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三章 钱老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三章 钱老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历史真相原来是酱紫滴!

    ………………

    “袁先生,你对这间客房还算满意吗?”

    玫瑰木酒店只有五层,这间房间就在顶层。虽说不是顶级的总统套房,不过也是第二等级的行政套房了。而且客房布置得相当豪华,采用的也是美国人非常喜欢的洛可可风格。

    当然对于袁燕倏和孟宪承这样接受过中国传统教育的人来说,这种风格有点太过繁复和柔腻了,颜色也太过艳丽让人眼晕。

    可是他们再不喜欢,也能看得出这套客房够档次啊。面积至少在七十平方米以上,除了一间看得到窗外小河的水景卧室之外,还有独立的书房和会客室。

    当然这不能和袁大师现在住的那套豪华公寓比,不过比起这两位学生曾经和现在租住的破公寓那可要强得多了。

    我们的袁大师在客房里面绕了一圈,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听到……

    “啵!”

    这自然是香槟酒开瓶的声音,住这种房间哪有不送香槟的呢。

    大堂领班不等他的要求,就很是殷勤地为他们两位倒了两杯香槟。然后垂手恭敬地问道:“袁先生,你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不需要了。”袁燕倏摇了摇头,熟练地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塞在了对方手里道,“谢谢了,先生。”

    别忘记,十美元在当时可是一位熟练工人的周薪啊。而咖啡才五分钱一杯,十美元的咖啡一口气喝下去都能喝出心动过速来。

    这位领班的脸上笑意更是浓了几分,腰也弯得更低了一点,更加殷勤地道:“袁先生,请叫我弗兰克。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请打电话给总台直接找我。”

    等弗兰克出了门,袁大师拿起一杯香槟递给自己的老朋友道:“伯洪,让我们提前祝贺你获得硕士学位。”

    孟宪承接过酒杯道:“鸿渐,那我也要提前祝贺你获得博士学位了。”

    两人哈哈一笑,干了一杯。

    孟宪承吁了一口气,摇着头道:“鸿渐,你可不要怪我小看你啊。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你能在纽约闹出那么大明堂来。而且你还居然会写小说……”

    他钦佩地说道:“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鸿渐!”

    袁燕倏微微一笑,立马接道:“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伯洪老弟何见事之晚乎!”

    这两位的对答其实出自《资治通鉴》里面鲁肃和吕蒙的著名对话,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成语的来历。

    所以说,如果我们的袁大师如果不是继承他大曾伯祖父的国学底子,在这年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赛里斯知识分子交流。

    “伯洪,坐吧。”袁大师招呼了一声,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掏出一根雪茄,一边点烟一边随口问道:“最近你家里面还好吧?”

    孟宪承接口道:“我家里面倒是还好,世面也算是平静……”

    说句真格的,在淞沪会站之前,江浙沪大包邮帝国虽称不上世外桃源,不过真的还算是安稳之地。当然啦,1924会有一场江浙战争,1927年还有北伐和四一二。

    不过在这两年,江浙沪地区既不会有天灾也不会有人祸。至于《多收了三五斗》这种戏码……这帮穷棒子还能吃上饭那就不错了。

    “哦,潜庐先生写信给我问起你的消息,信里面还自承他当年算是走了眼,居然会说你不会有什么出息。对了,他写给的信你收到了吧?”

    “这个……”

    袁燕倏对这位潜庐先生的感觉那是相当滴复杂。

    钱基博,字子泉,号潜庐,也是无锡人。此君也是民国期间的著名教育家和国学家。1913年任无锡县立第一小学文史地教员。也就是说,这位钱老先生是他们的启蒙老师之一。

    而当年钱老先生就觉得袁燕倏缺少了那么一股子精气神,还恨铁不成钢地断言自己这位学生人虽然聪明,不过将来必定成不了大器。所以……

    色佛撒,怪不得《围城》的男主角叫方鸿渐呢呢呢!!!

    没错啦没错啦没错啦,钱基博在1910年生了一个宝贝儿子,名字就叫……钱钟书呐呐呐!!!

    我们的袁大师现在明白事情是这个样子的:钱基博有个学生叫袁燕倏字鸿渐,而他的儿子钱钟书肯定从他老子的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位有点小聪明却没有大毅力的学生。等到今年钱小朋友还会知道袁燕倏从美国带回来一个欧洲克莱顿大学的phd。

    于是钱钟书小朋友就把《围城》的主人公命名为方鸿渐!

    原来这就是历史真相,自己的大曾伯祖父袁鸿渐真的就是方鸿渐的原型啊啊啊!!!

    这真叫人情以何堪、情以何堪、情以何堪?!

    哎呀,自己以后可是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如此一来的话这条时间线上岂不是就没有《围城》了吗?!

    这可……太好了!

    对了,现在这位钱小朋友过的也挺惨的。

    钱钟书出生之后过继给他伯父,著名书法家钱基成。而钱基成因为老年无子所以对这个嗣子未免宠爱了一些,对他采取放羊式教育,每天下午授课,上午则带着他上茶馆听说书。所以钱小朋友逐渐染上了晚起晚睡、贪吃贪玩的坏习惯,成了个小公子哥儿。

    可是1920年钱基成过世,钱基博开始直接管教自己的儿子,为了让他赶上新式教育的进度,给钱小朋友恶补数学。可儿子就是不开窍,气得他老子只好进行肉体的教育了。

    老天开眼呐。谁叫你拿我们老袁家的人开涮的?等老子回国之后……哼哼!

    “这个……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确实收到他老人家的慰问信了。可是当时太忙都没有回信。罪过罪过。”

    袁燕倏一拍大腿,有些激动地道:“我等会就给他写信,顺便……问问他公子的近况。”

    “他的公子?”孟宪承纳闷地道,“潜庐老师的公子好像才十岁,你认识他?”

    我们的袁大师狠狠地点了一下头道:“认识啊,那是一个goodboy。将来肯定有出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