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十章 大师们 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章 大师们 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奥地利学派三巨头

    ………………

    这位尸骨未寒的卡尔-门格尔大师对于奥地利学派和新古典自由主义实在太重要了。重要到没有他的边际效用理论就无法建立新古典自由主义的地步。

    简要地说,个人或者说个人主义乃是自由主义的根本。不个人那还有什么自由?所以自由主义者反对一切形式的集体主义。

    那么对于自由主义经济学者来说,人类的经济活动到底是个人还是集体来决定的这个问题就十分关键了。如果经济活动不是由个人而是集体决定的,自由主义在经济学上根本站不住脚。

    这就像如果没有神,那么神创论就成了一个笑话一样。连基础都没有了,还研究个毛啊。

    而门格尔建立的边际效用理论,就是用个人主义对社会和经济制度进行了“有机的”{organic}和“综合的”{positive}解释。

    这个解释就是价值是由个人的主观偏好所决定的,供给和需求也是取决于个人的各种决定,经济活动的决定更是由个人而非集体所达成的。

    继续推导下去,奥地利学派认为企业家个人的精神是发展经济的主导力量,主张私人财产是为了有效运用资源所不可或缺的,并声称政府对于市场过程的干预将会导致不良后果。

    也就是:企业家代表先进生产力,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小政府大市场。

    look,多么好的理论啊!

    要不是有那些该死的经济危机,政治经济学有奥地利学派那就够了,还要什么马克思主义和凯恩斯主义。

    奥地利学派的另一位大佬欧根-冯-庞巴维克六年前也死了。庞巴维克除了是经济学学者之外,还长期担任奥地利政府财政高官,自1895年开始,他曾三次出任奥国财政部长。直到1904年辞去这个职务。

    老庞在1880年代和1890年代写下了大量批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著作,在1896年发表了《卡尔-马克思及其体系的终结》……看这个书名就知道有多大逆不道了。他以边际效用价值论代替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以利息时差论否定和代替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

    庞巴维克主张资本家并不会剥削他们的劳工,相反的,由于资本家必须将总收入的一部分作为薪资发放给员工,他们在赚取利润的同时也造福了劳工。资本家给予劳工的薪资事实上是高于劳工在生产过程中的劳动价值。

    他老人家的利息理论说起来真是没完没了了。还是简单地说吧,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忽略了时间这个因素。

    利息之所以合理,原因就在于时间:你把钱借给别人,意味着在借款期间你放弃了使用这笔钱满足自己需求或者使其升值的机会,收点利息自然是合理的。那么资本家投入资本获取利润,也可以看做是利息的一种特殊形态。同样的,房东把出租房子收取的租金,其实就是耐久物品的利息。

    其实奥地利学派是最早批判马克思经济理论的经济学派。后来成了大叛徒的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曾经亲口承认;奥地利学派是马克思经济理论最强大的敌人。他还写了一本专门针对庞巴维克的小册子《食利者政治经济学》。

    嗯,说出这种话的那肯定就是大叛徒了。而且只要看过《列宁在1918》这部电影,那就会记得那句著名的台词:快,快去救列宁,布哈林是叛徒……

    好吧,我们的袁大师本来想接过这支光荣的火炬,和什么布哈林啦,什么兰格啦、什么希法亭啦、什么考茨基啦,什么伯恩斯坦啦等等继续战斗下去。{笔者注:这几位后一章介绍。}

    如此这般,他绝对就会被后世的公知们顶礼膜拜的好伐。可是这样一来会产生海量的s值,他只好悻悻地作罢了。

    逝者已逝,袁燕倏也木得办法。幸好奥地利学派三巨头之中还有一位长老级人物没死。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年七十岁的弗里德里希-冯-维塞尔{friedrichfreiherrvonwieser}还能再活六年。此君也是庞巴维克的好基友兼妹夫,1917年担任了奥地利政府的财政部长。

    维塞尔大师是第一个提出“边际效用{marginalutility}”这个词的经济学家,也进一步地深化了这个理论,把边际效用从生产和交易扩展到了资本和分配上面。还是简而言之,劳动者获得的工资、资本家获得的利息、地主获得的地租就是劳动、资本、土地各生产要素的收益,这些收益归根结底都是人类主观评价的结果。

    不过呢,这位大师在后世有个外号,叫做“伟大的误导者”。因为他实在是太过于追求“均衡”这个理念了。

    什么是“均衡”呢?

    打个比方吧,有两个人a和b:a有九个馒头,b只有一个馒头,他们胃口一样地吃五个馒头正正好。按照边际效用理论,a多出来的四个馒头对他而言只有很小的边际效用,反之,对b来说很大。

    因此同样是十个馒头,a九个b一个馒头的边际效用总和,肯定要小于a、b每人各五个馒头的边际效用总和。

    如果要达成两人最大边际效用的“均衡”,就要让a分四个馒头给b。a当然是不愿意的了。那么这个时候引入一个只有两个馒头的c,让他们三个实行民主制决策和投票,猜猜结果是什么?

    没错,abc会均分这十二个馒头,每人四个,这样总的边际效用确实就最大化了,达成了“均衡”。

    可想而知,一个社会总是馒头少的穷人多,馒头多的富人少。按照边际效用理论当中的“均衡”原则制定经济政策,那么在一人一票原则的民主社会肯定会发生“多数人的暴政”。

    因此维赛尔的理论是非常滴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滑入极端平均主义的泥沼。不过不管怎样,袁燕倏还是要和这位三巨头中硕果仅存的大师拉拉关系。

    当然啦,我们的袁大师肯定是不会错过米塞斯的啦。而当这位正主读到《socialism》的时候,就会发现这本书比他正在构思的那一本还要完善,不过有的地方也显得十分“怪异”。

    反正袁燕倏一口气往维也纳大学寄了二十本。就连“蝙蝠”熊彼特和现年才22岁的哈耶克,他都给寄了一本。

    有人问啦,他为什么这么关注奥地利学派,为什么不自成一派呢?

    …………………

    水个万把字容易,缩成一章难啊。

    当然慕容水平有限精力也有限,还请各位病友不吝赐教。

    不喜欢看这个病友们放心,下一章是大师大杂烩,不会再像这一章详细介绍他们的理论了,忍忍就过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