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六章 宠物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六章 宠物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大师晋犬

    ……………………

    魏明珠小姐发给自己未婚夫的电报不但是报平安,还催着他赶快去三宝垄迎亲。

    我们的袁大师现在打算六月份完成了第一个系统任务之后就去欧洲浪一把,接着再去南洋接老婆一起回上海完婚。

    “汪汪汪……”

    就在这时,两个佣人牵着好几条狗经过他们的面前。

    黄蕙兰女士可是著名的爱狗人士,日后在北京最高峰的时候养了二十多条名犬贵狗,有四个专门的佣人照料这些汪星人。

    正所谓,宁为豪门犬,不为贫户儿。诚哉斯言啊。

    袁燕倏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狗狗心中不由得一动……别误会,他不是突然想吃狗肉了,而是想到了一件事情。

    “等一下!”他突然扬声拦下了这些汪星人,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下。

    然后袁大师指着一条花白色的西施犬,转过头道:“这条狗不错!蕙兰,可愿割爱啊?”

    顾夫人咯咯一笑道:“既然鸿渐你喜欢,那就送给你了。”

    “不是送给我。”袁燕倏摇头道,“而是送给……”

    众所周知,一百年后的美国人爱狗成狂,其实一百年前的美国人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以至于历史上只有三位总统没有在白宫豢养宠物犬。而其他美帝大统领和他们的家人都是爱狗人士,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些宠物犬都有着“白宫第一犬”的名头。

    1944年的一次访问期间,自由世界的大救星不慎将自己的爱犬“法拉”丢在了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岛上。为了找回爱犬,他竟然下令派遣一艘驱逐舰去营救“法拉”。而这种放到东方某大国会被人民群众喷死的事情,居然是美国民众所津津乐道的传奇。

    不过历史上最有名的白宫第一名犬乃是哈丁总统的“littlefellow{小伙子}”,一条艾尔谷犬,也叫做硬毛杂种犬。

    这个“小伙子”有名到什么地步呢?美国四大报里面的《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在哈丁上任后的几个月里几乎每天都会写上一篇这条狗的故事。

    再过两天也就是三月五日的《纽约时报》上会有这样的报道:“总统非常愉快地把他的宠物带进了办公室,它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在接下来的39天里,以下这些大字标题会出现在“灰贵妇”上:

    “艾尔谷犬成为吉祥物”

    “小伙儿,新闻制造者”

    “把白宫猫眯追上了树”

    “小伙儿有了玩伴”

    好吧,袁大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种事情。

    哈丁夫妇对待它就像宠爱自己的孩子……嗯,这对夫妇也非常因吹斯听。老公至少有一个私生女,而老婆在结婚之前就有了一个私生子,但是他们两人却没有孩子。

    袁燕倏认真地道:“少川兄,我打听到哈丁夫妇都是和夫人一样的爱狗人士。把这条狗送给他们作为中美友谊的见证那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了。”

    “拿狗当礼物?”顾维钧闻言愕然。

    我们的袁大师理所当然地道:“是啊,安倍晋犬……嗯,反正送条狗给国家元首有先例啊。”

    “鸿渐,真的有吗?”顾大外交家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

    “有,肯定有。”袁燕倏再次点头道,“少川兄,欧洲那帮表兄表弟表姐表妹国王女王之间肯定送过狗。”

    他指着黄蕙兰道:“再者说,可以以公使夫人的名义送给第一夫人的吗。说不定你们还会交上朋友呢。”

    反正她老公现在就出轨,你老公将来会出轨,你们两位爱狗女士先交个朋友倒也不错。

    顾夫人也是爱出风头的人呐,所以她眼睛一亮,立马点头道:“鸿渐这个主意真是极好的。”

    她转过头对着自己的丈夫腻腻地道:“维钧,你说呢?”

    虽然新婚爱妻都这么当众撒娇了,但是顾维钧沉吟片刻还是摇了摇头道:“依我看,这件事情有辱国体。再者说,我们马上就要去伦敦了,就算要送也要让施夫人去送……”

    袁大师眼珠一转道:“既然少川兄觉得不妥,那就让小弟我来送吧。反正我也不是中华民国外交官,被他们拒绝了也只是伤我的面子,没有其他什么损失。”

    “也罢……”黄蕙兰叹了一口气,闷闷不乐地道,“那我就把花花交给你了。”

    这段小插曲唱完,四人进了餐厅开始吃饭,当然吃的是中餐。

    在饭桌上,他们四人聊的都是相对轻松的话题。等吃完了饭,袁燕倏和孟宪承才随着顾维钧走进了书房。

    按照袁大师了解的历史,山东问题还真得要和这位现任的驻英公使谈。

    在原本的那条时间线上,中国参加华盛顿会议的主要成员是王宠惠、顾维钧与施肇基。

    王宠惠,字亮畴,1881年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东莞县。他与顾维钧的求学之路和从政经历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二人同出生于十九世纪末的动荡离乱之秋;二人在幼年时期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同时系统地接受了正规的西式教育;二人同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

    辛亥革命爆发后,又相继回国从政。他们在民国政治架构中处于政治中心与外围的中间层,是不可或缺的实际政务的操作者。在于公于私的交往中,二人结下了近五十年的友谊。

    他们还有施肇基在会前进行了周密部署和分工,按照个人的旨趣和专长指定各自的任务。

    施肇基负责撤军、撤销和移交外国邮局问题;王宠惠负责与他法学专长相关的收回外国租界、废除领事裁判权、取消二十一条等问题;顾维钧负责租借地问题、势力范围问题、关税问题、以及废除或修改不平等条约问题,还有就是山东问题。

    当年巴黎和会代表团团长陆徵祥告病之后,顾维钧实质上就是中华民国首席代表。所以《凡尔赛合约》有关山东问题的条款对他来说就是职业生涯中的最大耻辱。

    他当然一心想要洗刷这样奇耻大辱,而如今机会也确实出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