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希瑞经 (四千字大章!求票求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希瑞经 (四千字大章!求票求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一个袁燕倏=100个辛德勒

    ……………………………………

    “对于考古界来说,1922年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年份。因为二十世纪最重大也是最有神秘色彩的两个考古发现居然都是在这一年发生的。

    这两大发现就是图坦卡蒙陵墓和死海古卷。

    图坦卡蒙是在古埃及新王国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他去世时只有十九岁。但是,他短促的一生却留下了一座震惊世界的宝藏。

    1922年11月5日,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终于找到了图坦卡蒙陵墓的入口。

    这个入口竟然开凿于断崖底下,位于另一个著名法老拉美西斯六世的陵墓下面。在卡特的合作者卡纳冯赶到后,他们一连打开了两道门,无数的奇珍异宝让所有在场的人几乎窒息。

    第二年2月17日,第三道门被发现了,在这里,他们打开了图坦卡蒙无比豪华的棺椁。也是在这里,卡特发现了一个用黏土做成的匾额。几天后这个匾额上的文字被翻译出来了:“谁扰乱了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之翼’将在他头上降临。”。

    从此,图坦卡蒙的诅咒似乎从远古的阴影中扩散开来……

    仅6年时间里,就有20多人参与过或者在现场观看挖掘图坦卡蒙陵墓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去,人们把这一系列惨案称为‘图坦卡蒙的诅咒’。

    但是比起法老王的诅咒,同样是在1922年重见天日的死海古卷当中有着更加诡异、更加恐怖、更加难以解释的物品,那就是《紫骷髅之书》!

    1921年年底世界锡安主义联合会和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共同出面组织了一支经验丰富的考古队,主要出资人便是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勋爵,而推动和主持这次考古行动的是哈伊姆-魏茨曼。

    据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对此也相当感兴趣,只不过由于身体问题他没有随行。

    1922年3月这支全由犹太考古学家和宗教人士组成的考古队抵达了死海旁的基伯昆兰旷野,并且很快地从附近山丘的洞穴中发现了大量文物。

    另外在山岭与死海之间的一块荒凉的高地上,考古队发现一个面积有6000平方米的建筑群遗址。建筑群的主体是一座近千平方米的房舍,里面有讲坛和桌凳。这显然是一个集体进行宗教活动及用餐的场所。

    考古队员们在山洞和遗址中还藏有黄金、白银、香料和书卷。

    这些书卷自然是重中之重,考古队以发现地点命名为“死海古卷”。就其研究价值来说,“文艺复兴之后最伟大的考古发现”实在是实至名归。

    死海古卷大部分被包裹在麻布卷之中,装在高逾半米的密封陶罐里面,再加上当地气候常年保持干燥,且人迹罕至一直没有遭到人为破坏,因此这些价值连城的文物都被保存的相当完好。

    从山洞中和遗址上发现各类古文献有上万卷,可谓卷帙浩繁。

    这些古卷分别用希伯来文、亚兰文、希腊文、拉丁文抄写在羊皮和莎草纸上,少数抄写在金属片上。其中,只有十几部比较完整,其他则大多是断章残篇,不少只是一些碎片。

    死海古卷中内容非常丰富、不但有犹太教的经卷,还保存有大量历史文献。

    只不过这些历史文献讲述的历史颇有些古怪,也有些矛盾。

    比如说艾塞尼人对于自己历史的讲述在不同的文卷上是不一致的。

    一部分和已有的历史记载相符。艾赛尼人是古代犹太教中恪守宗教律法的一个支派。这个支派主要由经济地位低下的农牧民组成。他们遭受当权者的压迫,不满现实,因此成群避居于偏僻的山野。

    而另一部分让人感到相当困惑。他们又自称为古埃及法老祭祀团的成员,追随大祭司摩西逃出埃及来到迦南是为了建立一个不被“异物”所打扰的国度。他们之所以隐居在此一方面躲避埃及祭祀们的追杀,另一方面是镇守一件“异物之物”。

    研究了这些自相矛盾的文献之后,现代考古学家和历史学者认为,艾塞尼人应该有两种,或者说两个阶层,上层是古埃及祭祀的后代,下层才是追随这些祭祀的农牧民。不过上层艾塞尼人对下层保守了这个秘密。

    而这个论断已经是推翻了过去的记载和《圣经》上的说法。

    按照“死海古卷”的说法,摩西应该是一位古埃及祭祀,因为某些原因脱离了祭祀团,带着学生和部属来到了迦南地。而犹太教本身居然是一种大型的社会实验,而且这个实验还不怎么成功。

    以上还不是死海古卷最争议的部分。

    死海古卷上居然把耶稣称之为“异物”,所谓异物是被某种称之为“旧日支配者”的邪神所影响的人类,如果还能把他们称之为人类的话。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犹太人要把耶稣除之而后快了。

    而且他还不是历史上唯一一只“异物”,这种怪物似乎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存在。而摩西所处的古埃及祭祀团体就是为了消灭异物而建立的。

    这个发现也许对历史学家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对于亚伯拉罕诸教的宗教人士来说,死海古卷不啻于是丧钟鸣响。于是证伪死海古卷就成了二十世纪宗教人士最大的事业之一。

    而其中最冲击人类固有观念的是,考古队真的在遗址中发现了艾塞尼人所说的“异物之物”,《紫骷髅之书》。

    这是密封在一只精美陶罐里面的羊皮书卷,因为在陶罐上有着一个紫色无颚骷髅的图案,所以被叫做“紫骷髅之书”。

    根据考古日志,发现《紫骷髅之书》的日子是1922年4月14日。

    当天晚上恐怖和死亡就降临到了考古营地……

    谁也不知道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第二天去送食物和补给的人们发现整个营地里面是血流成河,布满了死相凄惨的尸体,上百人一夕之间全部丧命。

    他们马上通知了英国殖民军队。等到军队抵达之后,士兵们居然被惨烈的现场吓得不敢入内。指挥官只好以等待刑侦人员和搜索嫌疑犯的借口封闭了现场,并且在四周搜索。

    他们真的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面发现了一位奄奄一息的考古队员。

    他的双眼被活生生地挖掉了,腿也摔断了。不过看伤势和血迹,他的眼睛居然是他自己挖出来的,而他也是一路从营地爬到这里。

    当军队找到他的时候,这位濒死者口里翻来覆去地念着让人费解的词句,那就是“希瑞克”、“紫色骷髅”和“不要看那本书”。

    可惜还没等他说出真相,就因为失血过多和心力交瘁去世了。

    英军指挥官不敢怠慢立即通知了上级,并且下达了封口令。可是目击者实在太多了,消息马上就走漏了出去,引发了波及整个地区的大骚乱。

    当地的贝都因人认为这支考古队挖出了“山中恶魔”,纷纷拖家带口地向着外地迁居,还有贝都因贵人要求英国殖民政府马上摧毁那个营地。

    不过当时殖民政府强硬地认为这场大屠杀是某个贝都因匪帮干的,不但扣押了不少当地人,还对耶路撒冷更是实行了宵禁。这些莽撞的措施加剧了当地的紧张形势。

    消息很快传回了伦敦,魏茨曼和罗斯柴尔德马上组织了第二支考古队,这次是由魏茨曼亲自带队。

    不过令人费解的是,有证据显示在这个时候魏茨曼和远在亚洲的袁燕倏先生进行了频繁的电报联络。

    有一种说法,死海营地的真正发现者是袁先生。他在纽约读博士的时候无意之中在一家古玩商店购买了几块写满古代密文的羊皮纸。因为没有人能解读,所以价格颇为低廉。

    众所周知,袁先生在语言学上尤其是古代语言的造诣很深,在解读中国的甲骨文,苏美尔楔形文字和古埃及象形文字……等等这些考古工作上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因此他花费了数年的功夫终于解开了这份密码文件,发现这原来是一块藏宝图。

    恰巧此时,袁燕倏先生在华盛顿结识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哈伊姆-魏茨曼。于是他就把这块藏宝图作为礼物送给这两位热心于犹太复国运动的犹太科学家。

    而这两位犹太人对此深信不疑,魏茨曼在回国之后就联络犹太同胞,促成了这次考古行动。

    所以魏茨曼和他联络是探讨那块羊皮纸上的内容。

    不过还有一种更加“魔幻”的说法,袁燕倏先生早就知道那里有《紫骷髅之书》这样的“异物之物”,因为他本人就是那个古埃及祭祀团体的现代成员。

    根据美国“袁学家”丹尼-布朗先生的说法,袁先生是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神秘组织的重要人物。

    而这个基金会一直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在历史中。

    在古埃及和罗马帝国他们是祭祀团体,在中世纪他们加入了宗教裁判所,在文艺复兴时期他们成立了大学,在大航海时代他们组建了殖民公司。而到了工业革命时期他们又摇身一变,除了建立财团之外,还有scP基金会这样的非盈利组织。

    而在东方的不同时期,他们也会依附于各种各样的地下组织。比如说,袁燕倏先生就是洪门的大佬。

    因此,这次考古根本就是袁先生委托魏茨曼等人进行的。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我们现在知道袁先生的好友和合作伙伴,霍华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先生也来到了死海,加入了第二批考古队。

    只不过第二支考古队的构成相当复杂,除了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之外,英国人也搀和了进来,圣公会、英国皇家科学院、大英博物馆、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甚至英国王室都派出了自己的代表。

    而当他们抵达耶路撒冷的时候,发现从罗马教廷来了一位红衣主教,美国政府也派来了一位特使。

    接下来考古学家、记者、历史爱好者和闲着没事干的好事之徒,甚至各国间谍特工也蜂拥而至。

    幸好那里毕竟是英国殖民地,在用武力清场之后,他们展开了调查工作……

    而这次调查工作到底进行得如何,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只知道英国人把所有物品以最高的安全标准和最快速度运回了伦敦。

    不过英国政府也遭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不得不让其他国家的学者们一起参与死海古卷的翻译和解读工作。

    至始至终,英国人矢口否认有什么《紫骷髅之书》。

    但是1936年爱德华八世在退位以后,曾经私下表示自己在成为英国国王期间读过相关的绝密资料,大英博物馆确实收藏了这么一本让人读了就会发疯的超科学之物,只不过连他都没有看到实物而已。

    这起神秘案件所造成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考古学界、历史学界和宗教学界,它对于整个基督教世界冲击极大。

    因为按照死海古卷的说法,犹太教本身是古埃及祭祀进行的一次社会实验,而基督教则是某个“异物”所造就的。

    如果这才是历史真相的话,那么亚伯拉罕诸教就完全失去了立足之地。

    顺便说一下,当时有一位笔名为“敌基督”的作者发表了不少匿名文章和小册子,就是用死海古卷上的内容来攻击各国基督教会。现在有学者认为,敌基督就是袁燕倏先生的笔名之一。

    那么难道他真的和死海古卷有着密切的关系吗?这是这个未解之谜中的未解之谜。

    这次考古行动还有一个非常深远和重大的后果,那就是让更多的西方人相信犹太人是一个邪恶的种族。

    道理也很简单,如果死海古卷为真,那么犹太人欺骗了整个世界;如果死海古卷是假,那么犹太人想要欺骗整个世界。

    比如说希特勒在此期间就曾经多次发表演讲,宣称要把他们完全地彻底地赶出欧洲。

    从1922年起,欧洲和美国掀起了一浪又高过一浪的排犹浪潮,这就让更多的犹太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往《贝尔福宣言》许给他们的新以色列国……”

    ——节选自《二十世纪的未解之谜》

    其实我们的袁大师这顿忽悠真的救下了不少犹太人的性命。

    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将来会进集中营的犹太人都被早早地赶到了中东,为犹太复国主义集体农庄添砖加瓦去了。而这也大大地增强了以色列国的人口和国力,让后来的阿拉阿伯们更加酸爽。

    辛德勒救下了1200个犹太人的性命,袁燕倏救下的犹太人最低最低也是这个数字的一百倍!

    “宿主,你要当心了。你未来可能救下的犹太人实在太多了……”

    “大师球,你不用担心。犹太人不死,就让其他人去死好了!不然我那么费劲忽悠爱因斯坦干嘛?”

    …………………………

    慕容在这里向老病友说声谢谢,向新病友说声欢迎。

    虽说这本破书的成绩目前还是呵呵呵,不过请大家不用担心太监。

    只要能写我就会写下去的,就希望大家看得乐呵。

    当然,您老乐呵了就请麻烦投个票打个赏让慕容更加乐呵一下吧。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