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艾森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六章 艾森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心灵导师出炉啦!此处应有掌声

    年月日,星期六。

    “华盛顿联合车站到了”

    “华盛顿联合车站到了,到站的乘客们,请准备下车。”

    “boss,我们到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华盛顿呢。”

    “爱思,世界那么大,你这么年轻真的应该出去看看。怎么样,想不想跟我去欧洲和亚洲逛一逛啊?”、

    泡妞吗,就要一松一紧。该霸道总裁就霸道总裁,该知心暖男就知心暖男。

    “欧洲还有亚洲啊?”速记员小姐可爱地歪着自己小脑袋道,“如果boss真的要带我去,那我就去咯。”

    “哈哈哈有机会的,有机会的。”

    袁大师挽着自己的速记员-艾索尔-摩曼小姐,后面跟着自己的跟班-康尔多,还叫了一个行李员帮他们搬行李,走出了熙熙融融的华盛顿联合车站。

    他们一走出车站就见到一小队戎装齐整的美军等在车站前的广场上,而领头的正是

    “巴顿少校,想不到你亲自来接我。真是意外!”袁燕倏走上前去,有些惊喜地道。

    实际上,他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接到了这位第四骑兵营营长的邀请,参加他夫人比阿特丽斯-班宁-巴顿[btr&bsp;bag&bsp;patto]举办的复活节派对的。

    复活节[astr&bsp;day]又叫做主复活日是基督教世界的一个重要节日。顾名思义,就是为了纪念耶稣这个“异物”复活这件事情。根据圣经记载,他在十字架上被钉死之后的三天复活生天。

    不像耶诞节那样,复活节每年日期并不固定。公元年召开的尼西亚宗教会议规定,每年春分月圆之后第一个星期日就是该年的复活节。

    年的春分日是月日,三天之后的月日便是满月的望日,于是月日这个星期天就成了今年的复活节。

    像耶诞节一样,复活节实际上也是原本古罗马的节日。只不过耶诞节源自冬至节,而复活节源自“春节”。

    顺便说一下,东正教极为推崇复活节,认为这是比耶稣诞辰更为重要的节日,号称“太阳比星辰高出多少,那么复活节就要比其他节日重要多少。”。

    除了参加这个春日派对之外,袁燕倏还准备在迈尔堡这里小住几天,骑骑马散散心,当当真正的绅士和大师。

    巴顿少校笑着说道:“哈哈。袁先生,像你这样的‘勇士’,我当然要来迎接的咯。”

    “哦”袁大师故意皱起眉头道,“我以为你只迎接死的勇士不迎接活的勇士呢。”

    “哈哈呵呵”

    一旁的美军士兵闻听此言也笑了出来。因为巴顿少校这位第四骑兵营营长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来这座联合车站把运到这里的棺材装上炮车,用庄严的仪式把死者遗骸带到阿林顿国家公墓里面去。

    对雄心勃勃的巴顿来说这自然是一份无聊的工作,不过对广大美军将士来说这确实一种很有情怀的激励方式。

    巴顿少校让自己带来的勤务兵把袁燕倏的行李搬上了车,开口说道:“袁先生,不介意再等一会儿吧?我还有一位朋友的车马上就到。”

    袁燕倏心中暗道,我纽约不呆,跑到迈尔堡来参加你的复活节派对不就是想多认识你一些“朋友”吗?

    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巴顿这个第四营营长也当不了多久了,在二战之前他会调换十几次。而袁大师再过几个月就要离开美利坚了,所以赶紧趁现在这个功夫拉近双方嗯,他和美**方之间的关系。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袁大师一指身旁的小美女道,“差点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摩曼小姐,我的秘书”

    他看到巴顿少校嘴角露出了揶揄的笑容,马上解释道:“没办法,我最近比较忙,除了手头上的约稿之外,还在写一本,所以不得不让摩曼小姐跟着跑一趟。”

    巴顿少校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和女秘书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转过头饶有兴致地问道:“袁先生,这次你写的是什么?是冰与火之歌的后续吗?”

    “冰与火之歌么我最近不太想写这种幻想题材的。”

    到目前为止,冰与火之歌出到了第三卷。袁大师再“写”两卷就必须太监了。

    袁燕倏摆手道:“我目前正在写一本欧战题材的。”

    “欧战题材?!”巴顿闻言兴趣大增,他可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自然对这个题材的很感兴趣。因此他马上追问道:“袁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写的是什么吗?”

    “当然可以,正好有些细节想请教一下你呢。”袁大师点头道,“我这本写的是一位德国青年”

    “德国青年!你要写德国人?”巴顿有些不礼貌地打断道,“袁先生,你为什么不写我们美国人呢?”

    这不是因为你们美国人写的一战没有德国人写的那本出名吗?

    袁燕倏正好胡诌一个借口的时候,却被巴顿给拦住了。

    只见少校先生指了指他的身后,抱歉地道:“袁先生,不好意思。我的朋友来了。”

    袁燕倏扭头一瞧,就看到一位年约三旬的青年军官,身边应该是他的夫人,两人正好并肩走出了联合车站的大门。

    嗯,这家伙的脸似乎也有点眼熟啊,只不过看上去气色不太好。他身边那位夫人也是愁容满面的样子,帽子上面还带着一块薄薄的黑纱,应该是在为谁服丧。

    袁大师自然知道的他们是来参加复活节派对的,其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来阿林顿公墓参加葬礼的呢。

    “玛米,欢迎你到迈尔堡。”巴顿少校笑容满面地走上前去和那位夫人行了一个亲热的贴面礼。

    “艾克,也欢迎你。”

    “谢谢,乔治。”然后这两位美国陆军少校用力地握了握手。

    艾克

    袁燕倏心头一跳,那么这对看上去不太开森的夫妇就是

    果然,巴顿少校带着这对夫妻走过来道:“袁先生,请容许我为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dght&bsp;davd&bsp;shor]少校,而这位美丽的夫人就是他的妻子玛米-吉瓦尼-艾森豪威尔。”

    袁大师心中暗道,老子见过现任的美帝大统领沃伦-哈丁,下一任的胡佛也算是打过招呼,再下一任的fdr现在算是半个朋友,还认识了jfk他爹。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一位美帝大统领啊。

    “你好,夫人。你好,少校先生。”他脱下帽子,彬彬有礼地道,“我是o-yua”

    “你好,袁先生。”艾森豪威尔夫人有些敷衍地说道。

    倒是未来的盟军欧洲总司令强行扯出一个笑容道:“原来你把英国人喝趴下的那位大作家。袁先生,我也看过你的,真是幸会了。”

    “女士们,先生们。行李都安排好了,我们上车吧。”巴顿少校招呼了一声,就和这两男两女一起上了一辆非常宽敞且舒适的双马马车。

    “大师球,你给我搜一下,为毛他们现在这么愁眉苦脸的。”

    “宿主,收到”

    袁大师看完了搜索结果,这心中就是一动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夫妇瞧着那么“丧气”,这也是为什么巴顿邀请他们过来参加复活节派对了。想来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小老弟和他妻子散散心。

    他们两人的友谊是从年夏天的马里兰州米德堡陆军基地开始的。

    按照传记作者们的说法,虽然他们两人的差别像是白天和黑夜那么清晰,但是轻型坦克旅旅长巴顿和坦克旅旅长艾森豪倒一见如故。

    巴顿比年出生的艾森豪大五岁,此时他在国内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战争英雄。和后世人们的印象一样,巴顿是出了名的自我主义者,又富有到完全不必关心金钱。

    而艾森豪在欧战期间却一直呆在国内,被调到各个军事基地负责新兵训练工作。他为人谦逊和蔼,还是个家境有点窘迫的穷小子。甚至在结婚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连公寓都租不起。

    艾森豪的父亲是个德克萨斯州的破产商人,他报考军校就是为了省一笔学费。他同时报考了安纳波利斯海军学校和西点军校,因为他年龄超过了一等人军校的招生范围,因此才成了二等人。

    这两位性格和经历完全不相同的陆军军官却因为坦克而成了至交好友。通过巴顿,艾森豪得以结识了许多军界要人,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巴顿始终关怀着这位小兄弟。可以说,巴顿对艾森豪威尔的成长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在二战之中,两个人还是因为性格原因而闹翻了。

    年月,巴顿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掉进一个记者设计的“语言陷阱”,称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与德国的纳粹党没有什么区别。

    一语即出,令世界为之哗然,艾森豪再也不能容忍巴顿的胡言乱语,就给了他一个第集团军司令[编写战史用的“架子军”]的名头打发回国了。

    “对不起,摩曼小姐,袁先生。介意我抽烟吗?”马车刚刚开动,艾森豪就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史书上说的没错,他的烟瘾极大,据说在二战期间每天要抽包烟。

    “当然不介意。”袁大师从内兜里面拿出三根上好的古巴雪茄道,“艾森豪少校,巴顿少校,来一根?”

    “谢谢你,袁先生。”看到雪茄,艾森豪眼睛一亮真的接了过去,“那我就不客气了。”

    巴顿也接了过来,于是三个瘾君子打开车窗,点着了雪茄烟。

    烟和酒那真的就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他们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就聊了起来。

    等到车内气氛稍微融洽了一点,袁燕倏指了指艾森豪夫人脸上的黑纱,貌似随意地问道:“恕我冒昧,你们最近有亲人故去了吗?”

    这对夫妇脸上神情一僵,艾森豪夫人的眼圈立马就红了。

    艾森豪的表现要好一点,不过也是过了半响才点点头艰涩地道:“我儿子今年一月份因为猩红热而去世了。”

    那资料就没错了。这对年轻夫妇的长子确实死在了两个多月前,年仅三岁。

    这个悲剧对他们打击非常大,艾森豪曾在回忆录里面写道,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失望和灾难,对此我一直无法彻底的忘却。而他的夫人差点精神崩溃,在葬礼之后的一个月当中都躲在公寓里面不出去见人。

    “哦,怪不得”袁大师使劲地抽了抽鼻子,嘴里面“刻意”地压低声音自言自语,不过这个声音的大小又恰好让车内其他人听得清清楚楚地道,“这车里面有baby&bsp;sou的气息呢!”

    “baby&bsp;sou?!”不待艾森豪夫妇和巴顿少校发问,一旁的摩曼小姐就好奇地问道,“boss,婴魂是什么东西?”

    袁燕倏“尴尬”地笑了一下,有些慌忙地掩饰道:“婴魂?我哪有说过什么婴魂,你听错了吧,摩曼小姐。”

    速记员很不服气地道:“哼,boss。你刚才明明就说了‘婴魂’了,还说车里面有味道。”

    袁大师“没好气”地瞟了她一眼道:“你肯定是听错了”

    “不!袁先生,我也听到了你说婴魂了!”一直默然不语的艾森豪夫人突然直起了腰杆,两眼灼灼地盯着他道,“袁先生,请问你闻到了什么?!”

    “这”“诚实”的袁燕倏不想在女士面前“撒谎”,因此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这才悠悠地道:“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赛里斯人和你们一样认为人死后,他们的灵魂会去另外一个世界。只不过我们叫阴间地府,你们叫天堂地狱罢了。”

    “不幸的是,有时候死者的灵魂会留在我们这个世界。特别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他们只会遵循自己的本能,依恋在自己的父母身旁”

    “对不起,袁先生打断你一下。”巴顿少校皱起眉头问道,“上次你不是说自己是强无神论者么?怎么又说起灵魂和死后世界了呢?”

    袁大师耐心地解释道:“没错,巴顿少校。我说过自己是强无神论者,我也不相信有全知全能自在永在的神灵。不过这不代表我否认人有灵魂啊,也不代表我不认为灵魂会去往另一个世界啊。”

    “这就像地球是圆的,人类是猴子变的,苹果熟了会掉在地上一样,是一种客观现象,跟神灵真的没有多大关系。”

    艾森豪夫人刚想说话却被她的丈夫给拉住了。

    这位少校先生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袁燕倏,沉声问道:“袁先生,请问你有证据证明艾基[他儿子的昵称]那个婴灵就在这辆马车里面吗?”

    本章部分内容摘自卡罗-德斯特的艾森豪威尔:一个士兵的一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