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审判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审判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埋葬旧世界,迎接新世界

    ………………………………………………

    “对了。阿尔伯特,还有一件事情……”

    恰在此时,我们的袁大师耳中传来了大师球的声音:

    “铛铛铛,恭喜宿主成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心灵导师。获得‘卡牌:爱因斯坦的友善’。卡牌效果:变化系三环法术-气化形体。卡牌冷却期:三个月。”

    “使用这张卡牌,能让受术者和他所有的装备变成透明缥缈的雾气。”

    “在法术持续期间内,他可以带着所有装备或手持的物品穿过小孔或狭窄的口子,甚至是一条裂缝。该生物会受到风的影响,同时他也不能进入水或其他液体中。”

    “请注意,由于本位面是无魔世界,气化形体之后的只能以步行的速度贴地飞行。此法术时效也仅为三十秒。”

    他心头一定,有了这个法术,那么接下来成功的希望至少大了一倍。

    “哒!”

    灰骑士大人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大魔导师的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张卡牌。

    爱因斯坦下意识地伸手一接,就拿住了那张貌似是羊皮纸制成的卡牌。

    “这是……”又一次见证了奇迹的他疑惑地看向了那位神秘的ScP基金会北美分会代理会长。

    袁燕倏微微一笑,指指那张卡牌道:“阿尔伯特,你自己看吧。”

    大科学家定睛一看,这是一张极为精美也极为古老的羊皮纸卡牌。

    这张卡牌的上半部分居然是自己上半身像。他长着一对红色的翅膀,悬浮在白云之上,正在拉着一把小提琴。而卡牌的下半部分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无数半淹没在泥沼中不穿衣服的小人们向着云上的自己伸出了双手,似乎在乞求自己的拯救。

    “我的朋友,这是审判!”他耳中传来了充满诱惑之意的深沉男声,“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作为领路人的愚者,请问你愿意加入我们ScP基金会吗?”

    “笔者在前文说过20号审判牌拥有者的身份至今仍无定论,关键是这张卡牌也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

    因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历史上有过这位审判阁下。

    有种说法,ScP基金会的审判者是纳粹党卫队队长、党卫队帝国长官、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首脑、警察总监、内政部长的海因里希-鲁伊特伯德-希姆莱。

    因为他是对犹太人、吉普赛人、同性恋者、共产党人、共济会成员、异议分子进行大屠杀的侩子手。他还是纳粹德国对苏联的东方总计划的倡导者和鼓动者。

    所谓东方总计划(德语:Generalplan ost)是纳粹德国制作的一份计划,主要内容是围绕波兰战役和苏德战争之后如何处置占领地区。、

    具体内容是将波兰及俄罗斯的3000至5000万斯拉夫人强制迁移至西伯利亚等地。同时通过消灭犹太人和战争、饥荒等方式减少斯拉夫人的人口。而因人口减少所产生的空地则由德国人移民所补充。

    从塔罗牌的角度来讲,他就是吹响了末日号角审判者。也有人因此判断他就是大阿尔卡纳中的死神。

    但是笔者对此不敢苟同。希姆莱最多就是ScP基金会外围的小阿尔卡纳,不可能是其核心成员。

    因为根据最近在阿根廷发现的那批纳粹绝密档案,ScP基金会的两位大阿尔卡纳,正义——尤里安-钱德勒和命运——艾纽卡-萝歇尔都极力反对大屠杀和东方总计划。

    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两位不但是袁燕倏先生的密友和"qing ren",而且某种程度上是他的代言人和传声筒。那么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他们背后的愚者大人肯定也反对这种丧心病狂的大屠杀。

    既然如此,希姆莱就不应该是ScP基金会的审判,不然他会遵循愚者的指示。

    有一点必须指出,ScP基金会反对大屠杀计划,并不是出于人道主义而是出于功利主义,更确切地说,历史证明他们向希特勒提供的建议是正确的。

    笔者研究了阿根廷的那批档案发现,命运女士曾经数次劝谏希特勒把欧洲的犹太人流放到中东。她还成了犹太复国主义者和纳粹沟通的桥梁。

    在她的建议之下,希特勒确实把一百万以上的犹太人驱离出了欧洲。并且还因此获得了全世界犹太富豪们的高达几十亿美金的经济援助。

    所以在二战进行期间甚至在战后,很多人认为纳粹实际上是犹太人的傀儡,至少也是合作者。在某些国家,比如我们美国,反犹主义情绪甚至比战争前还要强烈。

    当时美国人民普遍反对罗斯福政府介入欧洲战场,一部分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正义阁下自始至终都极力反对东方总计划,称其为“逆潮流而动的愚蠢计划”。

    而且他认为毫无分别地屠杀斯拉夫人和苏联红军战俘这对于战争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激起当地民众的反抗。要知道那些民众原本是能成为纳粹的先锋军和带路党的。

    虽然当时纳粹高层充斥着死硬的种族主义者,但是作为纳粹党早期重要支持者,他的意见还是得到了一些尊重。

    东部的某些德国占领区确实实行了一些比较怀柔的政策。在东线战场对于红军战俘甚至其中的共产党员也不是不加甄别地虐待和屠杀。

    事后看来,这些占领区的治安确实要比其他地区好,而那些红军战俘组成的军队战斗力也并不差。

    不幸或者说幸运的是,因为经济和资源方面的考虑,纳粹最终还是执行了东方总计划。。

    除了希姆莱之外,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袁先生故乡的某位人物。

    不过历史上此人和愚者在四十年代之前并无太大交集,可能性相当之小。

    那么审判到底会是谁呢?

    让我们先看看塔罗牌当中倒数第二张牌——Judgement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寓意。

    由于基督教的影响,审判牌上的那位号角天使被认为是出自《启示录》,他将战争、饥荒、瘟疫和死亡这四位天启骑士带给接受最终审判的人类,届时天地失调,日月变色,随后就是世界毁灭。

    这个审判就是末日审判。

    其实不然,就塔罗牌本意来说,审判牌上的那位天使实际上是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使者——赫尔墨斯,罗马名字是墨丘利。

    在十二主神之中,赫尔墨斯这个宙斯与迈亚的儿子具有最为多种多样的神职:信使、畜牧、商业、偷窃、交通、旅行、雄辩、姬女、体育与运动等等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他是科学和音乐之神,发明了字母、天文学和数学。在音乐方面,除弦琴外他还制造了短笛。

    而在塔罗牌上他是亡灵接引者。希腊神话中,人们死后由引导之神赫尔墨斯将他们接到冥界。

    那么在袁先生的朋友圈之中,谁最符合赫尔墨斯的这个形象呢?

    首先,作为众神使者,他或者她肯定给人类带来了来自“天界”的消息。

    其次,此人应该在商业、体育、科学和音乐这几方面有着极为杰出的成就。

    最后,此人必定和死亡或者新生脱不开关系。

    笔者行文至此,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袁燕倏先生一位知名好友,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众所周知,他们两位是极为要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知己也不为过。

    早在1921年,他们就在华盛顿结识。虽然当时袁燕倏先生只不过是刚刚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但是爱因斯坦就成为了他忠实的读者,并且称袁先生为“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作家”,还亲自把他的作品翻译成了德文。

    这只是他们友谊的开始。1922年底,爱因斯坦接受袁先生的邀请,在中国举办了数场相对论讲座,袁先生亲自当他的翻译。这在当时的中国可谓是文化界的一大盛事。

    1927年,袁燕倏先生作为特别嘉宾参加了11月在布鲁塞尔举办的索维尔物理讨论会,还出现在了那张着名的合照之上。

    1930年,爱因斯坦再次访问美国,这次他去的是西海岸,主要是在加州理工学院(cIt)演讲。而此时袁先生已经半定居在了洛杉矶。爱因斯坦还参加了“袁氏庄园”的落成仪式。

    1930年到1932年,爱因斯坦一直呆在美国,而相当长的时间都居住在“袁氏庄园”里面的一栋别墅里面,袁先生还特意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相对楼”。

    1932年,爱因斯坦夫妇回到柏林,但是没过几个月就因为反对纳粹的政策而遭到****。同年12月,他们夫妇离开了德国,终其一生再也没有回过祖国。

    1933年德国纳粹政府查抄爱因斯坦在柏林的寓所,焚毁其书籍,没收其财产,并悬赏十万马克索取他的人头。爱因斯坦当时在普林斯顿大学任客座教授,得知消息后便加入美国国籍。

    1934年,袁燕倏先生建立了日后大名鼎鼎的洛杉矶高等研究院,并且自任院长。爱因斯坦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成为了高等研究院理科学院的院长。

    从那时开始,爱因斯坦就定居在了洛杉矶,也是居住在“袁氏庄园”时间最长的“客人”之一。

    那么作为袁先生的亲密好友,爱因斯坦很有可能是ScP基金会的重要成员,大阿尔卡纳。

    说到和赫尔墨斯的相似之处,这位大科学家确实为全人类带来的众神的消息。

    他在科学上的成就不必多说,同时也是一位音乐爱好者。

    最为关键的是,虽然他在三、四十年向公众宣称核武器是一种科幻小说式的妄想,但是他后来对于核武器的开发工作还是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而且核武器的理论就基于他的质能转换公式。

    要知道,塔罗牌当中的审判,这张牌的寓意不是毁灭众生的世界末日,而是更新和觉醒。

    审判代表着旧世界已死,新世界诞生。人类必须对旧的经验做一个最后的总结,也就是审判。然后在“神启”的帮助之下走向更加灿烂的明天。

    爱因斯坦确实埋葬了旧的物理学,让一个全新的世界曝露在世人眼中,同时他还带领着科学家们走上了新的物理学的探索道路。

    就这个角度而言,他就是众神使者,他就是指引者,他就是审判者。

    因此笔者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爱因斯坦就是审判。”

    ——节选自丹布朗的《ScP密码》

    “尼奥,这是什么?”

    “阿尔伯特,这是一张邀请函,邀请你加入我们的ScP基金会的邀请函。”

    “邀请函……”大魔导师摩挲了一下手中的塔罗牌,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灰骑士大人问道,“那么我成为了ScP基金会成员之后,我也能学习法术吗?”

    “这个么……”袁燕倏微微一笑,再次打了一个响指。

    “哒!”

    “大师球,将‘卡牌:爱因斯坦的友善’效果赋予审判牌,使其成为施法道具。”

    “宿主,明白。”

    他再次指了指那张塔罗牌道:“审判阁下,你试着感应一下手中那张牌。”

    “嗯……”爱因斯坦闻听此言,立马把视线转到了卡牌之上。

    “呼……”不愧是大魔导师,而且还有着一次施法经验,他没花多久就自行激发了这张卡牌。

    “啊……”突然感到了异样的大科学家终于发现自己成了一团虚化的气体。

    气体化的爱因斯坦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囫囵了:“天天天天天天……啊啊啊啊啊啊……”

    “审判阁下,走两步。”袁大师一指他们面前的卡内基湖道。

    大魔导师真的飘向了湖上……

    “天啊,你们两个怎么、怎么、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成了落汤鸡的大魔导师和灰骑士对视一眼,同时向对方一指道:“爱因斯坦先生/袁先生不小心掉在了水里……”

    好吧,其实是审判阁下太过兴奋,飞得不亦乐乎忘了时间。于是他就掉在了湖里。

    而愚者大人总不见得眼睁睁地看着刚招揽的新手下活生生地淹死,只好亲自下水把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捞了上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