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十八章 带路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八章 带路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革命的首要问题

    …………………………

    南洋,尤其是东印度群岛上的华人有辣么多钱,就不能学习一下后世的阿拉比亚圣斗士们先进经验,随随便便用钱招募一帮专门搞超限战的雇佣兵就够荷兰殖民当局喝一壶了。

    从后世马来亚共产党的历史来看,东南亚华人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吗。奈何敌人太过强大,队友又实力有限还瞻前顾后,最后沦为了一桌餐具和一柜杯具。

    马共几乎可称之为中共南洋支部,好吧,其前身真的就是“中共南洋临时委员会”。1926年“南洋临委”在新加坡成立的时候,三百余位成员几乎都是华人。南洋临委以新加坡为中心,在周边暹罗、爪哇、越南、菲律宾等地,均设有地委或支部组织。是受广东中共职工会指挥。主要领导成员亦由中共指派。

    1930年,共产国际东方局指示:南洋临委下辖各地区应分别成立独立的共产党,转由共产国际直接指挥和管辖。同年5月,南洋临委遂在东方局代表胡志明的监督下被改组为马共。{笔者注:马共和中共关系有点敏感,有兴趣的病友请自行百度吧。}

    可以说,马共华人党员是最优秀、最强战斗力、最有家国情怀的那一批华人华侨。而马共的群众基础正是当地华人。

    反荷兰人的是他们,反日本人的是他们,反英国人的是他们,反当地反动势力的还是他们。结果呢,二战中被日本人杀了一波,二战后又被英国人杀了一波,最后还被各色猴子们杀了好几波。就连李家坡坡主这种香蕉人也篡夺了部分革命成果。

    这样的历史,袁燕倏就算原地爆炸,也绝对不允许发生!

    所以他这个真-左派宁可引进日本人和美国人的势力,给他们当带路党,也不能让马共这样的赤色组织在东南亚做大。

    理由很简单,在马来亚华人无论如何计算那都是少数民族,大多不占土地而是从事工商业,几乎很少是真正的赤贫阶层。因此马来亚与大陆两地的社会矛盾的正好相反,民族矛盾远远大于阶级矛盾。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才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马来亚的华人和马共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最后自然就扑街了。

    南洋华人不需要一位切-格瓦拉,而是需要像是萨达姆和老阿萨德。只有这种军事强人才能凭借逊尼派或者阿拉维派这样的少数民族基本盘,压制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

    我们的袁大师已经想好了,东南亚现在可不是华人的,而是白皮殖民者的。所以引进日本人既不是卖国也不算是汉奸,只不过单纯地“带个路”罢了。

    本来袁燕倏还少了一个切入点,如今他已经是南洋豪门魏家的乘龙快婿,自然就可以抢先当当带路党了啊。

    嗨,不就是先给日本人后给美国人当带路党吗,反正老子是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反对殖民主义追求民族解放那还能有错了?

    “我的日本朋友们,你们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吗?”

    “当然感兴趣!”野村吉三郎和山本五十六异口同声地道。

    废话,你们海军不对东南亚有兴趣,难道还会对西伯利亚产生兴趣了。

    “嗯,这就好。”我们的袁大师点点头道,“这件事情肯定是要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的。”

    “我们明白,这是自然……”

    “笃笃笃……”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袁燕倏扬声问道:“什么事情?”

    “尼奥,你的电报。德国来的。”

    袁大师起身开门,接过艾纽卡小姐姐送来的电报,草草一看。接着他就转身对两个日本人说道:“施陶芬柏格先生拍来的电报,上面说德国方面的军械下个月中旬就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起运了。”

    两个霓虹金小声地商量了几句之后,野村吉三郎笑吟吟地说道:“袁先生,那我们马上安排,而且我们可以先免费过户一艘两千吨的二手轮船给你的航运公司,上面的船员我们也会帮你配齐的。”

    “痛快!”袁燕倏一拍巴掌道,“我就是喜欢和你们大日本帝国海军打交道。”

    山本五十六问道:“对了,袁先生。你的航运公司叫什么名字?我们好准备文件。”

    “celestialbeing。”我们的袁大师微微一笑道,“我的……嗯,我们的航运公司叫做天人航运!”

    “野村先生,山本先生。真的不留下吃晚饭?我家厨娘的手艺可真不错啊。”

    “袁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情,改日再叨扰。”

    “那好,撒有哪啦。”

    “袁先生,再见。”

    袁燕倏送走了两个日本人,抬头看了看时钟,差不多已经快要六点了。

    他沉吟了一下,吩咐道:“莲姐,你去准备几个小菜。我今天要和小庄喝几杯……”

    “昆仑兄,请坐,今天就我们两个人,好好地喝一顿。”

    “少爷,您还真是客气……”

    我们的袁大师摆手道:“昆仑兄,我们就别来这套了。你这个少爷的称呼我听得瘆得慌,我真要是你的少爷,哪天就被你革命了。得了,我们都是洪门弟子,年岁又一般大,你就叫我一声二哥,我就叫你小庄吧。”

    庄昆仑打了个哈哈道:“少爷……二哥,真是爱开玩笑。既然如此,那小庄我也就不客气了,先敬百岁山的圣贤二爷一杯。”

    “干!”

    袁燕倏也一口闷掉了一整杯wujiapi,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小菜。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庄昆仑问道:“小庄,和林登先生他们还有联系吗?”

    人家憨厚地一笑道:“真没有联系。说起来还有点想他们。”

    “哦。”袁大师点点头,有意无意地问道,“那么吉尔教授呢?”

    “哪个吉尔教授?”庄昆仑演技也不差,挠了挠头一脸懵懂地反问道。

    “就是住在晨边高地教东欧语言的吉尔教授,或者该称他达瓦里舍吉尔{齿轮同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