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五章 顾维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五章 顾维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山东问题,不想谈还得谈。

    ………………

    “鸿渐,那你准备向休斯先生说些什么呢?”

    老子自然就是要跟他讲,赛里斯人民对于美利坚之自由之民主之工业品之金融资本……嗯,主要是后面两样,那是大旱之望云霓,那是赤子之仰慈母,那是剁手客之盼马总统。

    眼前有一个好机会,那就是让他们老袁家一蹶不振的“民十信交风潮”——民国十年信托公司和交易所倒闭风潮。

    到1921年年底,上海有140多家交易所,总共额定资本是……两亿元!

    两亿元是什么概念呢?1925年包括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这两大国有银行在内的中国158家本国银行的实收资本与公积金的总和只有两亿元多一点。

    只要美利坚这些大财团借给我们的袁大师一张虎皮,那他就算赤手空拳回到魔都,那都能建立一个金融帝国。

    接下来可以选择的路子就多了去了。

    比如说,宋家和美国关系好,他们袁家和美国关系更好;宋家有女儿,他们袁家也有女儿;宋家有懂经济还能从美国搞到钱的人,他们袁家也有我们的袁大师啊。

    说不得,四大家族就要换一家了。然而……

    “皮卡皮卡!”

    “伯洪,我要说什么呢……嗯,山东问题肯定要说一下的。”

    穿过来也有小半年了,外加一百年后学到的历史知识,袁大师当然知道眼下山东问题正是眼下赛里斯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们的g点。

    山东问题引发的五四运动可是太重要了。当然啦,这是一百年后历史教科书的大考点之一,只要接受过义务制教育的人都知道这是“划时代的历史事件”,“中华民族走向民族复兴的历史关节点”等等等等。

    不过如果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是旧的殖民体系崩溃的一个注脚。

    1914年爆发的一战为中国民族经济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有利环境。欧罗巴老列强们纷纷被卷入战争漩涡,生产能力都集中在军火生产,而无暇顾及民用商品的生产,无力向中国倾销大量商品。相反,交战各国因战争需要反要增加民用工业品与军需物资的进口,中国的出口随之急剧增长。民族资本主义工业发展遇到了难得的“春天”。

    与此同时,民族资本家们为了占据更大的国内市场,利用人民的爱国热情,掀起了各式各样抵制洋货的“爱国运动”。所以邓中夏说过,五四运动中的上海工人罢工“据说是资本家命令罢的”。

    接下来的1925年的“五卅运动”之中,民族资产阶级的反帝国主义的目的就更加明确了。

    然而也就像教科书说的那样,民族资本家有两面性,民族自然是民族了,不过还是资本家。

    所以说,要真正打破这个行将崩溃的殖民体系需要一场规模更大的世界性战争,这也是袁燕倏所努力的方向,他觉得原本那条时间线上的二战规模还不够大,死的人数还不够高,列强们的元气还保留的太多太多……嗯,太多。

    因此,我们的袁大师并不怎么关注当下。

    对他来说山东问题是个小case,日本人还了,赛里斯就能崛起了吗?日本人不还,难不成北洋的直系和奉系亦或是广东军政府还会先和他们先做过一场吗?

    不过为了保持自己的“爱国知识分子”的形象,他不得不表现得像是很关心这个问题一样。{笔者注:这里不得不解释一下,省的有人说我们的袁大师不爱国。}

    “好了,伯洪。我坐了一天的车也累乏了,今天就不和你细说了,要不明天和我一起去顾公使那里吃午餐吧。”

    袁燕倏对这个话题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也不得不说。只是要说两次实在太麻烦,还不如并做一次呢。

    孟宪承自然站起身来告别道:“嗯,鸿渐。那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

    1921年3月3日上午这位孟大教育家果然按时来了,然后他们两人一起去了顾维钧夫妇的临时住所。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我们的袁大师和老顾已经在纽约见过面了。

    他们两人的关系有点因吹斯听:按照资历来说,时任驻美公使的顾维钧自然是还没有拿到phd.的袁燕倏的长辈;不过按照年龄算的话,老顾也就比小袁大了六岁,算是同辈;然而按照亲戚关系算的话,袁大师是顾公使的姨岳丈,居然还大了一辈。

    幸好是姨岳丈不是真岳丈,两人倒还是能各交各的,以兄弟相称来着。

    “鸿渐老弟,昨天在火车站怎么没有见到你啊?”

    顾维钧公使的长相么,当然还是不错的。不然当年唐宝玥小姐也不会为了他出家和下海。

    他有着一副相书上说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贵相,再加上身居高位的贵气,少年得志的意气和满腹经纶的书卷气,整个人很是有点气场来着。

    作为现任的驻美公使,他自然是去火车站迎接下一任的施肇基了。当然,在后者递交国书之前他还是公使,所以才会赶回华盛顿。

    袁燕倏和这位大外交家握了握手道:“少川兄,小弟不爱凑这个热闹,再加上有点累了,就先去酒店休息了。”

    他一指孟宪承道:“小弟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孟先生,你好。”

    “顾公使,你好。”

    三人在门口稍加寒暄就进了这栋三上三下的美式“小”别墅。当然,这是以顾夫人的标准来看的。

    而黄蕙兰见到袁燕倏就喜笑颜开地道:“鸿渐,你也收到电报了吧,小姨已经抵达三宝垄,而且你的老泰山我的外祖父也转危为安了啊。”

    魏明珠小姐这趟回家是从纽约出发,坐着美利坚东西铁路横贯线直奔旧金山,接着横渡太平洋这才回到了南洋。

    这样的旅程快是快了,不过肯定没有全程坐邮轮的大西洋-地中海-红海-印度洋-南中国海航线舒服。想来,魏小姐那也是吃了一点苦头的。

    我们的袁大师点头道:“是啊,蕙兰。我也收到她的电报了。”

    ………………

    不好意思,慕容昨晚着凉了,有点不舒服。所以晚了,抱歉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