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九十六章 大英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六章 大英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大师造英雄

    …………………………

    “923年5月5日晚,我作为的记者与几位新闻界朋友一起从南京乘火车去北京,计划采访一项刚完成的拓荒工程。这项工程的拨款是由美国红十字会承担的,其宗旨是赈济黄河两岸的灾民。我们乘坐一列蓝漆钢皮火车。其车厢内设一、二、三等。在当时,这不仅是中国大地上设备最先进的,而且是整个远东仅有的一列全钢火车。

    译者著:是一份于97年6月9日在上海创刊的综合型周刊,,创办人是美国驻远东记者汤姆斯密勒。著名的美国记者,的作者埃德加-斯诺,在936年就是以该报记者的身份采访天魔传人的。

    这列火车的头等车厢全是一间一间的软卧,来自不同国家的乘客,有的是在作全球旅行,有的是在中国做生意的。

    乘坐头等车厢的这些旅客,大约来自六七个国家,有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墨西哥人和罗马尼亚人,以及许多中国人。其中不少是妇女和儿童,包括小约翰-洛克菲勒的妻妹露西-奥尔德里奇小姐。她是已故的罗德岛州参议员纳尔逊-奥尔德里奇的女儿。陪同她旅行的是柯福登小姐和一位法国女佣丝恩博格小姐。另外,还有两位美国陆军军官艾伦少校和平格少校以及他们的妻子和儿女。还有几位法国和美国商人。来自墨西哥瓜达拉加拉城的威利亚夫妇,他们是一对来远东的新婚夫妇,威利亚先生是墨西哥著名实业家。另一位旅客是非常富有的意大利律师墨索,他曾经因为供职于公共租界而成为巨富,但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发财的。他担任上海鸦片烟公会代理律师多年,是墨索里尼的最早支持者之一,而且还是罗马一家颇有影响的报纸的大股东。

    后来我听说,乘这次列车却北京的原来还有一些日本人,可不知什么原因,当车到徐州东站时,他们便中途下车,神秘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与我同住一间卧铺的是法国人伯鲁比,他在中国海关关务署工作,这次去北京,是他在法国参加欧战后,重返中国工作。先前我与他素不相识,但一谈起欧洲的战争和远东地区复杂的政治形势,便有了说不完的话题。另外他惊喜地发现我是袁燕倏先生朋友。因此,我们一直谈到凌晨两点钟。

    时值北国的早春,一轮明月空中高悬,极目远眺,可以清楚地看见远处光秃秃的泰山山脉。望着窗外的景色,我对新结识的法国朋友说,火车正行进在苏、皖、鲁三省的交界处,这里是著名的土匪窝。

    很久以前,这里就是杀人越货的土匪的啸聚处。他们原先大多数是军阀手下的丘八们,后来变成散兵游勇。由于无以为生,就干起了诸如抢劫、绑票和杀人的土匪勾当。当然,极少数土匪头子可能是罗宾汉式的人物。

    火车进入山东境内,车速逐渐慢了下来。突然,列车来了个紧急刹车,正在前进的火车猛然停住。好端端坐着的乘客悴不及防,被甩出老远。由于事出突然,还没等人们回过神来,便又听见火车外面响起了阵阵的叫喊声,且夹杂着刺耳的枪声。我想探出窗外看个究竟,便有一颗子弹从头顶呼啸而过,险些要了我的性命。于是我赶紧缩了回来,就在探头张望的一霎那,我看见一伙土匪一边呐喊一边开枪朝火车奔来……”

    ——节选自约翰-本杰明-鲍威尔的

    笔者注:鲍威尔先生在922年收购了这家杂志,自任主编和发行人,94年鲍威尔被日本人逮捕入狱,受到了严酷折磨,以致双足残废。947年,他病逝于华盛顿。这位报人是真正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罢了!”红旗大五哥一拍大腿道,“袁先生……那个鸿渐贤弟,俺就信你这一回。”

    金凤四姐不由得惊讶地道:“当家的……”

    “娘子,别说了。”李杰摆手道,“要说在这纽约华界谁都能信不过,还能信不过鸿渐贤弟吗?也不看看人家现在是什么身份。”

    如今我们的袁大师确实是一个有身份的男人了啊。不过他知道对方这是在拿话挤兑自己呢。

    袁燕倏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五哥四姐,俺们全都是洪门的自家兄弟,患难当同稻草铺,富贵当棠下开花。”

    同稻草铺就是同守寒窑的意思,而棠下开花则是大家一起花擦花擦分钱来着。

    “所以小弟怎么会害你们呢?

    袁大师神色一正,严肃地道:“五哥四姐,德国的事情我全都安排好了。那边由尤里安-钱德勒先生全权负责,不过你们最好也跟着去一趟,熟悉一下流程。”

    “海运你们也不用担心,货物都会运到斯特格尔摩装船。而这船都是我的。”

    “至于到了中国口岸么……小弟给你们透个底吧,日本朋友们会关照你们的。天津、青岛、上海和厦门,甚至武汉这几个有日本海军陆战队驻扎的口岸都没有问题……”

    “鸿渐兄,你要跟日本人合作?”一旁曹霖生听到这话忍不住皱着眉头,很是不满地问道。

    “庆芝兄,不是日本人而是日本海军!”袁大师毫不介意地道,“再者说,日本人又怎么了……”

    曹少校有些激动地道:“那可是日本人!还怎么了?鸿渐兄,要不是日本人,我们的青岛……”

    袁燕倏摆手道:“我知道,庆芝兄。我知道,他们在青岛这件事情确实是过分了一点。不过你要知道,日本人那也不是人么。”

    “是人就不会真的油盐不进,是人就不会不爱真金白银,是人就不会没有七情六欲。他们又不是特殊材料打造的。”

    我们的袁大师语重心长地道:“庆芝兄,有一位长者曾经说过,军队不能经商,因为那是会腐蚀战斗力的。所以你可以这么想,我们拉着日本人一起走私军火,这就是在腐蚀日本军队的吗。”

    “这也算是我们为国家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吧。”

    打仗他是打不过曹霖生的,不过讲道理这个世界上能讲过他的人也真的不多啊。

    “这……”可怜人家堂堂的西点军校毕业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为好。

    袁燕倏又把话头给拉了回来道:“总之,现在只剩下国内方面的事务了。”

    “当然,如何拓展销售渠道就全靠五哥四姐你们了。”

    “至于要拉队伍这件事情,我想只要有钱有枪哪里会没人呢?其实小弟觉得有一个连的人就差不多了……”

    “等等,鸿渐贤弟。”李杰抬手道,“说到这件事情,俺还真的缺人!”

    他解释道:“老哥知道贤弟你所图甚大,所以应该不是要那种乌合之众的吧。不过要打造精制之师,就算只有一个连,那也需要专业人士。”

    “俺只会造桥,可不会打仗啊。”

    “不要紧!”袁燕倏满不在乎地一指曹霖生道,“这不庆芝兄马上就要回国了吗,到时候请他帮忙就好了。”

    一听这话曹少校马上就炸了,他连连摇头道:“对不住了,鸿渐兄。这事我可不干。而且我也不行啊。”

    “庆芝兄,你怎么会不行呢?你可是西点军校毕业的啊。”袁大师有些生气地道,“你这么说就是看不起兄弟我。”

    “不不不,绝对不是看不起你。”曹霖生反应蛮快的,马上找出一个说辞道,“小弟学的是正规军事行动,不太熟悉打家劫……那个特殊的作战形态。”

    袁燕倏在心里腹诽道,其实你的正规军事行动学的也不咋地,不然老张也不会退回关外了。还不如专研一下特种作战,以后跟着老子去南洋混呢。

    说不定,你要么就成了游击战专家-曹哇啦,要么就成了反游击战专家-曹岗村。不论是哇啦还是岗村,你必将会在世界军事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想到此处,我们的袁大师心里面那微笑的一点愧疚也消失不见了,反而觉得自己这是在拉兄弟一把。

    “庆芝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他很不满意地道,“子义兄起团那是保卫桑梓,劫富济……那个的好事,你可别想歪了。”

    “鸿渐兄……”

    袁燕倏打断道,“好了,这事就这么说了!”

    他心说,好了,反正等我回国总会有办法让你就范的。

    我们的袁大师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欠身对着金凤四姐说道:“四姐,小弟想要请你帮个忙。”

    很是忌惮的李夫人干笑着地道:“什么事情,二爷请直说。”

    “哦,是这样的……”他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这不我的小蜜……那个女秘书马上要在德国去转一圈。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孤身在外,小弟也不大放心。不知道能不能请四姐给她当一段时间的保镖。”

    “咯咯咯……”金凤四姐掩嘴笑道,“二爷果然是怜香惜玉的人呐。这件事情妾身答应了。”

    “5月6日凌晨,随着火车一震,我从梦中醒了过来,透过窗帘看见下面有一伙人正在拥上火车。很快,我的包厢里面就挤满了野蛮的土匪,他们挥刀乱砍一气,边威胁我们边疯狂地抢劫一切他们看到的东西。一个土匪从我这里夺去了一条珍珠项链,我十分愤怒,严厉地要求他把洒满一地的珠子捡起来,但那个土匪把左路手枪顶在了我的头上。

    土匪将我们的东西里里外外翻个底朝天之后,便将我们半推着从包厢赶下了火车。当时,天上虽挂着月亮。但是月光昏暗,根本看不清东西,我只觉得脚边全是青草,意识到正在走向田野。此时我才发现许多同行的旅客此时也成了土匪的阶下囚。

    这个晚上,我不仅亲眼目睹的土匪的暴行,还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土匪们有时候拦住我向我打听那些抢来东西的用途。一个土匪拿出一罐润肤膏,想知道是否可以吃下去。当我用手擦脸示意这只是化妆品之后,他马上就把它给扔了。土匪们对抢来的药品很感兴趣。我不得不比划着手势劝告他们,如果吃下整瓶药,那肯定是有危险的。

    不久我们这行人就来到了山下的一座小村庄,村里很平静,不过这个时候太阳升起来了,火辣辣的极为灼人。我在人家门前的树荫下背靠着泥墙坐了下来。一些妇女和孩子开始围观起我们这些外国人。

    我试着和一个女孩聊上几句,女孩不肯上前,但我和她的小弟弟交上了朋友。村里有个男人很高兴,因为这姐弟两是他的孩子。我张开五个手指头,告诉他自己有五个侄甥,不过发现他误以为我有五个儿子!

    我发现,这里的村民都很和善,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甚至能讲英语,成了我在山村逗留期间的翻译。不一会儿,我就被“仰慕”的人群围住了,人们就像好奇心十足的小孩似的看着我,一个也会英语的小脚女子也加入了这堆人群。我告诉她我很冷,于是她脱下了外套围在了我的身上。然后她在我耳边悄悄地说,让我等到起了喧哗的时候就躲进路边的树丛之中。

    官军一定又逼近了,因为土匪们又惊慌的上路了。不过队伍前方好像发生了事故,我想起了那个女子的话,按照她说的躲进了草丛。当我开始想起我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两个同伴的时候,发下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其他人早就已经冲到了前头。

    在还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我其实已经离开的土匪大队,我脱险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小脚女子是李夫人。”

    ——节选自露西-奥尔德里奇的

    ……………………

    声明一下,本章内容全部慕容手打,因为我不会把PDF转成rD。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