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八十九章 海因切 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九章 海因切 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来自魔都的家书

    ……………………

    1927年3月

    亲爱的父亲,

    我是在魔都给父亲你写这一封信的。寄上一封信的时候我还在菲律宾,刚刚晋升为少尉,调到高速运输舰肖蒙号(USS chaumont)担任水手长,可是现在却到了神秘的中央之国。

    请放心,我没有丝毫不安,反而感到相当兴奋,因为这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谢谢你当年让我去了安纳波利斯学校。

    这次调动相当突然,我想你也看到报纸上关于中国的消息了。中国南方政府正在向北方进军,这支军队对于文明世界的态度很不友善,今年(1927年)他们在占据一座内河口岸(汉口)的之后居然收复了英国人的租界。

    在二月南方政府的军队抵达了魔都附近。当地美国商人向政府求助,因此我们肖蒙号才接受了紧急命令,带着陆战四团以冲刺的速度赶到了魔都。

    1927年2月24号清晨我们到达吴淞口,陆战队的小伙子在船舷排开阵势随时准备大干一场,连我和我的部下们都拿起了步枪。

    幸运的是,南方政府无意激怒文明世界,他们通知魔都工部局不会把魔都作为囊中之物。于是很快我们就获准自由行动,但每晚仍须归舰住宿。(笔者注:史实如此。)

    而我在美国驻沪总领事馆见到了袁先生。能在异国他乡遇见一位老熟人那真是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而且你也知道袁先生是一位非常因吹斯听的绅士。

    他还宴请了陆战四团和肖蒙号上的军官们,并且和我的长官们成了好朋友。在袁先生的安排下,我和我两位同事住进了一座位于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交界处的“SHIKUmen”,还有厨子和佣人为我服务。

    总之,我在魔都十分安全,也过的相当愉快,请不用担心。

    请替我向我的哥哥嫂子还有我的侄子小小尤里安道一声好,说我很想念他们。难得哥哥这段时间留在纽约,请他继续努力为我再添一个侄子或者侄女吧。

    爱娃来信说她要去德国拍电影,我一想到她的德文就想笑。那么也祝她一路顺风吧。

    你的海因切

    …………………………

    1927年5月

    亲爱的哥哥,

    你还记得tS-艾略特先生吗?我们曾经在纽约袁先生的派对上遇到过他。而我此刻还带着他亲笔签名的《荒原》。

    四月是最残酷的月份,而我在魔都度过了我平生最残酷的四月。

    我不知道应该感谢或者诅咒袁先生,因为在这个月里面他带着我几乎跑遍了整个魔都,让我见识到了许多许多……许多不愿意回忆的场景。

    这些经历虽然很痛苦,但是其实我们很安全。按照袁先生的吩咐我们的车上都高挂着星条旗,他说只要这样那帮“YAnGnU”就绝对不敢向我们开枪。而他确实说对了,我们穿梭在魔都大街小巷那段时间,真的没人敢阻拦我们。

    其实我们主要的工作是保护一个摄制团队,他们是袁先生组织来拍摄一部记录片的。

    我们在一队中国士兵的手中救下了他的弟弟,一个非常容易发怒的年轻人。他指责袁先生不肯救他的同志,他宁愿和他们死在一起。袁先生没有办法,只好把他扔进海军陆战队的禁闭室。

    我也问过袁先生为什么不救下其他人。他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在此之后,他的“胡闹”却越来越厉害了。

    他带我们闯进一些人的家里,把里面的男主人们痛揍了一顿,我记得有个姓“cAI”的,好像还担任过大学校长什么的。还有一个姓“HUAnG”的,应该是法租界的探长。

    四月下旬,袁先生在LonGHUA这个地方举办了一个规模很大的葬礼,请一帮中国宗教人士和好几支乐队,大张旗鼓地搞异教祭祀仪式。按照中国人的习俗,烧了不少香烛,撒了不少纸钱。

    那些中国人一开始都感到十分不安,不过他们好像很快习惯了。也不是没有人想要阻止这个仪式,大概因为我们在场的关系,那些人并没有成功。

    哥哥,这个四月真的很残酷,也许袁先生说的对,我们的世界本来就这么残酷。而我们所能做的是让残酷的世界变得因吹斯听。

    你的海因切

    ……………………

    1927年6月

    亲爱的姐姐,

    我不知道该向谁诉说,只好写信给我的小姐姐了。

    姐姐,我恋爱了。

    我爱上了一个中国医生的女儿,她姓唐,今年十七岁。

    我是在五月份的一场慈善戏剧大会上认识了她,当时她在台上演出,而我第一眼见到她就坠入了爱河。

    我实在忍不住,只好向袁先生打听她的消息。而袁先生听了之后完全呆住了,之后居然笑了足足五分钟,那个时候我真的十分生气,差点就想直接离开。

    不过袁先生拦住了我向我诚恳地道歉,并且承诺尽一切努力帮助我追上那个女孩子。

    他这么说了,也是这么做了。

    在他的帮助之下,我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这个女孩子,她似乎也喜欢我。接下来我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上一个月,这座城市在我眼里好似地狱;而这一个月,这座城市却成了我的天堂。

    我决定要娶她,按照中国礼仪我和袁先生去向她的家人求婚。但是她的父亲残忍地拒绝了我,哪怕袁先生的劝说一样没用。

    最后连袁先生都发怒了,他跟那位唐先生说,如果你的女儿不嫁给这位美国少尉,那她就会拖累家人,还要嫁两次。

    好吧,这话对我们没有什么帮助。唐先生把我们赶出了他的家,并且不允许他的女儿再次见我。

    姐姐,我失恋了。

    你写信给我说你认识了一位优秀的德国绅士,那希望你的运气不像我那么坏吧。

    你的海因切

    ……………………

    1927年7月

    亲爱的父亲,

    这是我最后一封在魔都写的信了,肖蒙号明天就要起锚返回菲律宾。陆战四团会留在这里,而袁先生还有他的弟弟会留在船上。

    这段日子应该是我这一生最……按照袁先生的说法,最因吹斯听的经历吧。

    生与死,革命和反动;爱和恨,天堂和地狱,我们人类就是如此矛盾的生物。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袁先生的看法很正确。

    人类的仇敌,乃是这个无聊的世界。

    你的海因切

    PS.随信的包裹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希望你们会喜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