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六十章 变身啦(来个作大死的大章节,求下个月的票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章 变身啦(来个作大死的大章节,求下个月的票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明天也就是下个月一号要不要做个大死呢?就看病友们的表现啦。

    …………………………………………………………………………

    “铛铛铛,恭喜宿主完成临时任务:该放手时就放手。”

    “宿主获得第二位代行者名额。宿主这次选择的代行者可以不在宿主视线范围内,但是必须得到代行者本人的同意。倒计时为一分钟……”

    “请宿主尽快选择第二位代行者。倒计时开始:59秒……”

    “大师球,等等。为什么少了一秒?”

    “宿主,你懂的。55秒……”

    1921年4月18日,法国巴黎,第4区。

    “哗啦啦……”

    虽然这里是巴黎,第4区就有着大名鼎鼎的巴黎圣母院;虽然现在是春天——巴黎最好的季节,后世不是有一个“巴黎春天”吗。

    但是袁大师的小龙女却一个人呆在巴黎唐人街附近的一栋小楼里面,认真地玩牌……玩着一副特制的塔罗牌。

    巴黎第3区和第4区是华人比较集中的地方,而这里便是天人航运巴黎办事处。

    拿到五千美金的庄昆仑手里也不差钱,他还考虑到雇佣华人水手需要给他们提供一个住处,所以索性租下了这栋三层小楼。

    现在他找到的水手陆陆续续地去了斯特格尔摩,空出了不少房间。因此萝歇尔小姐和李杰夫妇暂时都在这里落了脚,省了一笔酒店的费用。

    他们在等小钱德勒先生的电报,到时候一起启程去德国。

    其实她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她本人就是一位不怕事、会用枪,能打架的无政府主义女战士,何况现在身边还有一个暗器高手的女保镖。

    而且对于单身女子来说,1921年的巴黎可要比一百年后的巴黎安全多了,毕竟如今可没有那么多的……咳咳咳!

    实际上艾纽卡-萝歇尔小姐的大部分童年时光就是在巴黎度过的,所以这里的风景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而且带着一点高卢鸡血统的她本质上是一位“龙骑兵”,所以她对法兰西没有什么好印象,总觉得这里的男人色眯眯的,女人更是称得上放浪。

    这真的不能怪她有种族和国别歧视,众所周知,高卢人和拉丁人一样全都管不住自己的裤裆。

    二十一世纪法国电视台历史频道的导播帕特里克-比松写了一本引发了巨大争议的历史书:《1940~1945:糜烂年代》。

    书里面说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为了渡过经济上的难关,巴黎的女人忘掉了被纳粹关押在集中营里的丈夫,和德国的军官鬼混。尽管她们都鄙夷地把德国军官称为“金发野兽”。

    实际上,就像古罗马的贵妇喜欢蛮族男子一样,“金发野兽”们对法国女人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德国军官,任何可能帮助她们渡过难关的人,老板、商人、邻居,她们都可以为之“献身”。在食物需要配给的岁月,她们的身体是唯一可更新、无穷尽的货币。

    结果,1942年,法国有200万男人都被关押在监狱里,但是当年法国的人口出生率却直线上升。

    著名的存在主义作家西蒙娜-德-波伏瓦、存在主义创始人让-保罗-萨特这些法国知识分子在此期间把无数个夜晚留给酒精和异性。

    波伏瓦说,“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我才发现了‘派对’的真正含义”,在她的书中,她坦言了对德国军官一种不自觉地友善。

    而没有人比萨特有更多的热情,他说“在纳粹的占领下,我们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自由”。

    这本书将二战被德军占领的巴黎描绘成了一个大型狂欢派对。“在纳粹的占领下,犹太人被驱逐,法国却歌舞升平。这让我们感觉不自在,但这就是事实。”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城市,怪不得未来的巴黎人民会张开双臂欢迎其他颜色的野兽呢。

    所以她宁愿留在办事处里面玩牌,也不愿意出去领略巴黎的风光,因为这会让她回忆起一些不那么好的回忆。

    确切地说,她也不是在玩,而是在练习牌技。

    她现在可是scP基金会的“命运女士”,能窥测凡人命运的占卜师。好吧,就算是一般的江湖骗子,手上没点花活能行吗?

    而这副塔罗牌正是愚者大人临别之际送给她的礼物——命运之塔罗。

    这副牌的质料是用一种超越时代的高分子材料,不惧水火,不惧拉扯,甚至连子弹都打不穿。

    更妙的是这副牌故意做旧,一看就知道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董……好吧,如果用碳-14同位素法来鉴定的话,这副牌居然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最因吹斯听得失,牌面上的精美图案在不同的温度下是会变幻的,牌背后还有着十分隐秘的暗记。

    其实这就是一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魔术扑克。只要练习得够熟练,那么使用者可以随意地洗出想要的牌型。

    在纽约的时候袁燕倏还特意为艾纽卡小姐姐高价请了一位魔术高手,现在的“命运女士”基本已经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就缺了那么一点熟练度而已。

    “哗啦啦……啦、啦、啦……”

    萝歇尔小姐手中的牌突然掉落在了地上,俏丽的脸蛋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自言自语地道:“腻嗷,是你吗?”

    她用力地甩了甩小脑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那个坏蛋!我居然想他想出了幻听……”

    “咳咳咳,安。听我说,你不是幻听,真的是我在跟你说话!”

    “天哪!”小龙女“腾”地一下跳了起来,难以置信地道:“真的是你吗,腻嗷?”

    她脑海中的那个声音急急地道:“真的是我!我的爱人,你愿意当我的代行者吗?”

    艾纽卡小姐姐很自然地问道:“什么是代行者啊?”

    “代行者就是……安,听着。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只剩下半分钟的袁大师索性来硬的了,“你就回答愿意不愿意吧?”

    “我愿意。”这次小龙女想也不想地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宿主选择代行者成功,建立心灵链接中……”

    “嗯!”艾纽卡小姐姐只觉得脑部一阵剧痛,她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晕了过去,直愣愣地摔倒在了地上。

    “宿主代行技能升级为2级。”

    “代行者之见便是汝之见,代行者所闻便是汝所闻。只要同处地球,宿主可和代行者无视距离的任意交流。”

    “代行者之言便是汝之言,代行者所行便是汝所行。技能升级:每隔二十四小时,宿主可以无视代行者个人意志进行自主行动一次,时限提升为两小时。”

    “汝之力便是代行者之力,汝之法便是代行者之法。技能升级:只要同处地球,宿主能和代行者共享技能卡牌,也能共享六围指数。”

    “心灵链接完成,人类女性艾纽卡-萝歇尔上线!”

    “大师球,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你看她都晕过去了!”

    “宿主,上次给正义阁下做脑部手术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抱怨啊?”

    “大师球,正义阁下为美利坚受过伤,为美利坚流过血,为美利坚呆过战壕……这种糙爷们能和我的命运女士一样吗?对了,她要昏迷多久?”

    “宿主,你的命运女士确实不能和糙爷们比,所以她起码要昏迷12小时。”

    “大师球,你混蛋……你看她摔倒在这么冷的地面上,这要是时间长了着凉了怎么办?”

    “宿主,既然她已经成了你的代行者,你现在能操控她的身体的啊。”

    “大师球,你提醒我了!等等……不对啊,这样岂不是成了变身文?!”

    “宿主,这次你自己来个二选一吧。是让你的命运女士着凉,还是暂时改变一下画风。请选择!”

    心疼得不得了啊了不得的袁燕倏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代行者二号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脑部的剧痛让“她”的完全不能集中精神,只好跌跌撞撞地走出自己房间,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萝歇尔小姐,你这是……”

    “四姐,我头好痛!快帮我拿点阿司匹林或者其他什么止痛药。”

    金凤四姐也是一脸紧张地道:“萝歇尔小姐,我这就去……嗯,你什么时候学会说我们中国话了?”

    “这个么……疼死我了!”“萝歇尔小姐”大喊一声,两眼一翻,就奄奄一息地倒在了李夫人的怀中……

    “萝歇尔小姐,这是阿司匹林。”

    “李夫人,谢谢。”

    金凤四姐看到“萝歇尔小姐”除了小脸发白之外,并无异状……好像还莫名其妙地学会了中国话。

    她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是有点紧张地问道:“萝歇尔小姐,要不要我去找个医生?我丈夫去唐人街见洪门兄弟还没有回来,小庄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不然就让他们去为你找个医生了。”

    吃完药的“萝歇尔小姐”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道:“四姐……”

    “她”立马改成了英文道:“李夫人,不用了。偏头疼是我的老毛病了,吃点阿司匹林就好了。谢谢你了。”

    “以前没听你说过有偏头疼啊?”金凤四姐嘀嘀咕咕地道,“而且你刚才居然说的是中文?”

    “我……”“萝歇尔小姐”正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就听到楼下突然热闹了起来,一帮说着中文的人说说笑笑地进入了这栋小楼。

    “嗯?”

    “又是这帮人?!”“她”还来不及发问,就听金凤四姐絮絮叨叨地抱怨了起来,“萝歇尔小姐,你可要和袁先生说说。那个小庄实在太不像话了!”

    话说李夫人不愧是个人精儿,现在已经把自己的角色从洪门的姬院老鸨转变成了军火走私买卖的内掌柜。

    她也把袁燕倏视为他们夫妇的大掌柜,小龙女自然就是大掌柜的姨太太,还是很受宠的姨太太。

    在她看来,艾纽卡小姐姐来到欧洲就是替袁大师来巡视自家产业的,她如今就是姨太太的贴身保镖兼随身嬷嬷。

    那么她现在的工作不但是要把安姨太太给伺候好了,还要当人家的耳目。这才算是尽职尽责啊、

    “袁先生是叫他来雇佣水手的,可是现在呢……”张娜气鼓鼓地说道,“这家伙不知道在哪里结识了一帮勤工俭学的穷学生。他不但拿出公司账上的钱补贴他们的日常生活,还老是把他们请到这里开会,开完会必定要管上一顿大餐。这真是……”

    “我勒个去!”“萝歇尔小姐”脱口来了一句非常古怪的中文短语。

    “她”一把抓住了金凤四姐的手,面容扭曲地问道:“你是说现在楼下是一帮来自中国的穷学生?!”

    …………………………………………

    预定一下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月票啦啦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