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十二章 袁八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二章 袁八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同文同种”,“知无不言”。{请注意双引号啊!}

    “日本人?安,我马上就来!”

    我们的袁大师穿上外衣来到门口,一见到这两位日本人,立马满面春风地打招呼道:“喔唷,野村先生,longtimenosee。你什么时候从华盛顿回来的?”

    野村吉三郎按照霓虹金的礼仪鞠了一躬,然后笑着和他握手道:“袁先生,我们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其实,我昨天刚回的纽约。”

    刚回的纽约你这位驻美一等武官外加海军大佐就来找老子我,那必定有好事啊。

    袁燕倏随口开了一个玩笑道:“啊哈,野村先生,刚回来就来找我,你是不是想打麻将了啊?”

    这位日本外交官爽朗地道:“哈哈,袁先生你不说还好,说了我的手倒是痒了啊。”

    “嗯,好说好说,等会我们打个四圈。”

    袁大师又跟八毛钱打了一个招呼:“山本先生,你好。对了,你的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啊?”

    山本五十六“啪”地来了个立正,感激地道:“多谢袁先生的帮助,我的那件事情正在进行之中。”

    “哦,是这样的么……”

    袁燕倏本来想通过乔治-贝克先生的介绍和小洛克菲勒见上一面,可是小洛克菲勒上他爹老洛克菲勒的加勒比海奥尔蒙德海滩的别墅里面度假去了,因此一直没见到这位现任的大财团掌门人。

    不过他还是帮山本五十六搭上了加利福尼亚美孚的那条线,虽说他们是日本人,不过这种小事情没必要拿捏他们。何况北库页岛油田的开发权关他屁事。

    “两位快请进吧。”

    袁大师把两位日本海军军官引进了客厅,坐下来之后三人寒暄了一番。这三个都是神秘东方人,还都懂得一点“腹艺”,于是云山雾罩了聊天半天。

    只听野村吉三郎用佩服的口气说道:“这次我在华盛顿可是听说威尔逊大统领读了袁先生你的文章之后,病情更是加重了几分。袁先生真有陈孔璋之才啊。”

    他说的陈孔璋就是三国时期的陈琳陈孔璋,列名与建安七子之中。

    陈琳曾经代袁绍起草了讨曹檄文。檄文传至许都,时曹操头风病发作,正卧床休息。左右将此檄传进,操读之,毛骨悚然,出了一身冷汗,不觉头风顿愈。

    古有陈孔璋治曹孟德之头风,今有袁鸿渐让威尔逊中风。我们的袁大师穿回三国魏晋,说不定就成了建安八子了。

    袁八子淡淡一笑道:“我哪能比得上陈孔璋呢。说到檄文,贵国甲午年间的《讨清檄文》也写得极妙……”

    他摇头晃脑地背诵道:“夫贵国民族之与我日本民族同种、同文、同伦理,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古人不言耶: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卿等速起。勿为明祖所笑!”

    “当年家父读到此文不由得击节赞叹拍案而起,对我言道如果皇军从江浙沿海登陆,必定发动全族箪食提壶以迎王师,与贵国一起反清复明共讨满虏……”

    好吧,那次袁老爷子运气不太好,没能当成带路党和维持会长。

    山本五十六忍着笑插口道:“袁先生,那可是1895年,你已经能记事了么?”

    “山本先生,这个么……”我们的袁大师毫不羞愧地说道,“本人比较早慧,虽身处襁褓之中依然记得很是清楚啊。”

    野村吉三郎比“八毛钱”会说话,他欣然点着头道:“哟西!虎父哪有犬子,原来令尊也是我黄种人的大豪杰啊。”

    袁燕倏嘻嘻一笑,摆手道:“好了,不说家父了。我们中国人说夜猫子……嗯,贵客上门必有要事。两位先生,就像贵国讨清檄文上说的那样,我们黄种人本为一体,自当同进共退。兄弟我能帮得上的必定帮忙,所以两位有什么事情那就直说吧。如果没事呢……”

    他一翘二郎腿道:“那我们现在就打个四圈。”

    两个霓虹金对视一眼,野村吉三郎叹了一口气道:“袁先生不止文采出众,眼光更是独到。米国想要拆散英日同盟这件事情,您真是料准了啊!”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瞒袁先生说,鄙人此去华盛顿从共和党的朋友口中得知,哈丁大统领准备开一次国际会议,专门商讨各国海军军备和远东太平洋事务。而且,鄙人还听说……”

    “下一任的国务卿查尔斯-埃文斯-休斯先生想要邀请袁先生当他的私人顾问。不知可有此事?”

    这帮小日本还真会搞情报,连这种事情都打听到了。看来,他们这次找我是来探我口风的吧。

    “不错。”袁燕倏点点头,迎着两个霓虹金灼灼的目光,坦然地说道:“野村先生消息灵通,确有此事。”

    山本五十六很自然地接口问道:“冒昧地请教一下,袁先生是怎么看待远东情势的呢?”

    当然啦,他们此时都认为我们的袁大师最多在远东也就是中国情势上面会向休斯先生做一些建议,所以一上来就问他关于远东而不是太平洋的看法。

    袁燕倏心想,远东……其实就是中国啦,情势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赛里斯就是八个字,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而你们小日本也就八个字,狼子野心,力有未逮;那么美利坚无非也是八个字……想要赚钱都想疯了。

    “呵呵……”他轻笑几声,摊开手道,“远东可全是贵国闹出来的烂摊子,你们要问我这个中国人干嘛呢?”

    两个霓虹金再次对视一眼,野村吉三郎犹豫着问道:“袁先生,你说的可是山东问题?”

    “哎……”袁大师长叹一声,点点头道,“青岛这件事情贵国干得实在是不漂亮……”

    你们小日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死了上千人,明年还不是要在列强压迫之下把青岛给吐出来吗?而且平白地引发了赛里斯内部的反日风潮,连北洋政府内部所谓的“亲日派”也下台了,何其不智。

    他悠悠地道:“不过军事兄弟我是不懂的。从我这个经济学学生的角度来看,这还不是关键。”

    “那么关键是?”

    “关键就是……西原借款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