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灰骑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八章 灰骑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代号666!

    “太阳从山后露出一角,把一抹金晖投进仍沉睡着的山村;在仍处于阴影中的山谷草地上,露珠在闪着晶莹的光,可听到一两声怯生生的鸟鸣。

    娃们沿着小路向村里走去,那一群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山谷中淡蓝色的晨雾中。

    他们将活下去,以在这块古老贫脊的土地上,收获虽然微薄、但确实存在的希望。”

    “阿嚏!”

    并非赛里斯而是美利坚的太阳把一抹金晖投进仍冷冷清清的玫瑰木大堂,正照在爱因斯坦先生的脸上。

    强烈的光芒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嗯,这种应激反应还有一个术语,叫做旋光性喷嚏反射。

    他使劲地眨了眨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酒店大堂里面读了一整夜的

    大魔导师拿起了封面看了看,上面的标题是,灰骑士的科幻集1。

    而这个古怪的标题下面还有一个古怪的箴言:

    我是帝皇赐予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

    我是对抗虚空邪神的最后一柄武器。

    我是守卫人类文明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是灰骑士,来自土卫六,代号666。

    好吧,居然把代表敌基督的666当作代号,这位“灰骑士”嗯,应该就是他等了一夜的神秘东方人还真是有点惊世骇俗呢。

    不过在爱因斯坦看来,这位袁先生的才华和脑洞嗯,想象力真的有点惊世骇俗呢。

    这本故事集里面有三篇半,每一篇都让大魔导师读得不能自已,读得无心睡眠,读得如饥似渴,读得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深刻地探讨了人性和智慧的关系。

    这本证明了作者进行过思考,还不是一般性的思考,而是对于人类本身存在的哲学和科学有机结合起来的深邃思考。

    半篇金羊毛里面描写的人体冬眠、太空旅行、人工智能、殖民外星这些bs[超科学]的脑洞让他也大开脑洞,顿时就发现了一片新的天地。

    和尼古拉-特斯拉一样,如果灰骑士此时出现在大魔导师的面前,法职者肯定对战职者这么说,你小子快把这本书写完,否则就让你尝尝大火球的滋味!

    辐射的真空管朋克背景和黑色幽默风格全都有点超前,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读者应该是get不到爽点和笑点的。

    不过爱因斯坦是什么人,他可是被后世人认为是疑似穿越者当中最可能的一位。

    在他提出相对论之后,人类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猛然间被拔高了一大截,以至于人类不得不面对一个光怪陆离到无法用常识和语言只能用数学工具描述的宇宙,而人类的科技更是突飞猛进得像是科幻一样。

    其后一百年的科学技术的大发现、大突破、大跳跃,超过了之前上万年人类文明的全部成果。而这一切可以说就是从爱因斯坦开始的。

    所以他只是读了开头,就明白辐射写的是什么:二十一世纪中叶,地球上再次发生了一场世界性大战,某种具有巨大威力的超科技武器把人类炸回了文明和蒙昧共存的废土世界。

    他也很快地明白了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对于人类技术跳跃式的发展忧心忡忡,人类恐怕不能掌握新的科技,反而会让新的科技毁灭人类自身。

    只不过这位作者不同意一般性的反科学人士,他对于科学有着极为深刻和极具前瞻性的理解,再搭配一种有点古怪的幽默感。

    所以辐射这篇把痛苦与欢笑、把残忍与柔情、把科学和不科学、把荒谬的事实与平静得不相称的反应并列在一起,不但不是那种沉重的悲剧反而是很是因吹斯听的喜剧。

    而“黑色幽默”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一直要到六十年代才出现在美利坚。代表作是海勒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平钦的万有引力之虹、小伏尼格的第一流的早餐等等。

    于是我们的袁大师也凭借着辐射成为了“黑色幽默”的世界第一人。当然,他也顺便开创了“真空管朋克”这一小众流派。

    要知道爱因斯坦也是一位极具幽默感的人物儿,其实幽默感是高智商的一种体现。甚至可以说有幽默感的人不一定有高智商,但是高智商的人一定会有幽默感,除非像是“凡人的智慧”楚轩大校这种神经病。因为幽默本身就是人类的一种高级反应。

    所以他立马就喜欢上了非常因吹斯听辐射不过大魔导师最喜欢的还是乡村教师,喜欢得实在不行,竟然一口气连读了三遍。

    爱因斯坦此时还没有去过中国,一直要到1922年11月去日本讲学的时候才途经上海。这位大魔导师受到了赛里斯人的热烈欢迎。据说,当爱因斯坦走进上海南京路时,上海青年学生高兴得用双手把他抬起来。

    因此,他在日本完成讲学之后的1923年1月1日下午3时,在公共租界工部局礼堂讲演相对论。

    当时还有一件不尴不尬的事情,徐志摩的大舅子前大舅子张君劢也参加了这次演讲会。

    他是一个虔诚的心灵学者,在爱因斯坦报告后他提问心灵学问题。爱因斯坦答曰“这是不足道的事”。

    随后报纸上有人撰文说,这个提问反映了当时中国哲学思想的悲哀。因吹斯听的是,写这篇文章的就是张君劢的前妹夫徐志摩。

    不过爱因斯坦对于中国和中国人的印象有些负面,他在旅行日记中写道,“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低微。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敲石子。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

    他对于日本人的印象倒是不错,“在日本这块土地上,有如此美丽、亲切、和蔼的人,真是令人惊叹不已。”。

    小日本么,大概是全世界表面和内心反差最大的民族了。

    当然啦,现在大魔导师遇到了灰骑士,那么他对于“心灵学”和赛里斯的印象肯定大为不同了。

    而且他此时对于赛里斯并无成见,读了乡村教师之后反而有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因为此时的中欧各国也在搞“支教”活动。这年头的欧洲那也是有穷乡僻壤缺乏教师的乡村小学。于是一批年轻知识分子纷纷去那里当了老师。其中就包括了前面提到过的那位路德维希-维根斯坦。

    就在这时,爱因斯坦就听到旅馆门外起了一阵喧哗之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