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十三章 施肇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三章 施肇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留美精英都是熟人

    “来了来了,施公使出来了!”

    三个背景差不多、年龄差不多、学历……嗯,也算差不多的年轻人正在寒暄之时,就听到前头一阵喧哗。

    曹霖生赶忙道:“鸿渐兄、贞仁兄,小弟先失陪了。”

    “庆芝兄,请便。”

    曹少校步履匆匆地走向了第一排,那里是使馆工作人员的区域。而骆驼祥子则拉着袁大总统到了比较靠后的位置。其实他们两位目前的身份也不过就是留学生代表罢了。

    这场欢迎仪式的主持人自然就是骆佳骧一等秘书,不过据他侄子说,他马上就能如愿以偿地成为参赞了。

    骆大秘书干起这种“迎驾”的场面活还是挺得心应手的,施肇基公使夫妇和随员们一走出海关大门就响起了《步步高》的音乐,大家一起挥舞着手中的五色旗。虽则人数不多才几十个,气氛还算挺热烈的。

    不得不说,在我们的袁大师这种“果黑”兼“伪北洋粉”的眼中,五色旗可比车轮旗顺眼多了。当然啦,五色旗还是没有星拳**大出血旗来得霸气。

    袁燕倏身材在这年头也算是高大,不用踮脚就能看清这位民国外交家。

    施肇基祖籍杭州生在苏州,而长相确实很有点江南书生的味道,就是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那种style。现年四十四岁的他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留着两撇小胡子,看着就像是大知识分子。

    “施长官,这是舍侄骆普祥,目前就读于康奈尔大学纽约分校。说起来还是您的校友。”

    别看骆驼祥子整天不务正业,就爱喝个花酒打个麻将,人家也是常春藤出身的知识分子。而施肇基正是康奈尔大学第一位中国留学生,也是第一位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的中国学生。

    但是他不是中国第一位留美博士,湖南人王长平才是,他在1915年获得了密歇根大学教育学博士之后回国担任了湖南第一师范的老师。

    是的没错了,这位王博士也曾经教过天魔传人。

    “哦,你们骆家可真是家学渊源,人才辈出啊。”施肇基赞叹了一句,一边伸出手一边向骆普祥亲切地问道,“骆学弟,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啊?”

    早就脱下帽子的骆驼祥子不敢怠慢,打蛇随棍上地道:“施学长,晚辈读的是兽医专业。”

    没错,康奈尔大学在农学方面乃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后来那位有着“炮党掘墓人”之称的大共谍李灯灰就是这所名校的农学博士。

    “骆驼祥子”这个绰号对骆普祥来说实在太实至名归了,他姓骆,他长得也像骆驼,而且他将来还要治骆驼。

    “很好很好。”施肇基开心地拍了拍自己学弟的肩膀,由衷地道,“我国虽是农业大国,可是在农业技术方面落后西人甚多,依然还是靠天吃饭。骆学弟这般专业人才,归国之后必定能一展所长啊。”

    骆普祥这牲口也不能说自己除了喜欢骑大洋马之外,对其他大小牲口实在提不起兴趣,也只好诺诺称是了。

    “施长官,这位便是文名扬于美利坚的袁君……”

    好吧,其实施肇基在和骆普祥攀谈之时,他和他的夫人还有随员们早就注意到我们的袁大师了。

    没办法,他这样拥有16点魅力的男子无论走到哪里站在何处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还不待施公使开口,站在他身后半步的施夫人就冷哼一声,脸唰地一下拉了下来。唐宝坤的堂姐看到袁燕倏能有好脸色那才怪了呢。

    “哦,你就是鸿渐弟啊。果然是一表人才……嗯,一表人才啊。”

    这位大外交官面对面见到袁大师之后,也是立马觉得此子真是不凡呢。不但形貌帅得掉渣,而且气质极为出众。乍一看上去,这位鸿渐弟的画风都跟旁人包括他自己都不一样来着。

    他称呼袁燕倏为“弟”,而袁大师知道这不过是一种对晚辈表示亲近的礼貌性称呼,可不能随着就称对方为“兄”了。

    说句真格的,不像红朝之后统一称之为同志,在此之前的文化人之间称谓极其讲究。什么时候该称字,什么时候该称号,如何称兄道弟,如何打招呼写抬头都是有一定之规的。好比说就连施肇基这种身份的大人物都只能称骆普祥和袁燕倏这两个晚辈的字。

    要不是有他大曾伯祖父的记忆,袁鸿渐同学这种一百年后的年轻人根本弄不懂,肯定是要闹大笑话的。

    某些民国穿越小说,在这方面的描写根本就是乱七八糟,两个文化人刚认识就直呼大名,一点常识都没有。

    而文化人的字和号就是派这方面用场的。简而言之,字是成年之后给长辈和同辈用的。而当自己成了长辈的时候就要给自己起一个号,以便于同辈和晚辈来用。

    所以袁燕倏此时就应该称对方……

    “震明公。晚辈失礼,到如今还没谢过您的作伐之恩。”说着他来了一个四十五度鞠躬,口中说道,“恕罪恕罪。”{笔者注:作伐就是从伐柯引申出来,做媒的意思。}

    施公使抬手虚扶道:“鸿渐弟客气了,本人也不过就是躬逢其会罢了。而你的才名本人在伦敦也是有所耳闻。鸿渐弟和魏小姐堪称是郎才女貌天作……”

    “哼!”而她的夫人重重地哼了那么一声。

    “哈哈哈,本人也是赶巧了,赶巧了而已。不必客气。”施肇基只好打了一个哈哈,转向下一位了……

    因为施公使明天就要坐火车赶往华府,所以他也没有发表讲话,直接坐车去了领事馆。

    “老袁,走了啊。晚上还有一个宴会呢。”

    “祥子,你先走吧。我还要接两位朋友。”

    骆普祥提醒道:“老袁,家叔刚才和我说,施公使指名晚上要见你。你可一定要来啊。”

    袁燕倏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在前几天,他把自己要去当休斯国务卿顾问的事情直接告诉了骆佳骧,想来这位世叔肯定立马就向施肇基做了报告。

    想想看,一个中国人去当美国国务卿的顾问,施公使刚才当面没有表现出来惊异之色,那已经是他的涵养功夫好了。

    所以他老人家这么急着见自己也是应有之义来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