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五十八章 隐者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八章 隐者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掌握美利坚的未来五十年

    ……………………

    胡佛不由得好奇地问道:“那个……袁先生,我能问一下,那么变节的重要成员是谁?”

    “呵呵……”我们的袁大师嘴角一扯,做了一个讽刺意味十足的笑容道,“就是你们上一任总统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

    “买糕的!”胡佛自然是大惊失色。

    “不可能!”这次就连艾登先生都忍不住失声喊了出来。

    “绅士们,有什么不可能的?”袁燕倏摊开双手道,“1914年他杀死了同为scP基金会成员的妻子艾伦-威尔逊,对外宣称她死于肾病。然后这位‘和平主义者’马上就让美利坚卷入了上一次世界大战。”

    “异物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摧毁人类文明,让我们重新匍匐在它们的脚下。对它们而言,还有比一次世界性的战争更好的手段吗?”

    “对不起,我忘了除了战争之外,还有瘟疫。你们没忘记西班牙流感吧?”

    “而我到了美国之后为了观察情势确认情况,蛰伏了整整三年。可是等到我稍有动作,那就瞒不过他了,所以才会动用国家力量把我栽赃为华尔街爆炸案的罪犯。接下来……”

    “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地得了败血症呢?”

    “为什么我又能从败血症中康复呢?”

    “为什么堂堂美利坚大总统读了我的文章就会病情加重差点一病不起呢?”

    “绅士们,请不要被你们的常识蒙蔽了双眼!”

    “哐当!”

    胡佛先生完全地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他也顾不得椅子倾倒在地,而是哆哆嗦嗦地举起颤颤抖抖的手指,嘴巴一张就要说话……

    然而他指着袁燕倏半天,最后只吐出了一个单词:“eViDence?”

    “哈哈哈……”我们的袁大师习惯性地仰天大笑。

    他现在发现要当邪恶组织的boss,这门仰天大笑的功夫一定要掌握好了。笑得不够奔放就不能尽显自己的风采,笑得太过张狂那就像神经病一样,还容易下巴脱臼。这实在是很难拿捏地一门手艺……不对,是艺术。

    “胡佛先生,你要证据?”袁燕倏一指桌上那些不可名状的照片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对我来说什么样的‘证据’做不出来?”

    胡佛和艾登闻听此言,眼角都是一抽。

    这个中国人说的没错,他使用的这种诡异的手段用来制造“证据”实在太合适不过了。真是想要什么证据就能有什么证据。

    1921年到底还是个落后的时代,Ps技术哪有我们袁大师这么出神入化。

    只听这个中国人苦笑一声道:“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其实我的能力不适合正面战斗,更适合担当辅助工作。实际上我本来也只不过是初级调查员而已……”

    “对了,一直忘了做一个真正的自我介绍。”他右手抚胸微微低头道,“胡佛先生,本人乃是scP基金会初级调查员,代号愚者。”

    “愚者……”胡佛看了一眼桌上的塔罗牌,又瞧了瞧一旁的宝剑10先生,下意识地说道,“难道说你是他们的头领?”

    “呵呵呵,胡佛先生真是聪明人呢。”袁燕倏轻笑一声,坦然道,“我现在的职务是scP基金会北美分部的代部长,而我这个代部长的任务就是从零开始地重建北美分部,所以我自然就是代表0的愚者了。”

    胡佛却讽刺地笑了一声道:“愚者大人,你们scP基金会就派你这位中国人来重建北美分部?”

    “gooDquestion!”我们的袁大师居然鼓了一下掌,伸手示意道:“胡佛先生,请坐。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有一个很长的答案。”

    等胡佛坐下来的之后,袁燕倏点燃了一支雪茄,振奋了一下自己精神道:“说实话,我当时接受这个任命的时候也感觉非常奇怪……”

    “我就和我的上级说另请高明吧,我也实在不是谦虚,你说我一个赛里斯人还是初级调查员怎么就做了北美分部的部长呢?至少是资深调查员才能担任这样的位置,而且我还是黄种人。但是……”

    他吐了一个眼圈,有些黯然地道:“但是上级跟我讲,scP基金会已经没人可派了。这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在上一次大战之中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我们的袁大师看了看两人不明所以的眼神,循循善诱地道:“你们以为这次大战是怎么打起来的?”

    “就因为几个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刺杀了费迪南大公夫妇?”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就像我说的,在这次大战之前我们scP基金会就发现全世界各地的异物活动十分频繁,频繁到甚至他们组织起来刺杀scP基金会的成员。”

    “而在战争期间,我们又损失了很多同志,以至于连我这种初级调查员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到你们美利坚。”

    “我也知道这是极为危险的任务,但是为了全人类的安危,我也只好念两句诗……嗯,不得不勉为其难了。”

    胡佛听完了这番话,沉默了一会,这才继续问道:“那么堂堂的愚者大人找我难道就是用这些乌七八糟的所谓证据来吓唬我的吗?”

    我们的袁大师丝毫不动气,反而平心静气地说道:“胡佛先生不要误会,如果我不展现一点手段,我们怎么会这么平心静气地说话呢?”

    胡佛现在自然明白这是一个下马威。他冷哼一声道:“好了,我已经知道愚者大人你的手段了,那么请问你找我这样小小的司法部官员干嘛呢?”

    袁燕倏耐心地说道:“胡佛先生,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可不仅仅是小小的司法部官员,你领导的那个反激进运动小组这几年功勋卓著,单单去年就驱逐了四千多名激进分子,比前十年加起来还多。所以你才进入了我们scP基金会的视线。”

    此时胡佛是敌国公民登记部门{enemyaliensRegistrationsection}的负责人。这个部门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非美国籍的“敌特分子”的。

    最有名的案例,就是他驱逐了早期无政府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领袖与理论家,亦是“第一波女性主义”的代表人物的爱玛-戈尔德曼女士。用的罪名就是为了绿卡而和美国公民假结婚。听着有点耳熟吧。

    顺便说一句,这位著名的无神论者无政府主义者女权主义者后来去苏俄见识了一下,然后在她的余生里面坚持批判布尔什维克主义与列宁的政府。

    “我们scP基金会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至于你问我们找你干嘛……其实我此行真的真的真的只是来表达善意罢了。”

    袁大师看到胡佛脸上激动的神色,抢着说道:“胡佛先生,如果我不是表达善意,那么我把这些照片匿名寄到你们司法部……呵呵,那会有什么后果,我想我也不用说了吧?”

    对于胡佛这种人就要软中带硬硬中带软……嗯,为什么听上去这么奇怪呢?还是换一种说法,既不能得罪太狠,也要不时地敲打一下。

    “哼……”胡佛哼了一声,不过这次没有表示反对,而是淡淡地说道,“好了,愚者大人或者袁先生,你的善意我了解到了,那么接下来呢?”

    “接下来……”袁燕倏毫不迟疑地答道:“当然是合作啦。”

    “合作?怎么个合作法子?”胡佛双眼一咪,沉声问道。

    “胡佛先生,所谓合作么,就是各取所需咯……”

    袁大师认真地说道:“胡佛先生,你以为我找你做什么?要你出卖消息,要你违法乱纪,要你背叛国家吗?”

    “wRong!totaLLYwRong!”

    “胡佛先生,我们只不过要求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提供一些帮助,作为回报,我们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实际上,不用他来推动,约翰-埃德加-胡佛自己就会走上那条幕后大黑手之路。当然,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是那种用隐私要挟别人的大坏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还能算是一位爱国者,至少他以自己的方法来爱国。

    1917年,胡佛获得了法学学位,从乔治华盛顿大学毕业。在攻读学位的过程中,他逐渐对纽约市邮政督察安东尼-康姆斯托克产生了兴趣。康姆斯托克曾长期致力于打击欺诈和不道德行为{其中还包括节育}。所以他安排手下经常私拆嫌疑人们的信件。

    胡佛很早就被认为是在效法康姆斯托克,在打击犯罪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并且偶尔为此违反程序。

    “胡佛先生,你总有一些敌人的吧。不管是仕途上的还是事业上的,为了扳倒那些敌人总归需要一些‘弹药’的吧。那么本人愿意提供一切你想要的帮助。”

    未来的Fbi局长闻听此言,不由得露出了心动的神情。

    不管这个中国人说的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手伪造照片和文件的能力,对他来说实在太有帮助了啊。

    袁燕倏突然站了起来,背着手十分认真地说道,“我们scP基金会的宗旨就是维护和平之世界,构建和谐之社会,保障人类之发展,抵御异物之侵袭。”

    他老人家最看不上的就是中二型的邪恶组织,这些组织的boss开口统治世界闭口消灭异己,就差把“我是大坏蛋”、“我是野心家”、“我是中二病患者”这样的口号写在自己脸上了。

    比如小胡子的纳粹党就是这样,宣扬的都是什么雅利安人是优等民族,什么日耳曼千年帝国,什么劣等民族没有生存的理由诸如此类的玩意。

    这些口号听着就不太靠谱,还是类似解放全人类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啦,让美利坚再次伟大啦这样的口号更加深入人心。

    袁燕倏建立的scP基金会目的就是要把历史搞得更加因吹斯听,不过他当然不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不管别人信不信,总归要粉饰地漂漂亮亮的。

    “为了实现我们的理想,我们也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袁燕倏唏嘘地道,“比如说我吧。”

    “你们也知道我的祖国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按照本心来说,我本人是想留在赛里斯尽一份心力的。但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了你们美利坚。”

    “胡佛先生对我也是有所耳闻的吧。并不是本人自夸,我在我的祖国说不定会发展的更好,至少不会整天受你们这边种族主义者们的歧视。”

    他话锋一转道:“先生们,我和你们一样都是爱国者!所以……”

    “请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去干危害美利坚利益的事情,相反,我还希望你们自觉地维护你们祖国的利益。”

    胡佛陷入了长考之中,最后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道:“那么愚者大人,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呵呵呵……”

    袁大师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就变出一张牌。他笑着掀开了桌上早就摆着的一张塔罗牌。

    最适合胡佛先生的牌自然就是九号的theheRmit{隐者},这张牌上的图案是一位穿着兜帽长袍的隐士,他一手中提着照亮前路的马灯,一手拿着缠绕着双蛇的长杖,脚下是一头凶狠的狼犬。在隐士的头上是一轮满月,只是乍看上去像是人类的眼球。

    当然这位隐士的面貌和约翰-埃德加-胡佛一模一样。

    “胡佛先生,请收下这张塔罗牌。你现在就是隐者了。”

    “没错,目前阶段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遵循自己的想法。你将会是孤独的,不过你会享受这份孤独的。”

    胡佛眼中异光闪动,脸上阴晴不定,不过他最终还是接过了“愚者大人”递过来的这张塔罗牌。

    我们的袁大师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眼前这位基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单单这么一次见面也不会让胡佛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干到底。

    不过这终归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只要让他了解到自己预见的准确性,那么他终将成为自己手上的“隐者”。

    是的,约翰-埃德加-胡佛将成为未来五十年的美利坚“隐者”,而袁燕倏也将成为未来五十年的全世界“愚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