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三章 的地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章 的地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还是要以科幻小说为主啊。

    ………………

    一个月前鲁迅先生写了一封信给陈独秀,问他鸿渐先生是哪路高人;一个月后鸿渐先生这位邪道高人接到了陈独秀写给他的信。

    袁大文学家一边吃着撑腰糕一边看着这封来自赛里斯大魔都的信函,信乃是陈仲甫亲笔写的:

    “鸿渐先生,谨启者:鄙社欣获鸿渐先生底{看到了没,陈独秀用的也是“底”}大作《妻妾成群》……

    这种念过私塾的大知识分子写的信对他来说,读{xie}起来实在太麻烦。其实大意是说《新青年》十分荣幸地收到了鸿渐先生的投稿。在他们看来《妻妾成群》写得实在太好了,简直就是白话文的理想模板。再加上鸿渐先生又身处万里之外的美利坚,所以在没有和作者沟通之前就发表在了他们的杂志上。他们对此深感抱歉,并提供了最高标准的稿酬以作补偿。

    因为写这封信的时候《新青年》还没有被法租界当局查封。陈总编还在信上说,《新青年》愿意以此标准向鸿渐先生约稿,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而他本人还希望鸿渐先生写一些关于白话文运动的理论指导性文件。

    稿酬什么的,我们的袁大师自然不是那么在乎。不过稿子他还是要继续发的,至于理论指导那也是要写的。不然他老人家怎么成为引领白话文运动前进方向的旗手呢?

    他三口并做两口,匆匆地吃完早饭就进了书房,把门一关开始琢磨起自己第二本中文小说。

    当然啦,说起中短篇的白话文小说,那可抄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首先是要明确自己抄书的目的。

    那么老子抄书的目的是什么呢?

    废话,自然就是要全世界人民都认为老子很牛逼……不对,是最牛逼!

    嗯,有了这个目的之后,那些降低他逼格的小说那就可以放弃了。

    比如说,乡土小说。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乡土小说指的是20年代初中期,一批寓居帝都和魔都的作家,其中有冯炳文、王鲁彦、台静农、沈从文等等。他们以自己熟悉的故乡风土人情为题材,旨在揭示宗法制乡镇生活的愚昧、落后,并借以抒发自己乡愁的小说。

    到了四五十年代,在天魔传人那一篇《在延安*****上的讲话》指导下,出现了以赵树理、马烽和西戎{此二人合著了《吕梁英雄传》}为代表的“山药蛋派”。他们完全抛弃了传统文人的做派,纯粹以农民的语言和农民的视角来描写农村的生活。

    等到那一阵春风吹过神州大陆之后,又出现了有点猎奇性质和“挖掘传统美德”的新乡土派。其中以莫言和贾平凹的成就最高。

    而袁燕倏这么一个留洋博士加高等华人,去抄这类描写中国农村的乡土派小说,那真的是自降逼格了。

    他可是一位穿越者,了解历史正确方向的穿越者,比全世界所有人都要“先进”,所以他的作品怎么能回过头去讲述“落后”呢,他就应该和乡土派反其道而行之……

    这么一说的话,也就只有描述先进生产力的科幻小说最为适合我们的袁大师了。

    好了,既然说到中文科幻小说,那就别啰嗦了:

    “大师球,查询一下我的b币余额。”

    “宿主,你目前b币余额为123456。”

    这是他的b币第一次上六位数啊。

    “大师球,给我抽取文学、汉语、小说、科幻小说、刘慈欣名下的作品吧。”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大刘的作品?

    这个问题还需要解释吗,解释就是注水!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三体》……”

    “大师球,你故意的是吧?这本小说我能在1920年发表吗?不说发表《三体》会产生的大量s值,今时今日谁特么看得懂?”

    “宿主,你不是要逼格吗,难道《三体》的逼格不高吗?在你的时代,那些读了这么一本小说的人就能自称科幻小说爱好者了啊。”

    “这个那个……大师球别废话,继续给我抽!”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全频道阻塞式干扰》……”

    “大师球……继!续!抽!”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

    “大师球,你滴良心还没大大滴坏啦!现在我来稍微修改一下……好了,帮我打印出来吧。”

    这破系统总算还有点良心和分寸,袁燕倏花了三万b币就抽到了一本极为合适他的作品。

    什么叫做逼格?这本小说就叫逼格!

    这本小说只要在赛里斯一发表,那帮土包子肯定佩服的不要不要的,绝逼是引领时代风潮,自己成为中国科幻……嗯,中国白话文第一人那是指日可待啊。

    好吧,他的预测是正确的,这本小说发表之后不但引领了时代风潮,还引发了时代风波。本来发生在1929年的文理之争被袁大师这本科幻小说提前给引爆了。

    鸿渐先生喜滋滋地拿起稿子签上了自己笔名,然后他考虑了一下,接下来亲自提笔写了一篇关于白话文语法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关于结构助词“的地得”的用法》。

    他实在受不了这个时代白话文著作里面“底”来“底”去的。不如他来帮大家规范一下这三个同音,却应该在不同位置的结构助词的用法。

    其实后世关于“的地得”的用法也争论不休,到了一百年后,“的”和“地”已经是可以通用了。可是,袁燕倏真心觉得在白话文才开始推行的年头,还是把“的地得”这三者搞搞清楚为好。这对当时的知识分子来说也完全不困难的吗。

    搞定这两篇作品,他的剁手综合症又发作了,既然还有那么多b币,那么干脆再抽几本算了。

    “对了,大师球,我还有一个无限限定词‘病态的’。一万b币加上这个限定词,给我抽文学、英语、小说、科幻小说、丹尼尔-凯斯{danielkeyes,1927年-2014年}名下的作品。”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嗯,这本小说既可以满足最近老是在自己耳边聒噪的“科学怪人”尼古拉-特斯拉,还可以发表在《scp》杂志上面。

    “笃笃笃。”

    “安,什么事情?”

    “腻嗷,吉许小姐和格里菲斯先生来了。”

    “哦,我马上就来。”

    袁燕倏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份稿件揣在外衣的口袋里,起身走出书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