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倒吊男 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五章 倒吊男 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进击吧,我的代行者!

    ……………………………………………

    “赫尔曼,你说来接你……这么说你和那位已经搭上线了咯?”

    “尼奥,就像你说的有钱开路,什么人搭不上呢?何况那家伙只不过是个小党派……叫什么来着?对了,‘战斗的法西斯’的头头罢了……”

    “赫尔曼,别小看那个战斗的法西斯,还有他们的头头。要知道……”

    “尼奥,我知道你让我来必有原因。其实那家伙发行的报纸《意大利人民报》倒是蛮有趣的。不得不说,你的法术实在太神奇了,我居然瞬间就学会意大利文!”

    “赫尔曼,这只不过是‘通晓语言’这种小法术罢了,以后我会给你恒定一个巧言术……嗯,请你稍等一下,我这里有点事情!”

    袁大师获得的“通晓语言”居然能维持十天,而不是DnD原版的十分钟,算是相当给力的技能。不过一环的通晓语言只能得到阅读和听懂某种语言的能力,三环的巧言术就要强大多了。

    把自己锁在卧室里面,嘴里带着“希瑞克带过的口球”的袁大师被大师球发布的任务给打断了话头。

    “嘀嘀嘀,本系统发布临时任务:该放手时就放手。”

    “任务内容:一号代行者在宿主不附体代言、不使用技能卡牌的前提下,邀请目标加入scP基金会。”

    “任务奖励:成功完成任务,可奖励宿主增加一位代行者。”

    “失败惩罚:宿主将失去一号代行者!此任务可拒绝。”

    “大师球,且让我想一想……”

    袁燕倏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小龙女,如果再有一个代行者的名额,他就能让艾纽卡小姐姐成为自己的分身。这样一来,“命运阁下”的能力和安全性就大大地提高了。

    这么一想的话,这个任务来得正是时候。

    倒吊男这个人吧,最恰当的描述,那就是一个典型的拉丁人。典型的拉丁人其实不难忽悠。而且袁大师本来就有一张大大的画饼要塞到倒吊男的口中。

    比起正义阁下将来要接触的那些大人物们,这个任务目标难度不大,正好可以给他练练手。

    “大师球,这个任务我接了!”

    “宿主,明白。”

    “笃、笃、笃。”

    华盛顿的袁燕倏刚接完了任务,就和米兰的小钱德勒先生一起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

    “海茵里希先生,我们是墨索里尼先生派来接你的人。”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一副富商打扮的正义阁下穿上了外衣,拿起了礼帽,打开了房门。门外果然站着两位精悍的拉丁壮汉,他们的衣衫上不但有破口还有血迹,其中一位脸上还带着彩。

    他们都很有礼貌的脱下了帽子,其中年长的那位用不怎么抱歉的语气道歉道:“海茵里希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们碰上一些不知好歹的烂仔,只好帮助警察维持一下秩序,让你久等了……”

    好吧,日耳曼人和拉丁人的时间观念是如此的不同。

    对于正义阁下来说,五分钟真的就算是久等了。而对于这两位阿尔地特义勇队员来说,其实这个“久等”也不过是客气罢了,迟到五十分钟算是迟到吗?

    小钱德勒先生忍住没有皱眉头,他是搭乘火车到米兰的,自然已经知晓五十分钟的迟到在这个国家真的算不上什么。

    后来不是有意大利人说吗,我不知道墨索里尼是好是坏,但是我只知道他上台之后火车都准点了。

    因此他淡淡地道:“没关系,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当然,请跟我们来。”

    他们三个下楼汇合了十几个阿尔地特义勇队员,这些精壮的汉子们还举着一面旗帜,上面的图案是捆在一起的一束棍子,中间插着一柄斧头。

    不用问了,这就是来自拉丁文fasces的“法西斯”。本来是古罗马人惩罚罪人的刑具,而在未来将要惩罚整个世界。

    因吹斯听的是,法西斯起源国的意大利因为见风使舵得快,居然没怎么被惩罚,二战之后的意大利人还舔着脸自称是战胜国和法西斯的受害者。真不知道该说这帮欧罗巴三等人什么好了。

    他们分别乘上了一辆还算看得过去的轿车和另外一辆小卡车离开了这家大酒店。看上去像是领头那位队员自然和正义阁下同坐一部车。

    小钱德勒先生看着街上受伤哀嚎的示威者,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而那位年长的队员殷勤地说道:“海茵里希先生,你也看到了。最近米兰城里不太安全,我们这是为了保护你。”

    “我明白,谢谢了。”

    说完这句话,他微阖双目似乎是不想要见到这样凄惨的场面。那个队员也知趣的闭嘴不说话了。

    “尼奥,你在吗?这次是你上还是我上?”

    “赫尔曼,以后别这么说,这话听得怪怪的……说正经的,你是我最信任的伙伴,所以只要你不主动开口求助,你那边的事情自己处置就好了。”

    正义阁下闻听此言,心里面还有一些感动地道:“尼奥,谢谢你的信任。”

    “赫尔曼,不客气。你只要记住我跟你说的那几点就好了……”

    “嘟、嘟、嘟。”

    “海茵里希先生,我们到了……啊,我们的领袖墨索里尼先生都出来迎接你了。”

    这是正义阁下第一次见到倒吊男阁下,这第一眼倒是给他留下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印象。

    1883年出生的贝尼托-阿米卡尔-安德烈亚-墨索里尼{benitoamilcareandreamussolini}今年三十八岁,正是男人最为黄金的年岁。{注释1}

    “他的面貌相当单纯而自然,非常威严……有一双美丽的、金棕色的、极富穿透力的眼睛。你可以理解它,但却无法与他对视。”

    这不是意大利法西斯内部的吹捧,而是丘吉尔的夫人克莱芒蒂娜-丘吉尔在写给自己丈夫的信里面说的。

    他还有着运动员般的健壮身材。1928年创刊的《法西斯体育报》第1期称墨索里尼为“领袖、飞行员、剑客、骑士、意大利的第一个运动员。”。

    唯一可惜的就是矮了一点,这位凯撒居然只有一米六,正好和丘吉尔一般高。

    ………………………………

    注释1:墨索里尼中间名中的“阿卡米尔”代表阿卡米尔-奇普里亚尼,“安德烈亚”代表安德烈亚-科斯塔。这两位是墨索里尼父亲眼中的“卓越的社会主义者”。

    前者是加里波第的战友,还参加过巴黎公社。后者是意大利社会党的创始人,也是意大利议会中的第一位社会主义者。

    老墨索里尼是这两位的追随者和朋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