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谁说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九章 谁说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再发一张好人卡

    …………………………………

    我们的灰骑士大人在听大魔导师演讲的时候get到了一个新的技能,那就是……

    伪装术:睁眼打瞌睡。

    虽然他面前演讲的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本人,但是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去听广义相对论。就像他说的那样,只能了解一下这玩意说的是什么就行了。

    所以他一脸肃穆,聚精会神地听(shui)了两个小时,总算到了最后的Q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问答)的环节了。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你对尼尔斯-波尔先生的量子理论是怎么看的呢?”

    到底是普林斯顿大学,听众问出的问题还是很到位的。

    其实旧量子理论被称为波尔理论,因为他在1913年提出了一个激进的假设:原子中的电子只能处于包含基态在内的定态上,电子在两个定态之间跃迁而改变它的能量,同时辐射出一定波长的光,光的波长取决于定态之间的能量差。

    翻译一下的话,那就是电子状态是不连续的、随机的、概率的……非决定性的。

    “这位先生,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找到一个能够精确描述物理学的统一场理论……”

    没错,爱因斯坦不是反对量子理论和量子理论所揭示的非决定论。他认为量子理论可能也只是一个粗略的理论,可以解释大自然基础构件的总体行为,但分辨率还不足以解释其中的个体。

    简单地说,他并没有否定量子理论的随机性,他在试图用一个统一场理论来解释随机性。

    而量子理论的“危险性”就在于,如果支配粒子行为的低层次定律是随机的,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支配宏观世界的高层次定律就不是随机的呢?

    如果宏观定律也是随机的,那么客观规律是不存在的,因果关系是不必然的,人类的自由意志根本是不真实的假象。

    所以在量子理论诞生的二十年代,各种各样的后现代主义也在蓬勃兴起。这两者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当然啦,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因为“新量子理论”还没有真正地建立起来,后现代主义也只不过刚刚露出了一个苗头。(笔者注:以上是慕容这个文科生胡诌的,病友们就当我梦见了阿撒托斯好了。)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

    “对不起,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袁先生!”这一次被点到的提问者高声说道。

    “道可托-李,你这是……”认出了这位提问者赫本校长一愣,不过也没有规定不能向演讲台上的其他人提问。

    他只好和礼堂中的其他人一起看向了那个中国人道:“如果袁先生不介意的话。”

    我们的袁大师定睛一看……果然就是那位普林斯顿大学的李大博士,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李大统领,美利坚合众国的李大走狗。

    哎呀,这狗才一定要送脸上门,那再不打真是对不起党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他穿越者的身份了。

    “我当然不介意!”

    袁燕倏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先向着赫本校长点点头表示感谢,接着向着台下李承晚莞尔一笑道:“伯李玺天德-李,请问你有什么问题?”

    “我的问题是……”李承晚面目严肃,身形笔挺,看上去还是蛮像一回事的。

    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拉高声调道,“袁先生,你是怎么看‘前普林斯顿校长’威尔逊先生的呢?”

    明白了,他刻意凸显“前普林斯顿校长”就是要让在场听众兴起同仇敌忾之心,毕竟威尔逊大统领确实是他们的前校长,和普林斯顿大学肯定是有着香火之情的。

    他这一招果然奏效了,有些人不由得想起了台上这个中国人可是写了好多篇攻讦他们前校长的评论文章,据说这些文章让威尔逊大统领气得病情都加重了几分。

    所以,礼堂中真的有一部分人露出了不善的表情,人群中也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哦,你是说我怎么看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先生的啊……”丝毫不受影响的袁大师呼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摊开双手道,“他当然是一个好人咯!”

    “嗯……”没有料到有这样回答的李承晚闻言一窒,旋即问道,“那么你为什么……”

    “StoP!”袁燕倏高高地抬起了手,大声阻止了道,“伯李玺天德-李,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现在不是后世你一言我一语的辩论赛,而是当面锣对面鼓的论战。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给对方发言的机会,也不要摆什么事实讲什么道理,用最能调动听众情绪的话发动连绵不绝的攻击,让他们没有思考的余暇。

    这才是节制阁下演说技巧的精髓。

    他指了指自己道:“难道爱因斯坦先生喜欢我的是因为我是一个好人吗?”

    灰骑士又一指大魔导师道:“难道我的朋友阿尔伯特能写出相对论是因为他是一个好人吗?”

    他用手一划把厅中所有人都给划了进去道:“难道各位能成为普林斯顿这样着名学府的教授和学生是因为你们是好人吗?”

    李承晚觉得形势似乎有点不妙,再次出言打断道:“袁先生,你这是……”

    “请别打断我!”袁大师根本不给他一点机会。

    他向在场众人朗声问道:“谁说好人就一定能当好美利坚合众国的伯李玺天德呢?”

    比方说后世人气最高的两位伯李玺天德,JFK和Jc(威廉-杰弗逊-克林顿,比尔是威廉扥昵称。)。这两位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管不住裤裆倒是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是成功男士的通病。但是前者杀人灭口,后者做伪证,那就问题大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华盛顿、林肯、老罗斯福这些备受赞誉的总统就能算好人了么?

    1922年,蔡元培、胡适之和梁漱溟等人在《努力周报》发表《我们的政治主张》一文,提出由知识分子中的“好人“组成“好人政府“,努力改变政府腐败的现实。

    这帮大师搞不了工业化那也就罢了,在政治上也幼稚到如此地步……这种大师再多也没有什么卵用。

    “谁说的?!”

    “谁说的??!!”

    “谁说的???!!!”

    “伯李玺天德-李,是你说的吗?!”

    …………………………………………

    阅文书评区有一章免费加更,用其他客户端看的病友请用Pc看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