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家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家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有家住不得的袁大师

    ……………………………………………………

    我们的袁大师立马点头道:“克克,我这里确实太小了,还只有一间客房。这实在太委屈你了,要不……”

    “要不你住到我那去吧?”白富美接口道。

    他立马摇头道:“这可不行!要不你先回自己家吧!”

    老子要是住到你家,传出去那真的是在吃软饭了,这太有损自己光辉的大师形象了……

    其实我们的袁大师真的多虑了,在这条时间线上的后世网民……当然主要是那帮男性**丝网民会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绰号,“软饭王”。

    因为他后来回赛里斯之后树敌过多,他的敌人又怼不过他,只好“污蔑”他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对此非常生气的袁大师一时口无遮拦地说了一句“凭本事吃的软饭为什么不吃”……

    这句话实在太特么招人恨了,别说在当时,哪怕一百年后还有很多吃不到软饭的卢瑟对他是耿耿于怀。

    布鲁克斯女士嘟起小嘴道:“我不要,我要留在你这里。”

    袁燕倏开动脑筋想了一个辙道:“对了,克克。你三个孩子还不是在纽约上学吗,你也不回去看看他们?”

    “嗯……”带着三只拖油瓶的白富美咯咯一笑,意有所指地问道,“腻嗷,你想见见我可爱的孩子们?”

    真是的,老子要见他们干嘛?我又不准备当他们的鬼父……

    真是的,老子被后世那帮思想不健康滴淫给带淫了,是继父!

    “哈哈哈……”袁大师干笑几声,正要砌词推脱……

    “笃笃笃……笃笃笃……”

    就在此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袁燕倏听到莲姐去应了门,他刚刚站起身来想去看看是谁来了,就见到一帮子人争先恐后地冲进了客厅之中。

    “尼奥,你的小说呢?快点拿出来!”这是魔法师阁下,爱手艺大人。

    “尼奥,你是怎么认识爱因斯坦的?”这是皇帝陛下,约翰-麦考尔。

    “尼奥,我父亲的出版社要全包下!”这是皇后陛下,海伦-布朗。

    “尼奥,爱因斯坦真的是你的粉丝?”这是教皇冕下,路易斯-贝克。

    “尼奥,我要专访啊专访啊专访啊!”这是女祭司阁下,艾玛-普利策。

    “尼奥,你这个家伙居然不先给我看而是给那个犹太佬?!”口气最冲的自然是高塔阁下,尼古拉-特斯拉。

    “伙计们,我说……”

    愚者大人还想给自己这班伙计们介绍一下自己新结识的好朋友,可是这些ScP基金会的大阿尔卡纳们一点素质都没有,把娇小的布鲁克斯女士挤到了圈外,围着他问个不停。

    “SILence!”最后他只好大喝一声,“全都给我闭嘴!”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他一指教皇冕下道,“路易,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他确实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他的小伙伴们,所以搞不懂这些家伙为什么跟着自己上门来了。

    路易斯-贝克闻言一愣道:“尼奥,你不知道?这几天我们nYPR广播电台里面可都是你的消息,你什么时候从普林斯顿出发,什么时候过了哈德逊河,什么时候进入曼哈顿,什么时候到家都有广播的啊!”

    “啊?!”袁燕倏闻听此言真的愣住了,脱口问道,“你们跟踪我干嘛?”

    教皇冕下解释道:“尼奥,不是我们要跟踪你。而是有热心听众看到你之后就打电话给我们了啊。”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关注我?”袁大师听了那是更糊涂了。

    “为什么?”众人闻听此言,面面相觑了一会然后一起放声大笑,“哈哈哈……”

    还是最厚道的贝克先生开口解惑道:“尼奥,因为你是爱因斯坦最为推崇的当代作家啊!”

    灰骑士大人说到底是一位穿越者,和这个时代始终隔着一层,因此他完全低估了大魔导师在当时的……不是影响力而是流行度。

    在科学史上真的没有比牛顿和爱因斯坦更牛的人物,而在他们的时代也没有比他们更为流行的明星了。

    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皮卡皮卡!”

    要知道,牛顿和爱因斯坦为什么如此空前绝后,不仅在于他们真的很牛,更是大环境所促成的。

    首先是天和,这两位都身处乱世。

    牛顿出生的1643年正是三十年战争打得最难分难解的时候,其实从欧洲人的角度说起来,三十年战争可以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牛顿和三十年战争一样,都代表着欧洲近代史的开端。

    爱因斯坦不用多说了,他生活的年代横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是欧洲,整个世界都乱糟糟。

    和春秋战国一样,多国混战产生了对经验类思想认知的巨大需求,需求刺激经验类认知模式的产生,相应人物也会在历史舞台登场,其中必有最顶级大师出现。

    其次是地利,他们都身处当时的全世界学术中心。

    牛顿能战胜莱布尼茨成为微积分的第一人,是因为十七世纪的英吉利比同时代的德意志牛逼得多……那时候还没有德意志呢。

    而二十世纪初的德国科学界那真是群星璀璨。爱因斯坦的老师、同学甚至第一任老婆那都是物理学和数学方面的牛人。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人和,他们所处时代的认知水平恰好达到了出现划时代新思想的临界状态,

    牛顿之前已经有多位学者自称证明了行星椭圆轨道,之前的伽利略更是早就推导出了运动和重力的关系式。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之前也早就有洛伦茨变化。

    这两位天才提出的理论是先进的,但是没有先进到没人能理解,或者和当时主流思想格格不入。

    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是不可复制的,这也是为什么爱因斯坦之后就没有出过地位接近他的大科学家。

    而袁燕倏来自一个“娱乐至死”的网络时代,上头条的新闻往往是娱乐明星那点破事儿。

    姓薛的小明星和前女友撕逼经久不息,姓王的大明星老婆和经纪人出轨全民皆知,正当红的两位巨星恋爱能整垮服务器……明星们那点破事甚至能惊动党中央!

    别说普罗大众了,就说自认为逼格很高的小知识分子们,他们能对今年的奥斯卡各个奖项津津乐道,可是完全不知道这个年度的诺贝尔奖……除了文学和和平奖项之外的得主是谁。

    1921年那就不一样了,全世界认识爱因斯坦要比认识丽莲-吉许和大卫格里菲斯的知识分子多了至少一个数量级。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就是这个时代的超级天皇巨星和知识分子偶像。

    而我们的袁大师一夜之间就成了超级天皇巨星和知识分子偶像推崇的大文学家。

    在此之前,美利坚的文学评论家们还能因为他是个“眯眯眼”而鄙视他,因为他写的大部分都是通俗小说而无视他,因为他还没有写出真正纯文学名著而轻视他。

    在此之后,如果还有文学评论家要批判他的作品,那就得掂量掂量自己和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间的距离……其实真要掂量的话,肯定用光年来算的。

    “你们一个一个地说!”袁燕倏指点着那些大阿尔卡纳们道。

    爱手艺大人道:“尼奥,《ScP》杂志社的电话都快打爆了,读者们都在问你的作品什么时候刊登?我觉得不如就发个增刊吧……”

    他的私人律师道:“尼奥,先别发在杂志上!你知道这几天有多少出版经纪人找我吗?都上三位数了啊……”

    私人律师正在追求的小美女道:“尼奥,别听他的。我的父亲说了,你的作品他全包了,你就开个价吧……”

    他的第一个贵人道:“尼奥,你很久没来我家做客了,我爷爷和我叔叔都很想念你。对了,你什么时候上我们的广播电台做专访?我看就明天一早吧……”

    和第一个贵人关系始终有点不清不楚的女记者道:“尼奥,你在上广播电台之前必须接受我的专访!我看就现在吧……”

    最干脆的还是很久没露面,应该是有钱了之后又开始鼓捣“无线的电传输”的大发明家,他直接伸出手道:“给我!”

    “嗨,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心头暗爽无比的袁燕倏终于摆出了“大师范儿”,向着圈子外的女秘书挥手道,“爱思,过来。给我排个日程表……”

    “叮铃铃……”

    就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恰好就在电话旁边的袁大师顺手拿起电话,听筒里面就传来了惶急的声音:“袁先生!不好了!!太多了!!!”

    “我哪里不好了?还有什么太多了?对了,你是哪里啊?”袁大师很不高兴地问道。

    “袁先生,我是你的门房。不如你自己看看楼下马路吧……”

    袁燕倏放下听筒,走到窗前往下一瞧……

    他倒吸一口冷气,几十辆车几百号人把自家公寓门前这条马路堵得是严严实实!

    其实吧,除了低估大魔导师的流行度之外,灰骑士大人还低估了自己在纽约的影响力。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大城市居民往往都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城市越大市民的优越感也越强。说穿了,这种优越感其实就是对自己居住城市的认同感。

    实际上这是人性使然,没有什么好说的,放大到地域歧视更是无谓,谁不爱自己的家乡呢?

    有了这种认同感的市民们对自己城市的特产、风俗、成就、历史和名人都会感到与有荣焉。

    而neo-Yuan在纽约人的眼里,是一位彻头彻尾的纽约客。他们都忘记了他还不是一位美国公民,甚至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他是一个黄种人。

    nY的nY,这个外号不是说说而已。

    现在这位纽约客成了“公认”的大文学家,认识他的人自然要来打个招呼,不认识他的又想认识他的还自认为有资格认识他的人……不请自来。于是就有了当下这个热闹的场面。

    “这里不能住了!”袁燕倏当机立断地向着众人道,“兄弟们……那个伙计们,你们去前门帮我挡住,我先从后门撤了。”

    “尼奥,那你准备住哪儿呐?”众人十分整齐地问道。

    是啊,酒店估计是不能住的,这万一要是有个把热心人打个电话,自己的行踪又暴露了。

    所以,也只能住到这些伙计们的家里去了。要不就去贝克家里小住一段时间吧……

    有人也当机立断地道:“去我家!”

    众人定睛一看,说话之人是一位穿着华丽、打扮入时、还有点眼熟的娇美少-妇,所以大家又把视线转到了袁大师的身上。

    男性的视线之中是羡慕嫉妒恨,女性的视线之中是鄙视还有……不甘,当然每个人成分配比略有不同。

    哪怕是有16点的体质,我们的袁大师闻听此言心头都是一颤,这要是去了这个女儿的家里,那自己这位唐三藏岂不是入了盘丝洞?

    他正要义正言辞地拒绝,就听路易斯-贝克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布鲁克斯女士?”

    “是啊,贝克先生。”克克大大方方地道,“我可是刚才就认出你了啊。”

    教皇冕下转过头道:“尼奥,布鲁克斯女士家也在第五大道离我家不远,你去了正好。”

    “路易,其实……”袁燕倏自然是不愿意的啦。

    但是他话说了一半就被布鲁克斯女士打断了:“贝克先生说得太对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兴高采烈的蜘蛛精拖着一步一回头的唐三藏就向着门外走去。

    走出家门的袁大师不由得在心里吟了一句诗:“天生一个仙人洞……”

    “皮……”

    “大师球,你先别皮卡了,让我念完吗。”

    “宿主,下半句就不要抄袭他老人家的诗词了啊。”

    “大师球,我是那种没有创意只会抄袭的人吗?你听好了,下半句就是……暗里教君骨髓枯!”

    “……”

    “大师球,你不说话是不是因为被我的才华给HoLD住了?吼吼吼……”

    “嘀嘀嘀,宿主S值上升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