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三十一章 南里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一章 南里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想了一想,慕容决定还是要尊重一下日本的表演艺术家们,不能老拿她们开玩笑。毕竟这些老师比起东方某大国的同行们还是很敬业的。

    ………………

    “二十世纪初的日本出现了两本对历史影响深远的小册子:一本便是《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另一本则是《日本可以说不》。后来人们把这两本合二为一,称之为日本版的《我的奋斗》。”

    “《日本改造法案大纲》的作者是‘日本法西斯之父’的北一辉。”

    “1906年他二十三岁的时候加入了革命评论社以及同盟会,展开他投身中国革命十三年的生涯。在日本强占青岛之后,中国民众反日情绪高涨,北一辉自思再无为中国革命効力之处。在此之后,他开始将注意力转回日本。为求中日两国和平相处,他主张推翻现行日本政治体制,彻底放弃以侵略中国为国是的传统对华政策。1919年他在上海撰写《日本改造法案大纲》,主张以武力革命方式再造日本。”

    “这本书共分八个部分,最后一个部分是国家的权利。国家除了防卫以外,有为被不义之强力压迫的其他国家和民族开战的权利,比如印度、中国、西伯利亚和澳大利亚。”

    “北一辉声称,日本是国际上的无产阶级,俄国是世界上的大地主,英国是世界上的大富豪,向它们开战是正义的。通过战争,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帝国.进而废除国界,实现世界和平。”

    “然而《日本可以说不》要比《日本改造法案大纲》更加激进。它毫无掩饰地提出了‘世界终极战’的说法,黄种人和白种人之间只有一个才能最后主宰世界。因此,作为黄种人的代表日本从当下开始就要为这场大战做好准备。”

    “不过《日本可以说不》的作者只有一个化名,还是女性化的化名,南里香{南リカ}。后世大部分历史学家认为,作者使用这个化名是在向北一辉致敬。他肯定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信徒。而且根据日文版的行文方式,此人应该是接受过完整军事教育的军官。很有可能就是日后‘昭和参谋’的一员。”

    “《日本可以说不》的流传方式也十分古怪。这本小册子一开始为人所知的地点不是日本,而是美国。最早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居然是英文版本。难怪当时日本方面称其为‘污蔑大日本帝国’的伪作。”

    “然而同一时代的美国人和日本人都不是这么看待《日本可以说不》的……”

    ——节选自《影响二十世纪的100书》

    施肇基公使草草看完,不由得摇头嗤笑道:“什么黄白之战,真真是痴人发梦……”

    “鸿渐……”他沉吟了一下,抬起头道,“你有什么想法就尽管直说吧。”

    我们的袁大师微微一笑道:“植公,您觉得是痴人发梦,可是这世上有的痴人确实在发这样的大梦,还有的不痴之人想要其他痴人发这样的大梦。而我们就是要让全世界知道日本人就是发这样大梦的痴人。”

    施肇基脑子也不笨,完全听懂了袁燕倏这段绕口令。不过他老人家对这种操作方式有点不以为然,笑着摇头道:“鸿渐,我明白老弟的意思了。然而你这个想法太过天马行空,也未免有点……咳咳咳。”

    这位头巾气还是太浓的知识分子咽下了“不择手段”这四字,接着道:“何况我们抛出这本小册子,西人就会相信了吗?”

    袁燕倏开口反驳道:“植公,西人为什么不相信?更加荒唐无稽的黄祸论他们都能相信,怎么就不能信这黄白之战了呢?”

    不管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了解东方的西方人肯定比了解西方的东方人少,而且少得多。

    没办法,大航海时代和文艺复兴之后人类的文明中心确实在西方世界,完全可以说西方文明全方位地压制东方文明,这就使得东方人尤其是精英分子不得不去了解西方,去和西方人打交道。

    而不顾一切障碍也要追求利润的资本主义更是让西方工业品深入到了东方人的家家户户,比如说1914年的美孚石油在全中国有500多家网点。只要用得起煤油灯的人家都知道了这家公司的大名。

    所以在当时即使是身处便乡,目不识丁,甚至还以为有皇上的愚昧平民们,都从这些洋油、洋火、洋钉、洋枪和洋炮得知大鼻子的西洋人老厉害了。

    反过来说,西方人,他们的平民阶层,还有大部分精英分子就没有这个需要去了解东方。

    而这种西方中心主义加上舆论霸权,更加屏蔽了西方人了解东方的渠道。

    这就是为什么直到二十一世纪,有些西方人仍然以为赛里斯人还拖着辫子裹着小脚呢。

    举个例子,大名鼎鼎的日本文化研究专著《菊与刀》,这本书的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夫人{ruthbenedict}确实是一位人类学家,然而她从来没有去过日本甚至不懂日文。

    她只不过是透过当时日本发布的宣传电影、集中营中的日裔美国人和战俘的访谈纪录以及日本人的文学作品中收集资料,就这么“建构”出了日本文化的概貌。

    这位双性恋人类学家的结论就是,日本正太们被宠坏了,所以就使得他们长大之后性格出现了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照这么说,东方某大国的小太阳们,包括袁鸿渐同学长大之后都会成为霓虹金。

    对我们的袁大师来说,《菊与刀》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他打死也不会去抄的……嗯,抄了也要匿名。

    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轻易地引导西方舆论“抹黑”小日本。反正这年头连尼迪克特夫人都没有。

    袁燕倏苦口婆心地劝道:“植公,马基雅维利有一句名言,靠欺骗可以取胜之时,绝不要靠武力。另外还有一位贤人说过,不要让你的道德感阻止你做正确的决定。”

    嗯,这位大贤名叫艾萨克-阿西莫夫。

    “吾国之武力不说也罢,而这本书也不是什么欺骗,就是他们日本人自己写的……”

    嗨,十年之后的日本人也是日本人啊。

    “当然,我们要不信谣不传谣,可是我们还是能帮助西人认清日本人的真面目,让他们提高警惕。植公啊植公,这对我东亚乃至世界和平有百利而无一弊啊。”

    哎,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给小鬼子们添添堵,您老就从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