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六十六章 嘉年华 (三千字继续感谢我的拉盟主和各位大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六章 嘉年华 (三千字继续感谢我的拉盟主和各位大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决斗那些事儿

    “庆芝兄,你回来了啊,情况怎么样?”

    “鸿渐兄,幸不辱命,英国人答应了。”

    “哈哈哈,我就说他们会答应的吧。”

    我们的袁大师揽住曹少校的肩头走进了客厅,对着里面的一帮子人扬声说道:“我的朋友们,英国人答应决斗了!”

    “万岁!万岁!万岁!”

    “哈哈哈!”

    “啪啪啪!”

    不大的客厅之内,欢呼声、大笑声、鼓掌声顿时响做了一团。

    “嗵!嗵!嗵!”

    还有人打开了几瓶香槟以示庆贺。

    既然那个什么“压力山大”在舆论的压力下接受了这场决斗,那么袁燕倏就开始安排起后事嗯,后面的事情了。

    “大卫、丽莲,你们的摄制团队准备好了吗?”

    两位电影工作者对视一眼,大明星笑着说道:“刚和维克多通过电话,他现在已经带着人员和设备上火车了,估计傍晚就能到了。”

    这么重大的新闻不拍一个纪录片把袁大师伟岸之英姿,高尚之精神、痛快之胜利记录下来,那怎么行?

    以后这可都是历史资料,要流传到人类文明终结之时的重要历史资料。所以他老人家首先要问的就是这件事情。

    “很好。”他转过头向普利策小姐问道,“决斗后的新闻发布会安排好了吗?”

    艾玛嫣然一笑道:“尼奥,你放心。我和我父亲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等把决斗搞定之后,袁燕倏自然要在媒体面前披露一下这起决斗的来龙去脉,让全美利坚人民明了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战,而是为了正义、为了自己祖国。为了爱尔兰人民而战,这种刷声望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再加上还能顺便再狠狠地踩一脚不列颠。

    “艾玛,替我谢谢你的父亲。”接下来他又开口问道,“路易、约翰,你们那张一万美金的支票准备好了吗?”

    这两位也是呵呵笑道:“尼奥,你的中国朋友孟先生帮我们找了一位画家,现在正在赶制之中。”

    他们说的“支票”不是真的支票,而是后世中奖仪式上面拿出来的那种硬纸板做的大大的“支票”。这年头也没有激光打印,也只能靠人手绘了。

    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的袁大师就要以胜利者的名义向饥荒孤女这部电影的制作方捐献一万美金好吧,其实就是右手到左手罢了。

    “祥子,纽约的盘口开了吗?”

    骆普祥立马点头道:“好了好了,我们昨天就做了准备,小陆和小杨现在办事还蛮靠谱的。”

    蚊子再小那也是块肉,不管是几千美金还是几万美金,小钱钱又不会咬手来着。

    袁燕倏微笑着环视众人,志得意满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道:“朋友们,cheers!”

    “cheers!”

    “1832年5月30日清晨,在巴黎的葛拉塞尔湖附近躺着一个昏迷的年轻人,过路的农民从枪伤判断他是决斗后受了重伤,就把这个不知名的青年抬到医院。第二天早晨十点,这个可怜的年轻人离开了人世,堪称数学史上最年轻、最富有创造性的头脑停止了思考。后来的一些著名数学家们说,他的死使数学的发展被推迟了几十年,他就是埃瓦里斯特?伽罗华[?variste galois],去世的时候年仅二十岁。”

    “历史上很多像伽罗华一样的杰出人物死于愚蠢无比的决斗,不过有些决斗却为历史增添了不小的乐趣。”

    “1808年的法国上演了一次高空决斗。法国人格兰德普与皮克因为一位舞女发生争执,说白了其实又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故事。大概是当时热气球才流行起来,两人最终决定乘坐热气球在高空进行一场决斗。在5月3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位绅士分别乘坐着两只热气球升到了2000英尺的空中。双方在80码的范围内开始对射,运气不佳的皮克先生射出了第一颗子弹,结果错失了目标。格兰德普的还击则有效的命中了对方的气球,气球因此失控,吊篮倾翻,皮克及其助手从高空落下,摔死在了巴黎的一间房子上。”

    “1843年,还是在法国发生了一场“台球决斗”,法国的两名绅士乐凡特与梅尔凡特在玩台球时发生了口角,双方最终决定用在相聚12步的距离上、轮流互掷台球的方式进行决斗。梅尔凡特先生幸运的抽到了先手,他也放下了狠话:要一击干掉乐凡特。结果被他说中了,臂力惊人的梅尔凡特出手的第一只台球就直直的砸在了乐凡特的额头上,后者当场毙命。不过作为胜利者的梅尔凡特先生并没有高兴多久,他随即被赶到的警察逮捕,以谋杀罪的指控被告上了法庭,最终以误伤人命的罪行入狱。”

    “1892年8月在列支敦士敦首都瓦杜兹,波林-梅特涅[pauline metternich]公主和凯尔曼西格[kielmannsegg]伯爵夫人为即将举行的音乐会摆放花瓶的方式而发生争执,双方决定以决斗来解决问题。这次决斗是由在当时医学界享有盛誉[在那时妇女极少]的男爵夫人卢宾斯卡[lubinska]负责安排、主持以及处理决斗造成的伤害。”

    “决斗开始前,男爵夫人认为,许多决斗造成的无关紧要的小伤之所以经常引起腐烂,是因为剑尖把衣服的布条带进了伤口。于是,她提出了个“时髦”的建议:为了防止出现这种危险,决斗时双方腰部以上的所有衣服都应脱掉。据说这次决斗是历史上惟一的一次**露脯的决斗,也是首次不受男性约束的决斗,因为双方卷入的所有的人,包括两位事主和助手,都是女性。”

    “在决定命运的那天,在决斗场上,所有的礼节都遵守了,包括先尽力调解。调解无效后,两位女士开始了决斗,经过几招佯攻和对刺,公主的野蛮劈砍使伯爵夫人的鼻子流了一点血。看到对方流血,吓坏了的公主,以女性贯有的姿势,用两手捂住了双颊。就在这时,伯爵夫人突然向公主猛扑过去,一剑刺中她的右前臂。再次看到鲜血流下,双方的助手都吓晕倒过去了。被命令站在远处背对决斗现场的男仆和马车夫,听到叫喊声,急忙冲过来帮忙。然而,男爵夫人卢宾斯卡断定他们更多地是出于好色的动机,便用自己的伞痛打他们,并喊道:‘移开你们的视线,移开你们的视线——你们这些好色之徒!’”

    “历史上最著名最有趣的一场决斗不是发生在欧洲而是在美洲。不过决斗的双方却都不是美国人,挑战者是英国陆军中校哈罗德-亚历山大,而接受挑战的是中国人,袁燕倏。他们是在沃伦-哈丁总统的就职舞会起了冲突,这才相约进行一场决斗来解决彼此的矛盾。”

    “这场决斗在华盛顿特区甚至整个美国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不但当时各家报纸竞相报道称之为‘世纪之战’或者‘东西大战’或者‘中英战争’,而且华盛顿附近的居民特别是纽约人民纷纷开车或者坐火车赶往华盛顿。于是有人戏称这是‘决斗嘉年华’。”

    “1921年3月6日,这一天是三月份周日,天气也相当不错,堪称是风和日丽,乃是一个绝佳的出游日子。”

    “上午十一点,袁燕倏先生在他朋友们的簇拥之下,离开了下榻的玫瑰木酒店,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座车,向着决斗场-弗吉尼亚州迈尔堡马场开去。与此同时,哈罗德-亚历山大中校也在英国驻美使馆同事们和侨民们的陪同下踏上这条决斗之路”

    “而在他们之后是超过一百辆的各色车辆,大部分都是各大报纸的记者和一小部分好事者。但是随着车队的前进,越来越多的车辆加入了进来。最后这支车队长度居然超过了十英里。与此同时,还有几支车队从华盛顿开向了目的地。据不完全统计在决斗当天有超过两万名观众到场,其中甚至包括了哈丁总统夫妇和多位内阁要员。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名流要员。真可谓是万人空巷。”

    “下午两点半左右,袁燕倏和哈罗德-亚历山大中校先后抵达了目的地,这里原本是驻扎在迈尔堡骑兵第四营的训练场地。因为袁先生和时任第四营营长的巴顿少校关系不错,因此后者慷慨地把场地借给了他们作为决斗场。”

    “因为车辆堵塞导致有人迟到的原因,他们不得不在在那里等待了一会。三点钟的时候,本次决斗的主持人大日本帝国驻美一等武官-海军大佐野村吉三郎和此次决斗特邀律师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终于也赶到了现场。”

    “双方在好几位律师,还有现场接近三万名观众的见证下签署了各种法律文件。然后野村吉三郎作为主持人开始宣读决斗规则。而这套规则是袁燕倏先生亲自发明的。”

    “由于日后有很多人借鉴了这套规则进行决斗,因此被称之为‘袁氏规则’”

    ——节选自决斗那些事儿

    这本破书能写到现在,和病友们的支持分不开的纯粹客气,大家别当真。其实主要还是我本人人品坚挺。

    不过慕容还是很感谢大家的捧场。尤其是我的拉盟主,和几位一直很关照小弟的大佬。谢谢大家,我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