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十九章 新乡对(求打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九章 新乡对(求打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老子先给鬼子添点堵!

    ………………

    一百年后的美帝那是五大流氓之首,其主导参与的各类国际组织,比如世界银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世界贸易组织}、美洲国家组织、神盾局……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东混进去了,反正是不知凡几。

    在军事上美帝更是牛气冲天。它是北约扛把子,泛太平洋联盟盟主。海外基地遍布天下,太平洋、非洲、欧洲、中央、南北这六大战区把整个地球都囊括进去了。

    这副“天下皆我小弟,不做我小弟那就是敌人。”的做派跟孤立这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

    然而孤立主义可是美太祖华盛顿留下来的“祖宗成法”。

    1796年,华太祖在禅让退位的时候发表了一篇《告白书》,里面提出了坚持不与任何国家{主要为欧洲列强}结盟,不卷入列强纷争,完全独立地处理国际事务的孤立主义外交原则。

    说白了就是,“我们是为我们自己行动,不是为别人而行动的。“。

    所谓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1918年王安石……嗯,伍德罗-威尔逊向美国国会提出著名的“十四点计划“,实际上就是抛弃孤立主义,希望通过建立国际联盟来实现国际合作和保障世界和平。

    他的“十四点计划”和王安石的新法一样遭到了可耻的失败。威尔逊在巴黎和会结束后,一回国就向参议院提交了包括国际联盟盟约的《凡尔赛条约》。他问道:“我们敢于拒绝它吗?敢于伤全世界人民的心吗?”

    但是,美国元老院就是敢于伤世界人民的心,很勇敢地投票拒绝了。

    再来一个但是,此时的美国gdp已经超过全球总额的三分之一。这只已经长大的章鱼就算想缩在安全的罐{美}子{洲}里面,这只罐子也容纳不下它庞大的身躯。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它的触手最终还是会伸向全球。

    于是就有了……

    “植公,您可知道哈丁总统上台之后便会向各国提出,举行一个国际性会议的建议。这次会议商讨的正是凡尔赛和会之中悬而不决的一系列问题,当然,其主要目的解决的列强彼此间关于海军力量对比及在远东太平洋地区……”

    我们的袁大师苦笑着摊手道:“特别是在我们中国的利益冲突。”

    “这是真的吗?”施肇基急忙追问道,“鸿渐,你可能确认这件事情吗?你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袁燕倏点了点头道:“植公,晚辈怎敢拿这种大事情开玩笑呢?消息么……”

    “不知植公听说过乔治-贝克先生否?”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他不骄不躁地道:“晚辈与贝克家族颇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也和他们家族的第三代路易斯-贝克先生交情莫逆。又有幸得蒙乔治-贝克先生看中,希望我回国之后能代理纽约第一国民银行东亚事务。所以他们透露了一些消息给我。”

    “何况,您觉得共和党政府的国务卿找晚辈会垂询什么问题呢?”

    他总不见得说这是从一百年后的历史书上面看来的,所以就避重就轻了一下,没有说自己写信给休斯先生建议开这么一场大会。

    实际上,华盛顿会议那是大势所趋,有没有他建议一样都会召开的,说不说一样。

    “哎……”

    施肇基和袁燕倏同时长叹一声,两人相顾无语。书房之中唯有技术还没有过关的白炽灯泡发出的嗡嗡之低鸣。

    作为此时中国的顶尖外交家兼大知识分子,施公使的内心自然是极为难受的。

    堂堂华夏被列强宰制的现况,真的是让有那么一点羞耻心的中国人悲愤欲死。这才会有那么多仁人志士奋不顾身地投入到救亡图存的革命大潮之中。

    不过作为一位也能算得上知识分子的穿越者,我们的袁大师倒是还好,因为对他来说,被列强宰制的是“你国”,“吾国”可是和美帝国主义并列g2的中华帝国主义……

    好吧,虽然这个中华帝国主义老是被周围一圈蕞尔小邦们打脸,连对其有着存亡断续之恩的北棒都不给面子,不过我大后清总比1921年的中华民国强得多。

    所以说,受过完整历史和政治教育的袁大穿越者能理解施肇基这班人的内心感受,但不代表他就有如此这般的真切感受。

    只不过别人忧国忧民的时候自己总不见得若无其事,这岂非显得自己很不爱“你国”。

    施公使再次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至关紧要的消息。如果确有其事,那么他肯定是要立马向北京方面报告的。

    于是他郑重其事地问道:“不知鸿渐对这次会议有什么看法啊?”

    早就有了准备的袁大师沉着地道:“植公,以晚辈浅见,这次会议对吾国最为关键之处是可以借世界和平之大势压迫日本……解决山东问题。”

    “解决山东问题?!”施肇基听到这六个字,“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可是当时中国外交家们的最大心结!

    作为一战战胜国之一,却在列强压迫之下要把山东德属殖民地转让给日本,这般奇耻大辱怎能不让国人发起了“五四运动”?

    而当时凡尔赛和会的直接参与者,施肇基、顾维钧等人当时既亲自感受到了列强的无耻嘴脸,反过来又被国内舆论指责为卖国贼,根本就是风箱里面的老鼠——两头受气,这心里面能好受的了?

    就像顾维钧在自己回忆录说的那样:汽车缓缓行驶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一天必将被视为一个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历史上。

    施肇基急急地问道:“鸿渐有何教我?”

    “植公言重了。”袁燕倏先谦虚一下,接着娓娓道来,“其实,美利坚和英吉利这两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早就不满于日本想要独占对华利益的狼子野心,只不过出于各自的利益需求隐忍不发而已。”

    “如今德意志俯首、奥匈帝国解体、俄罗斯赤化,欧罗巴算是大势底定。那么也该轮到这帮不自量力的小矮子了!”

    ………………

    求点打赏,一周才几个打赏太难看了。

    看在慕容休假期间坚持更新的份上,至少上个两位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