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羊宫 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羊宫 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赤星马尔斯照耀下的花都帕里斯

    笔者声明:为防以下几章因为历史虚无主义的罪名而被虚无,所以出场人物只好有点虚无了。请病友们见谅。

    ………………………………

    中国、穷学生、勤工俭学……这三个有魔力的字钻入了“艾纽卡-萝歇尔”的耳里,让“她”心中一紧。

    其实我们的袁大师想到第一件事情便是……

    “大师球,你在吗?”

    只听“咻”的一声,红绿两色的球球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monsieur,俺来了!”

    “大师球,你这荷兰味道的法语实在太地道了!对了,快帮我查一下S值。”

    “查询中……宿主现有S值为77%。恭喜宿主,最近你干了不少因吹斯听的事情,所以削减了不少S值。”

    “大师球,那岂不是说我能下楼了?”

    “宿主,下楼还是能下一下的。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啊。这点S值可经不起你造啊。”

    “大师球,我明白。但是来都来了,不下去见见这些人实在不甘心呐!”

    袁燕倏晃了晃脑袋,觉得头疼减轻了许多。于是他用手一撑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萝歇尔小姐,小心!”

    原来他老人家突然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两块肉,还是两大块肉……真是的,长在别人身上的时候真的不觉得这么重啊。

    因此缺乏这种经验的他没有掌握好身体重心,差点来个平地摔。幸好一旁的金凤四姐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金凤四姐诧异地问道:“萝歇尔小姐,你怎么起来了?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李夫人,我是要下……”袁大师决定还是不说实话比较好,“那个出去散散步透透气。”

    “那……也好。”金凤四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萝歇尔小姐,那我陪你回房换衣服。”

    “换衣服?”袁燕倏这才想起来这年头不但绅士的衣服是一套一套的,淑女们也是一样要随着不同的场合换不同的衣服。

    他点点头道:“那好吧,李夫人。”

    “吱呀……”

    暂时充当随身嬷嬷的金凤四姐打开了小龙女的衣柜,转头问道:“萝歇尔小姐,你要穿哪件?”

    这只大衣柜里面除了日常的衣物之外,还挂着几件式样奇异的“法袍”。这是“愚者大人”意请人给“命运女士”定做的。

    他一眼就相中了其中最亮眼的一件,便用手一指道:“我就穿这件!”

    “这件衣服吗……”金凤四姐从衣柜里取出衣服一瞧……

    差点被晃瞎了眼睛的她不由得迟疑地道,“可是、可是、可是……萝歇尔小姐,这件衣服真的好吗?”

    袁燕倏走上前去接过衣服,对着镜子比了一比道:“李夫人,这件衣服有什么不好?我觉得很漂亮呀!”

    “庄大哥,我们来了!”

    “你们三个小陈啊,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庄大哥,又要麻烦你了!”

    “小赵小王小李啊,不麻烦,不麻烦。”

    “庄兄弟,这是我们做的一点家乡咸菜,不成敬意。”

    “葛伯母,还有蔡小妹和向小妹,你们这家人真是太客气了。”

    庄昆仑向着来访的近十位青年男女们憨厚地笑道:“大家又不是第一次来,都不用这么拘束了,中国人本来就要帮中国人的吗。”

    招待这些同胞他心里面真的挺高兴。比起他回国的时候见到死气沉沉的局面,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让这位**者看到了希望……苏维埃中国的希望,全球一片红的希望,解放全人类的希望。

    不过与此同时,他不由得想起了袁燕倏那天晚上跟自己说的那句话:“你去了那里就会发现这笔钱的用处……”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回想发生在那位袁二爷身上的“奇迹”,包括这个“预言”。

    庄昆仑真的是有些糊涂了,自己神秘的“主人”是消息灵通还是真的能未卜先知呢?

    更加令他想不通的是,袁燕倏除了不抽阿芙容之外,平时明明就是一副娇生惯养兼骄奢淫逸的大少爷做派。

    可以说是吃喝嫖赌样样都会、酒色财气件件皆沾,非但不爱跟无产阶级打交道还爱跟资产阶级交朋友。

    这样的人居然无缘无故地给自己这么大一笔钱,让自己跑到法国接济这些勤工俭学的穷学生。

    这位袁二爷到底是打入敌人内部的无产阶级同志呢?还是别有怀抱另有所图的热诚爱国者呢?亦或是那个诡异无比的ScP基金会指使他做这样的事情?

    还有那本《无政府主义者的菜谱》,让他这个伪装成无政府主义者的**者受益匪浅,就连他的上级也认为这本小册子非常实用,很是切合当今革命家的需要。

    庄昆仑摇了摇头,自失地一笑,向着众人招呼道:“大家快进来吧。我为你们准备了点心和咖啡……”

    他领着大家走入客厅,数了数人头便有些疑惑地问道:“小周,小李和小蔡今天怎么没有来啊。”

    “哦,庄大哥。他们有点事情,过一会才来。”其中有人笑着说道,“庄大哥,你放心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这顿晚饭的。”

    笔者注:按照史实,小邓要到1922年才到巴黎。而且……所以就不让他出场了。

    众人闻言一起哄笑了起来。

    他们纷纷脱下了衣服,有些性急的直接扑向了那些美味的小点心,有些老成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虽说今年2月28日那场学运还算是成功,为这些勤工俭学的学生争取了三个月的生活费。但是“巴黎居,大不易。”,外加如今欧洲各国物价飞涨,这些钱还是不够他们这些年轻人填饱肚子的。有的时候他们煮点卷心菜放点面疙瘩就当一顿饭。

    幸好他们遇见了这位慷慨大方的美国华侨。他的出现真可谓是雪中送炭。

    这位庄大哥不但拿出钱来接济他们,还把他们邀请到这里举行茶话会,这可要比蒙达尼露天公园暖和多了。

    而且他居然是一位有些理论基础的左派人士,虽然他不擅长理论,不过给这些中国年轻人讲讲**理论还是绰绰有余的。

    “庄大哥,再给我们讲讲《**宣言》吧。”

    “是啊,庄大哥。英文版和法文版看得让我头疼,还是你讲解得好。”

    《**宣言》的第一个中文译本就是前面出现过的《新青年》代理主编,陈望道。而他是在1920年翻译的,所以此时欧洲的这些年轻人还没有看到中译本。

    “那好吧。”庄昆仑点了点头,从客厅一角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本英文版的《**宣言》……

    就在这时,楼梯上面传来了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

    只听这个清清脆脆的嗓音用标标准准的中文认认真真地念道:“一个幽灵,**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

    “咯咯咯……”接着她发出了一串欢快的笑声,用带着一点戏谑的语气说道:“一群青年,白羊宫的青年,却从赛里斯来到了欧罗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