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师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师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爱因斯坦先生,你怎么……

    ………………………………………………

    我们的袁大师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在玫瑰木酒店的门前见到了几位老熟人。

    “艾玛,你怎么来了?”

    脖子上挂着一只大大只上古相机的普利策小姐也是微微一愣道:“尼奥,你怎么也来了?哦……”

    “我明白了。”她一拍手道,“你也是来见爱因斯坦先生的吧?”

    袁燕倏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道:“爱因斯坦先生?他也住在玫瑰木?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他转过头向着另一位熟人致意道:“桑德斯先生,你也来了啊?”

    “是啊,袁先生。这么巧你也住在这里?”《纽约时报》的大记者有些狐疑地道。

    袁大师十分坦然地道:“我住这里很久了,你问普利策小姐就知道了。我上个月来华盛顿就住在这里。你也是来采访爱因斯坦先生的吗?”

    “是的,袁先生……”桑德斯先生点头道,不过他的话头马上就被其他记者给打断了。

    “袁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纽约先驱报》的……”

    “袁先生,我是《华盛顿邮报》的……”

    “袁先生……”

    “我是……”

    就这样,一帮子记者簇拥着袁燕倏进了旋转门,走入了大堂之中。

    “袁先生!”大堂经理殷勤地小跑着过来。他一边高声招呼,一边着袁燕倏眨了眨眼睛道,“袁先生,你的交给我的missionacPLisheD!”

    “weLLDone!”

    我们的袁大师心领神会地赞了一声,顺手就掏出了皮夹子……

    弗兰克交给大魔导师那个信封自然没有搞错,而是他故意送到爱因斯坦手上的。

    那张卡片其实就是“卡牌:巴顿夫人的友善”。{见第二卷一百一十九章}

    “卡牌:巴顿夫人的友善”可以提供一个零级神术:造水术。

    有了这张卡牌,他就能造出2加仑的如纯洁雨水一般可饮用的净水。实乃家居旅行、装个大逼、扮演神棍的无上利器。

    其实大师球系统提供的卡牌就是一个施法道具,除了直接使用以外,也可以用来做魔法陷阱。只要袁燕倏设定的条件被满足,处于激发状态的魔法就被施展了出来。

    而他这次设定的条件就是那张羊皮纸卡片,只要有人tuRnoVeR一次再LooKuP一次,那么就会兜头被浇上一团凉水。

    顺便说一下,爱因斯坦非常“幸运”。因为袁大师的10点感知仅仅能够激发神术,而且他还是一个还没有就职的“平民”,所以在计算施法效果要做一个大大的减法。

    于是这个造水术是缩水版的,没有2加仑只有2升,大概就一个热水瓶的纯水。

    区区一个造水术放在DnD各个世界之中自然算不了什么,区区一个热水瓶的水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在这个无魔世界中凭空出现一热水瓶水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偏生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大概是目前蓝星上面最明白这种无中生有是有多么的不科学。

    就光凭他被淋到的一热水瓶水,就可以推翻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物理学理论……不对,这根本就不是物理学可以解释的了,只能用“非物理学”的方式来理解。

    所以大魔导师一听到灰骑士的名字的时候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大声喊道:“尼奥-袁先生!”

    我们的尼奥-袁先生就见一个十分眼熟的历史名人用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向自己冲了过了。

    心中一喜的他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迎了上去道:“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你怎么……”

    “啪!”

    这自然是镁光灯闪燃发出的声响。

    艾玛-普利策小姐现在也能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摄影记者,而且“女祭司阁下”一见到“愚者大人”心中就产生了一种预感……

    当然最主要刚才袁大师看到另外一位大师的时候,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aReYouReaDY?

    这一次早有准备的她果然又赶上了,拍下了一张历史意义非凡的照片!

    “索思比拍卖行‘艾玛-普利策照片中的袁燕倏’专项拍卖会的251号拍品,也是最后一件拍品就是这张著名的《当大师遇见大师》原版相片。”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张照片上面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和袁燕倏先生第一次相见的画面。时间是公元1921年4月16日,一个星期六的早上,地点是华盛顿玫瑰木酒店大堂。”

    “而我们都知道,在他们见面之前,爱因斯坦先生已经是袁先生的忠实粉丝了。”

    “大家可以看到,爱因斯坦先生穿着的是一件睡衣,这是因为他在玫瑰木大堂等候了袁先生整整一夜,连回房睡觉都不愿意”。

    “请看,他当时看到自己偶像的时候是多么激动,都弯腰向袁先生鞠躬了。而袁燕倏先生十分具有绅士风度地扶住了爱因斯坦先生。”

    “底价,25000美元。”

    好吧,其实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还没激动到向袁燕倏鞠躬的地步,只不过他在沙发上躺了一晚,下肢的血脉难免有点不通畅。因此他跑起来一瘸一拐,最后差点摔倒在地。

    幸好我们的袁大师拉了他一把。

    所以灰骑士见到大魔导师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爱因斯坦先生,你怎么……瘸了?!”

    他心想,我又不是袁山本……不对,袁本山,怎么就把范因斯坦忽悠瘸了呢。

    大魔导师紧紧地拉住灰骑士的手道:“袁先生,请务必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爱因斯坦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怎么办到的?”演技出众的袁燕倏明知故问地道。

    爱因斯坦赶忙举起手中的大信封示意道:“袁先生,就是这个!”

    “哦,你说这个啊……”终于“反应”过来的袁大师脸色一变,神情一冷,态度瞬间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他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往后退了一步,口中用一种疏离的语气说道:“爱因斯坦先生,我不明白你问的是什么。不过这里是公众场所,我们又都是公众人物,还是保持一下公众形象为好。”

    灰骑士顿了顿,盯着大魔导师的双眼,加重语气道:“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袁燕倏微微躬身道:“爱因斯坦先生,请你体谅一下。我昨晚是在车上度过的,现在很累也很饿。所以……”

    “女士们,先生们……我先失陪了。”他又抬起帽子向着四周的记者点点头便洒然而去,带着自己的秘书和司机径直走入了电梯。

    “袁先生……”

    爱因斯坦正想跟上去的时候,就被周围那一帮记者给淹没了。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你是怎么认识袁先生的?”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你向袁先生问怎么办到的,这办的是什么事情?”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你是为了袁先生而住进玫瑰木的吗?”

    “爱因斯坦先生,请问……”

    大魔导师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明白了袁大师说的“意思”,昨晚上的事情怎么能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讨论呢?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怪不得人家那个态度呢,原来我真的太过冲动了呀,那么现在只好这么说了啊……

    “其实我是通过袁先生的小说才认识他的。我昨晚有幸读了他的几本科幻小说,深深佩服于他的文学造诣和科学素养。他应该是当今最出色的科幻小说家之一……嗯,我个人认为可以把之一去掉!”

    “其实我问袁先生怎么办到的,就是问他是怎么写出如此精彩小说的。尤其是对于科技发展方向的预测,给了我极大的启发。我想他要是一位科学家的话,那么必定是一位极为出色的科学家……嗯,说不定比我还要出色!”

    “其实我们都入住玫瑰木应该是一个巧合。幸好我住进了这家酒店,不然怎能读到如此杰出的作品呢?”

    爱因斯坦现在也是应付媒体的老手了,随口应付了几句之后,在酒店工作人员们的帮助之下摆脱了这帮记者也进入了另一辆电梯之中。

    然而,大魔导师没有想到自己随口应付的几句话就让灰骑士的文学地位从“英美文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个阶段更往上走了一步,成为了“西方文学界烁烁其华的死兆……嗯,妖星”!

    “笃、笃、笃!”

    爱因斯坦此刻心情颇有些忐忑,就像是小学生去见他的班主任一样,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敲开了袁燕倏的房门。

    那位褐发的可爱小秘书打开门,一点也不意外地打了一个招呼道:“你好,爱因斯坦先生。boss说他现在要休息,不太方便和你见面,请你先回去吧。”

    大魔导师想要争取一下道:“可是,女士。我有……”

    “对了,你有他的东西!”摩曼小姐伸出手道,“请把它交给我吧。”

    爱因斯坦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大信封,犹豫了一下才很是有点恋恋不舍地递给了女秘书。

    “谢谢,爱因斯坦先生。”女秘书转身拿出一本样书道,“boss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他还有一本新作想要送给你,请你给他提一点宝贵意见。”

    “嫌弃?那怎么可能!”大魔导师连连摆手道,“而且我哪有水平给袁先生提意见?”

    “嘻嘻……”摩曼小姐轻笑一声,递上书道,“爱因斯坦先生,给你。”

    “谢谢。”爱因斯坦接过书往封面上一瞧,“allquietonthewesternFront……”

    “这不是科幻小说?”

    “呯!”

    “嗯……”有点失望大魔导师发问的同一时间,女秘书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他只好摇摇头,带着这本新鲜出炉的《西线无战事》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阿尔伯特,你去哪了?爱尔莎和我正要去找你呢。”

    “天哪,亲爱的你怎么穿着睡衣就跑出去了?而且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你昨天晚上没有睡觉?”

    “阿尔伯特,你忘记啦?下午你可是要去美国科学院演讲的啊!”

    见他进屋,爱因斯坦夫人和魏茨曼先生都是一脸急色地开口发问道。

    “我、我、我……”饶是大魔导师智慧渊深如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自己的妻子和旅伴讲述这件事情,只好转移话题道,“我还是先去睡觉!”

    不过楼下的记者们全都已经决定该怎么向他们的读者讲述这件事情了。

    桑德斯先生那可真是一位非常专业的记者,他第一个转身走向了大堂旁的电话,就这么几步路的时间,他已经把这一篇文章给酝酿好了。

    “总机,请接通《纽约时报》。”

    “前台,请转时事新闻部。”

    “是我,请记录。标题就是《文学大师折服科学大师》……”

    “对了,别忘了清卡尔-范安达主编把这篇文章放在今天晚报的头版啊!”

    艾玛-普利策小姐那更是干脆,把照相机把助手手里一塞,嘴皮子很是利索地嘱咐道:“你现在就火车赶回纽约,争取让这张照片上今天《世界报》的晚报头版!”

    “题目就叫《德国物理学家拜倒在中国……不对,是美国文学家面前》。”

    好吧,其他记者的思路也差不多。

    而他们之所以会自动地吹捧袁燕倏的关键原因,就是因为这帮美国记者觉得“nY的nY”是他们的“自己人”。

    说句真格的,他们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我们的袁大师除了肤色之外,无论哪一个方面都挺像当时美国人。更确切地说,2020年的中国人和1920年的美国人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在“难以名状,只靠心证。”的气质上十分相像。

    比如他们都被老欧洲视为“有钱的乡巴佬”、“粗俗的暴发户”和“最糟糕的旅行者”。

    最后一顶桂冠美国人戴了整整一百年,直到赛里斯人大规模出国旅游。其实鬼子棒子巴子当年刚掀起出国旅游潮时的表现也没有比赛里斯人强多少,只不过他们人少没有受到那么大关注罢了。

    比如他们都在本国文化上面都有那么一些自卑,但是对于本国经济都有那么一点自豪。同时他们都对先进列强们既有一点仰慕之心,又有一点鄙视之情。类似“你们这么牛逼还不得找我借钱的”的意思。

    没错,一百年前美帝是全世界的大债主,一百年后中修成了美帝的大债主。

    作为一位晓得历史进程的穿越者,袁燕倏对美利坚还是有一点敬畏,毕竟美帝一百年后还是能随随便便派出三个航母舰队吊打整个蓝星的世界警察。

    但是他对老欧洲那是一百个瞧不上看不起。反正在他看来,欧罗巴日后不是被美帝插就是被苏修插,最后说不定……

    咳咳咳,反正这种态度在他的文章言行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所以只要对他有一点了解的美国人都会觉得这个家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这让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袁大师的种族。

    于是,自2017年而来的赛里斯男人即将成为1921年的美利坚骄傲!

    ………………………………

    噢耶,总算又来推荐啦!

    为了感谢病友们的支持,慕容保证……嗯,还是争取下周加更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