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圣杯 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圣杯 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博士论文答辩会的参加者们

    …………………………………………………

    “叮铃铃……”

    1921年4月29日,星期五上午。

    冬木市,冬木学院……不对,纽约市,纽约大学,副校长詹姆斯-布莱恩特-柯南特办公室。

    nYu的副校长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道:“我是詹姆斯,你是哪里……”

    他神情一肃,毕恭毕敬地道:“克拉克先生,很荣幸接到你的电话……”

    能让这位教育家态度这么恭敬,那么电话那头的“克拉克先生”自然就是约翰-贝茨-克拉克。

    还记得吗,这位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可是美利坚经济学界的泰山北斗。

    他其实出生在英国,后来跟着父母来到了美国,就读于马萨诸塞州的阿姆赫斯特学院。

    这个名字对一般赛里斯人来说可能有点陌生,不过这可是美利坚最好的文理学院或者称之为博雅学院之一。

    在全美文理学院的排名中,它仅次于美利坚最好的威廉姆斯学院。

    和唐宝坤女士读的nYu文理学院一样,这家学院也是妥妥的贵族学校。

    在二十一世纪,阿姆赫斯特学院本科的一学年学费要四十万到五十万软妹币……不拿个全额奖学金,穷逼肯定是念不起的。

    在美国读完本科之后,克拉克又跑到了德国进修经济学。师从历史学派代表人物——卡尔-克尼斯。

    此君在西方经济学史上也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的赛里斯,他老人家都是成人自考当中的考点之一。单就这点而言,就知道克尼斯大师有多重要了。

    所以说,混学术圈一定要有一个好的老师。

    也所以说,介绍经济学大师真的真的真的必须交代一下他们的师门。

    因吹斯听的是,在克拉克跟着克尼斯念研究班的1872年到1875年期间,奥地利学派三巨头中的欧根-冯-庞巴维克和弗里德里希-冯-维赛尔也来到了海德堡,成了克尼斯的学生。

    因此就经济学派来说,卡尔-克尼斯虽然归属于德国历史学派,但是他的理论对奥地利和美国边际主义学派也有深远影响。

    等到克拉克回到美国之后,他又对社会主义和**学说产生了兴趣。因此很奇妙的是,他是美国第一代**理论的专业研究者。

    不过他还是不能接受马叔的劳动价值论,稍后独立地提出了边际效用理论,于是就成了北美边际主义学派的先驱。

    这老家伙真的能被称为二十世纪初美国经济学界第一人,不然诺贝尔经济学奖以外最重要的美国经济学学会奖怎么会以他的名字命名呢?

    那么边际主义学派为什么能在二十世纪初的资本主义世界大行其道呢?

    因为这一派的学者把社会看做个人的总和,这和当时最流行的个人主义绝对是呼应的。

    哲学的重要性就在于此了,人文学科中的某个学派流行都迎合着当时社会总体思潮。

    说到我们的袁大师,他要是在1921年真的开创了“袁燕倏学派”,其实是讨不了什么好的。

    凯恩斯本人也要到十几年后的大萧条时期才提出了宏观经济学理论,那个时候大家发现个人无法对抗经济危机,于是他就火了。

    但是呢,再过几十年随着自由世界取得了冷战的胜利,个人主义和边际学派又枯木逢春了。

    袁燕倏可等不了十几年,那就将错就错地成了边际主义学派的一员干将,由此也得到了目前美国经济学界第一人的另眼相看。

    而袁大师也会接过克拉克大师的旗帜,把边际主义继续发扬光大。

    “克拉克先生,你也读了袁先生的……”

    “所以你要参加袁先生的博士论文答辩会?!当然可以!我们怎么会不同意呢。”

    惊喜交加的博南特副校长灵机一动,立马邀请道:“请问你是否有意愿成为这次答辩会的主席呢?……”

    “好的好的,这是我们nYu还有袁先生的荣幸。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我代他谢谢你的关照。那么到时候见。”

    “哐当”一声,副校长先生搁下了听筒,高兴地对着办公室内的欧文-亚当斯教授和尤里安-钱德勒教授说道:“先生们,你们也听到了吧。克拉克先生要亲自担任这次博士论文答辩会的主席!”

    这两位nYu经济学教授的脸上露出了夹杂着欢喜和遗憾的纠结表情,他们欢喜的是能教出袁大师这样受到美国经济学界瞩目的学生,遗憾的是他们两个就当不了答辩会主席了。

    其实他们三位在这里也正在讨论博士论文答辩会的事情。现在都四月底了,再过一个月这个学年就结束了,那么论文答辩会自然要在五月举行。

    不过以亚当斯教授和钱德勒教授的学术地位,那是完全没有办法和克拉克先生抗衡的。他们两位也只好异口同声地道:“那太好了……”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叮铃铃……”

    “我是柯南特,你是……”

    “欧文-费雪先生,你也有兴趣来参加袁先生的论文答辩会吗?”

    “哦,我为什么说也啊……是因为克拉克先生已经答应成为这次答辩会的主席了。”

    “那好那好,我们到时候通知你。”

    接到这位耶鲁大学教授的电话,柯南特副校长十分开森。其实欧文-费雪以后也会十分开森,因为他打了这个电话。

    我们的袁大师毕竟是一个好人,念别人好的好人。

    现在人家来帮他加持一下自己博士论文的含金量,那么他未来会拉这位数理经济学创始人一把,不会让费雪先生彻底破产。

    好吧,其实袁燕倏是考虑到经济学家们还有他的洛杉矶学派的名声。

    试想一下,要是一位知名经济学大师炒股失败连房租都付不起,这会让普罗大众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来着。

    在大萧条中欧文-费雪亏了将近1000万美金……没看错,1930年的1000万美金,连妻子、妹妹和其他亲属的储蓄都赔进去了。

    最后搞到耶鲁大学只好把他的房子买下来,再租给他住,以免被债主赶出去。

    “哐当”,副校长再次放下了听筒,正要转身告诉两位教授第二个好消息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第三次响起……

    “叮铃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