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黑与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三章 黑与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纽约之夜黑,上海之拆白。

    …………………………

    “袁先生……”

    “请不要叫我袁先生,叫我尼奥就行了。对了,我能叫你爱死吗?”

    “当然可以,袁……嗯,腻嗷。”在“腻嗷”臂弯中的艾索尔-摩曼小姐羞答答地说道,“你的舞跳得可真好!”

    这不废话吗,就像mahjong一样,高等华人外加著名大师不会跳舞那像话吗?

    我们的袁大师可是请了专业舞蹈家来教他跳舞的。虽然他的敏捷不高,很多高难度动作做不出来,但是相比普通人那绝对是有模有样的。

    他们现在跳的是美利坚最为风行的“狐步舞”。其实这种交谊舞并不是因为舞步像狐狸而被称为狐步舞,这是文化隔阂产生的翻译“错误”。其实狐步舞与狐狸毫不相干。

    Foxtort是一位美国演员哈里-福克斯在1914年夏天创造出来的,他根据黑人舞蹈自行设计的滑稽歌舞在纽约电影院的屋顶花园首次公演的时候,出乎意料地获得满堂喝彩,掌声雷鸣,人们高呼“foxfox“!

    接下来这种摩登舞风靡了欧美,取代了原先华尔兹在交谊舞当中的地位。不过狐步舞仍然是一种非常正式的交谊舞。在后世的国标比赛之中,男士要着燕尾服摩登舞西装,打领结,女士要着长裙,梳宴会正式发型。就和他们这两位现在的装束差不多。

    一曲终了,摩曼小姐依偎在袁大师的怀中,两人四目相顾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台上响起了一串鼓声。

    他们转头一看,原来台上已经换了一支乐队,而新上来的这支乐队居然全部是黑人组成的。看来此时应该过了十二点。

    当时美利坚有一些上档次的舞厅有“午夜场”,过了午夜之后就会变成爵士舞专场。

    随着欢快的鼓声,尖利的小号响起,这对舞伴知道接下来这支曲子是刚开始流行的摇摆舞当中Lindyhop。

    摇摆舞是爵士舞蹈的一种,而Lindyhop是摇摆舞当中的一种,表现二十年前叶和中期的电影中,那种男女身体不始终保持接触,动作十分夸张还有点搞笑,dyhop算是里面比较缓慢优雅的一种。

    不过就算是比较缓慢优雅,穿着晚礼服的摩曼小姐也是跳不了这种蹦蹦跳跳的摇摆舞。

    她遗憾地叹了一口气道:“腻嗷,我不能跳了……”

    “爱死,为什么不跳了?”袁燕倏跳得正高兴,而且他这种一百年后穿过来的穿越者更喜欢更加无拘无束的摇摆舞。

    他看了看摩曼小姐的装束这才明白了过来,不过却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道:“不要紧的,爱死。我马上就让你能跳!”

    说着他蹲了下来,双手拉起曳地晚礼服的下摆,就那么一用力……

    “嘶啦嘶啦嘶啦……”

    随着丝绸被撕开的时候发出的悦耳声音,袁大师真的礼服下摆撕下了几大块,就让这件晚礼服成了及膝的短裙。

    “腻嗷!”摩曼小姐猝不及防,大大地吃了一惊道,“你干嘛……”

    “嗯,不用谢。”袁燕倏笑嘻嘻的站了起来,一伸手把她戴的头饰拔了下来,女孩纸一头褐色的秀发恢复了自由。

    他自己脱下了身上的燕尾服扔到一旁,微微躬身抬手邀请道:“爱死,现在你就能跳了!”

    “你……”又好气又好笑地摩曼小姐白了他一眼,还是把自己的柔夷放在了他的大手之中。

    而袁大师这番不羁的举动落在了老肯尼迪的眼中,他眼珠一转也不顾苏西小姐娇声反抗,有样学样地扯开了她的晚礼服。

    他们两位绅士的“豪举”非但没有让周围其他舞客不满,反而还得到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就连台上的黑人乐手们都更加卖力气了。

    欢快的乐曲,欢快的舞步,欢快的人群,欢快的午夜……

    这就是1921年3月的纽约之夜,这就是“灯红又酒绿,纸醉且金迷。”的美国之春!

    “各是哪能一回子事体啊,都下半天了,门口头额路倒还没有人来收吗?”

    资本主义世界的心脏刚刚进入午夜,而赛里斯最大的一座都市已经是下午一点。原本三月里已经开始回暖的天气却来了一场倒春寒,一夜之间气温就从十几度降到了零度。

    不用问,老天爷尽职尽责地报销掉了一批露宿在街头的穷鬼。只可惜死掉的穷鬼不会像游戏里面的怪物那样就地消失,而是躺在街边和弄堂口,让人看着就龊气。

    老袁家的石库门别寓就在赛里斯魔都公共租界的小沙渡路上。1900年修筑的小沙渡路日后会被称为西康路,还是那位脑子进水汉奸建立的伪政府在1943年接收租界时候改的名。

    “老爷,眼不见为静。侬覅去看就好咯,来吃杯茶压压火气。”

    “哐当!”

    袁大师的父亲接过四姨娘送上来的茶,拿起来就往嘴里面送,却没有料到茶水烫到了自己的嘴唇,一抖手就把茶碗扔在了地上。

    “哎呀,老爷烫着了伐?”眉目清秀,身材娇小,皮肤白皙的四姨娘迈着三寸金莲,立马扑了上来查看袁老爷子的伤势。

    嗯,袁燕倏小妈的花名就是玉玲珑。

    “侬……”本来心情就不好的袁老爷子刚想发火,可是看到自己小妾一副怯生生又心疼疼还可怜怜的样子,总算把这火头给压了下去,“好了好了,我木没事体。”

    四姨娘弦然欲滴地道:“老爷,个才怪我不好……”

    袁老爷子摆手道:“玲珑,跟侬不搭界。是……”

    他就想到了自己儿子写的那篇,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我哪能生下来各只小宗生呃,还出钞票把他送出国,真是眼睛瞎掉一只半!”

    “老爷,覅生气。春兰,侬去拿家什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的,姨娘。”

    作为一位久历尘世经验丰富的长三先生,玉玲珑可是知道“疏不间亲”这个道理的。

    她毕竟是小妾,而写了把自己阿爸气得半死的袁燕倏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况且还是留洋的大才子,现在又要迎娶南洋豪门的千金,自己再怎么说他的坏话都没有用场的。

    玉玲珑正打发自己的丫鬟收拾茶碗的时候,就听外面弄堂里面有人喊道:“阳伞修伐?坏忒呃阳伞修伐?!”

    她心中一动,对小丫鬟使了一个眼色道:“春兰,出去叫其他人收拾,侬去我的房间把那把西洋花伞让修伞的看一下,好像有几根骨子歪掉了。”

    春兰心领神会地点头道:“明白了,姨娘。”

    坐在那里长吁短叹的袁老爷子没有注意到这种小事,自其他人打扫不提。过了半响,玉玲珑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时小丫鬟拿着阳伞走了进来,高声道:“姨娘,修伞呃要三角钱,要不要修啊?”

    她嘴里这么说着走到了四姨娘身边,附耳轻声道:“大阿哥的人问侬,啥晨光才能动手?”

    玉玲珑沉吟了一下,小声地回道:“侬去帮伊拉讲,晨光没到!”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