠慢。何况还有能向当今世界电影第一人学习的机会,真的谈不上辛苦二字。我等反而要感谢大龙头您呢。”

    黎家兄弟的父亲是专门做中日贸易的富商,可是他的长子继承父业兴趣缺缺,却对戏剧情有独钟。这也“带坏”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于是黎家这一代全都成了电影工作者。

    排行第二的黎北海也兴致勃勃地道:“兄长说的对,要不是大龙头……还有那位袁先生,我们兄弟哪里有如此良机呢?”

    他是香港第一位男主角{1913年的《庄子试妻》},第一部故事片导演{1925年的《胭脂》},第一部有声片导演{1933年的《良心》}。

    他在1934年摄制了香港第一部完全有声电影《傻仔洞房》,开始了香港影业的有声片时代。

    然而这位开创了这么多“第一”的伟大电影人,却因为投身电影而倾家荡产。

    1934年摄制完成影片《薄幸》之后退出影坛,其后黎北海在香港靠经营小吃店谋生。

    1937年7月,他应他弟弟黎民伟之邀赴上海任“上海民新“经理。但是人走背运那真是没办法,仅过一个月的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小日本开始全面侵华。

    所以别说拍电影了,黎北海一家人在沪苦熬了整整11年。直到1948年他才移居广州,此时他的生活依旧艰辛,但爱国之心未减,抗美援朝时期,他上街义卖自制凉茶,将半年所得捐给国家。

    幸运的是,袁燕倏的出现改变了这位爱国电影人的命运。

    最小的那位弟弟有些急切地道:“敢问大龙头,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大卫-格里菲斯先生那里观摩?”

    黎氏三兄弟当中最有名的便是三弟黎民伟,他有着“香港电影之父”的美誉。那位“弟妹”便是他的妻子——黎严珊珊,赛里斯的第一位女电影演员。

    对了,他们两人有一个孙女,名叫黎姿。

    可惜啦,我们的袁大师估计是等不到他们的孙女儿了。

    他还是上海三大影业公司之中联华的创始人之一。他老人家拍的名作可多了,《小玩意》、《三个摩登女性》、《神女》、《渔光曲》等等。一代名伶阮玲玉就是他一手捧红的。

    除此之外,他还被称为“中国纪录片之父”。尤其是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他回内地拍摄了很多关于广东革命政府的军事活动纪录片,如《炮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铁拳无敌出巡广东东北江记》、《铁拳无敌北上》等纪录片。

    “哦,这件事情要问一下袁先生了。”司徒美堂开口解释道,“其实真正邀请你们的便是鸿渐了。他……”

    恰在此时,他就见到自己的军师大爷匆匆地走了进来。黄纪实向四位客人告了一声罪,凑到司徒大龙头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什么?!你说鸿渐他……”司徒美堂神情一变,“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他背着手紧皱眉头沉吟了一会道:“你们且坐,待我先去给鸿渐先生的好朋友打个电话……”

    “叮铃铃……”

    “摩西摩西,我是野村……”

    “嗨,币原公使,我明白了……”

    正身处驻纽约日本总领事馆中的野村吉三郎放下了手中的听筒,转头对一旁的山本五十六道:“山本君,币原公使通知我,迪宫亲王殿下已经从东京启程,估计七月份就会抵达伦敦了。”

    八毛钱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表情道:“扫噶,殿下此行想必是劝说英国人不要放弃同盟的吧。”

    日本皇族成员有名和号,这个号就是某宫,等他们成年之后会再被授予正式的宫号。比如后来那位著名的“皇族非国民”小时候叫做澄宫崇仁,长大就被封在了三笠宫,成了三笠宫崇仁亲王。

    野村口中的那位迪宫亲王殿下便是明治天皇的长孙,大正天皇和贞仁皇后的长子,当今大日本帝国皇太子,未来第一百二十四任天皇的裕仁了。

    而把驻华的陆军马鹿批的一钱不值,预言大日本帝国吃枣药丸,二战之后致力于真正的“中日亲善”的三笠宫亲王则是裕仁的四弟,还一直活到了2016年。

    三笠宫确实蛮因吹斯听的。1943年他化名若杉参谋,广泛考察从内蒙到宜昌的中国战场。

    隔年,考察完毕的他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的干部们做了一个讲话:名字叫做《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

    他在这个讲话中列举日本自甲午战争以后侵略中国的事实,揭露日本军人的残暴行为,说日本对中国是“无所不取,掠夺殆尽”,这样穿林北腿又怎么会不反抗。

    他特别指出赤色军队“男女关系极为严肃,强那个啥等于绝无仅有;对民众的军纪也特别严明,决非日本军队所能企及”,在这种情况下,赤共若不“猖獗”,那将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中的第一大奇迹了吧。

    他还说:“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赤共对阵的。”

    其实这位“皇族非国民”军事眼光蛮准的,要是抗日战争真的继续打下去,赤共说不定能一手把小日本推回四岛,一手把穿林北腿赶到宝岛。

    而这正是我们的袁大师那个“宏大计划”的阶段性目标之一,就是在二战结束之前至少让赤共在大陆上占据战略优势,成为三家之中最强的一方。

    再好一点的情况呢,穿林北腿也别从重庆回南京了,直接去河北……不对,是河内吧。

    最好的情况呢……不得不说,袁燕倏这就有点狂想,还有点圣母了。

    他觉得最好的情况是,先给广大的关东军基层士兵来一场诉苦教育,接着他们自发地干掉了中上层军官,然后在赤共和日共的各级政委带领之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对马海峡,最终把红旗插到二重桥上……如果二重桥还没被美利坚王师的炸弹给夷平的话。

    现在晓得了伐,袁大师真是个好人,还是个对待敌人都这么心慈手软的滥好人,关东军这个结局总比去西伯利亚接受铁人大叔的关爱强吧。

    所以说,不要被历史仇恨蒙蔽了双眼。对袁燕倏这位赛里斯人来说,小日本确实可恶,但是其中并非完全找不到可以合作的对象。

    当然啦,他老人家也不挑食,既然裕仁都自动跑到他的眼眉前了,那就想办法好好地合{忽}作{悠}一把吧。

    实际上这段历史并没有被袁大穿越者所改变,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裕仁也是在这个时间点来到英吉利,想要以皇太子之尊和英国人搞好关系,希望他们不要背弃英日同盟。

    不过不列颠还是插了小日本一刀,因此此行的结果让他和日本国上下非常失望,而他本人也因此对英米鬼畜有了芥蒂。

    “山本君,不如你也和我去一次伦敦吧,反正你马上就要从哈佛毕业了。井上君也在那里,我们正好再聚一聚。”

    听到野村吉三郎这个建议,山本五十六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和谢意。

    要知道目前在位的大正天皇自幼多病,曾患脑膜炎留下后遗症,40岁又患脑血栓,转为精神病。但是他是明治天皇唯一活到成年的儿子,这才当上了第一百二十三任天皇。

    大正常常在大庭广众之前做出一些可笑的举止。比如一次在观看军事演习时,他会突然跑下检阅台,打开士兵的背包乱翻一通。

    还有一次,当他出席国会开幕式的时候心血来潮,一边傻笑,一边把讲演稿卷成圆筒,放在眼睛上,对着外国使节们乱照一气。

    日本政界早就有了共识,就是等迪宫年长之后立即担任摄政王,让大正天皇安心养病。所以等裕仁这次从英国回去之后,就成为了二大王……那个二天皇。

    现在能巴结上这位亲王殿下,那对于山本五十六这样的中阶武官来说,今后在仕途上的好处大大滴有。

    “叮铃铃……”

    他正要点头答应,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野村吉三郎再次拿起了电话:“摩西摩西,我是野村……”

    “纳尼?!你再说一遍……”

    一脸吃惊的海军大佐缓缓地放下电话,向着另一位海军中佐吃吃地道:“山、山、山本君,袁、袁、袁桑他……”

    山本五十六急忙问道:“野村君,那个中国人怎么了?”

    野村吉三郎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心神道:“我得到消息,他患上了急性肺结核,而且还有其他并发症,情况十分不妙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